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一剑动风云 江湖起风波

  第一章一剑动风云江湖起风波

又是三年,大江之上,浪势滔天,江风似箭,纵掠江水,云层沉厚,天空犹如泼墨一般,贯穿整个眼睛,汹涌澎湃的江水甚是滔滔,大江之上竟有两所船,一大一小,大则,气势宏伟,来势汹汹,披金戴银,富丽堂皇,锦衣玉食,小则,孤孤寂寂,如若一片秋叶在江上荡漾,无声无息,奇怪之极,更有怪着,大船之上,若闹非凡,有说有笑,人鱼混杂,小舟之上,只有两人,两人更是奇怪,一男一女,男着披头散发,手握四尺四寸巨剑,脸色清秀,黑衣随风飘动,竟是如此怪异之少年,少年双足踏舟,驰目眺望,仿佛眼中对江南之处充满了渴望,脸上却是苍白锦绣,像个女子一般,手却紧抱四尺四寸巨剑,毫不放松,仿佛自己的生命一般,手臂之上青筋都快出来了,如此之少年,江湖的确是少有,女子,穿着青衫,眉如柳叶,嘴若殷桃,眼睛水灵灵一闪一闪,脉脉含情,看着少年,小舟随风而逝,却不乱走,跟在大船旁边,一漂移一荡漾,外加水光潋滟,浪花紧逼,真是奇怪之极,一阵江风吹来,少年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不禁轻轻咳嗽了一声,少女道

“二哥,回来坐坐吧?”黑袍少年依旧眺望大江南边,不曾回答少女之话,少女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九月寒风,断人心肠,一心弑武,心中无怨,少年看似简单,却极不愿意说起自己的伤心之事,冷漠之极,终于黑袍之人开口说话了,黑袍之人道

“听说以前你就是这江南之人?江南之处,人人皆是武者?此话当真?”少女道

“我以前便是在这里长大的,自从娘亲失踪,我边西逃,沿路遇见你教长老金雀,遂脱险,此次东来本就是寻亲,还有就是你,”黑袍之人道

“你不必为我,我已经一身相许武者,今生只为武者,把我的全部奉献给武,此次前来中原,只求一败,别无他念,你寻亲之后,可速速离去,否则天鬼出削,必饮血,你又何必身处险地呢?”少女道

“那我呢?我在你心中就一点不重要吗?你就不能为我牺牲一点点吗?就一点点,去见见我娘?”黑袍少年道

“我心意已决,你不必多言,你本我嫂嫂,我已经说的很清楚,难道还要说第二遍吗?”少女依旧含情脉脉,硕大的眼睛开始流泪,泪水随着江风落入大江之中,随着浪头狂啸而去,少年竟然无声无息,眺望江南之岸,少女又道

“那秘魔古洞之事,你难道忘记了吗?”少年嘴角抽搐,竟一时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却道

“秘魔古洞,你救我一命,我自当报答于你,如若你身处险地,即便是刀山火海,我在所不惜,只因我一心弑武,本就祸乱之源,你随哥哥一去,便可终老一生,随我而来,只有灾难。”少女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只是望着黑袍之人,黑袍之人道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要走了,我送你到他那里去吧,”说着轻轻抱起青青,脚尖一动,便如清风一般,轻轻落在大船之上,周围守卫一见是黑袍之人,个个脸色苍白,如见妖魔,这是大船之上走出一人,富丽堂皇,锦衣玉波,金色大袍披在身后,后面跟有五人,个个太阳穴鼓鼓,内力之大,中原少有敌手,黑衣人道

“青青已经交与你手,莫让我失望,否则,”黑衣少年没有再说话,直接转身走了,在下船的瞬间传出

“莫怪我不恋你我同母之情,”说着小舟急速向岸边驶去,依旧把四尺四寸巨剑紧抱,毫不放松,脸色苍白,弱不禁风,说起话来却杀气腾腾,原来此女竟是失踪三年的青青,没有人知道青青去了那里,龙井答应娘娘去找青青,却毫无音信,一年之后龙井东渡回扶桑,娘娘布得局也无人问津,仿佛不存在,如今青青重现人间,是否就是娘娘棋局的开始呢?

金袍之人,缓缓的坐下,周围之人也都缓缓坐下,金袍之人对青色衣服的女子道

“他走了,我留不住他,他童年过的并不好,不是一个完整的童年,你是知道,莫要怪他,”青衣女子道

“我不怪他,只是想带他去见见我娘,我娘肯定找了我很久了,我失踪了三年了,她一定很担心,很着急,我都不知道她是否尚在人间,”金袍之人道

“此次我带领教众,志在一统中原,完成先父遗愿,肯定会找到你娘的,你不备多言了,”青青却倒

“为何要一统中原?难道平平静静的不好吗?非要把江南弄成血雨纷飞,这样很好看吗?”金袍之人道

“好了,教内之事,不是你们女子所能议论纷纷的,你在这里静候佳音即可,无需担忧,”青青不说话了,因为他知道,要想让沈家兄弟改变自己的想法,真是很难,难于上青天。江风簌簌,帆布起扬,大船在还在渡江,江风越来越紧,浪花四溅,彭击大船,不知过了多久江风才停了下来。

此时,已是黄昏,长江南岸,一条小舟缓缓靠岸,上面走下一个黑衣之人,手握四尺四寸巨剑,走下小舟,抬头看着已经渐落的夕阳,一动不动,夕阳映在脸上,使得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一个如今英俊清秀的男子,自是许多少女梦中所求之人,可是此人真是怪异,一向独来独往,很少有人敢于此人说话,就是圣教的教主,也不敢随便在他面前说话,但是此人在圣教之中无身份无地位,却是圣教之中的禁忌,无人敢惹。过了好一会儿,少年低下头,从怀里拿出一张地图,地图之上密密麻麻,竟然标着武林七大家九大门派。

所谓七大家指的是武林七大世家,谢家,凌家,唐家,雷家,陈家,段家,和慕容之家,在武林之中颇有地位,名声赫赫,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九大门派所指少林,武当,丐帮,南海,鬼谷,空洞,峨眉,点苍,青城,还有一些邪道之上的小帮小派,不足以让人们重视,但是七大家,九大派却是极其让武林之中的人仰望,对于江湖中人,很少没有人知道,走在江湖上,道上的人多少会给点面子,所以便有这样一说,七大家,八大派,开门狗,叫一叫,天下也要动一动,总之江湖中人还是比较敬仰七大家,八大派的。

九月清晨,天气有雾,雾气弥漫,远观朦朦胧胧,郁郁苍苍,不仅山上有雾,街道之上依旧有雾,百米之外都是灰蒙蒙的,宛若轻纱,一飘一动,景象格外迷人,凌家大院门口,两个凌家子弟在打扫落叶,扫住簌簌作响,大门之前,两个石狮子雄壮威武,这是凌家世家的威严,无人敢于侵犯,院内,凌家子弟,拳法,剑法,刀法,掌法,打的砰砰作响,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远处雾气之中慢慢走来一人,披肩散发,脸色苍白,黑袍崭新,手握四尺四寸巨剑,眉头都有点点白霜,少年一步一步,脚步不长不短,紧凑之极,走到凌家大院门口,抬头看着,大门之上的巨匾,闪闪发光,无一点灰尘,五个大字更是璀璨。武林第五家,黑袍人看了好久,两个凌家子弟走了过来,道

“流浪狗,这是凌家,快走开,不收留外人,不要玷污了门口的尊严,”黑袍之人看着两个凌家子弟道

“去叫凌子行出来,”两个凌家子弟怒了道

“嗨,你个臭要饭的,你可知凌子行也是你能叫的?”说着一个耳光闪了过来,练武之人的一个耳光却是了得,一个清秀的少年怎经得起这样的耳光,

“啪”的一声,不知怎搞的,这个凌家子弟的耳光竟然打到了另外一个凌家子弟的脸上,在观黑袍少年,却看见黑袍少年已经走到了大门之口,更加奇怪的是,黑袍少年走路不用脚,直接鬼魅一般一动,一次三至五米,一会便来到凌家大殿,大殿中心只有一个大字武,高高挂在墙上,大殿之内,花香弥漫,沁人心脾,一个小丫鬟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看见一个黑袍少年,脸色苍白,手握四尺四寸巨剑一动不动望着上墙之上的武字,小丫鬟大惊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这里是老爷和夫人才能进来的地方,你是谁啊?”黑袍少年看着小丫鬟道

“去叫凌子行出来,”突然门外传来一声,

“谁在叫我?”声音沉重之极,想是用内力吓走大殿之人,接着走进一个身着紫色大袍之人,面部不胖不瘦,恰到好处,一个练武的人本就这样,胖布得,更消瘦不得,才是最好的武学材料,黑衣少年看着紫袍人淡淡的道

“你是凌子行?”紫袍之人道

“我是凌子行,不知你是哪位?找在下何事?”黑袍少年道

“好,取你兵器来,拔剑,”紫袍之人大惊,如此之怪异少年,此生未曾见过,江湖之中也没有人听说过,紫袍之人道

“不知阁下是什么人?我跟你有仇有怨?”黑衣少年却道

“我什么人也不是,跟你无仇无怨,只因你很出名?”紫袍之人更是大惊,却稳稳的道

“阁下应该不是中土人士,难道阁下想以一己之力,挑战中原武林吗?”黑袍少年道

“不错,我今生献身于武,决定以身弑武,别无它求,此次东来,只求一败,”凌子行已经知道这一战无可避免,已是定局,道

“阁下应该是出自魔教,中原武林又一次浩劫将开始”,接着对傍边的子弟道

“取我的剑来”,说着一个凌家子弟拿着一拿黄金之剑交于凌子行,凌子行道

“出剑吧,”说着拔出黄金灿灿的剑,一招苍天白鹤直接飞了过来,凌家本就是以剑为主的武林世家,剑法当然精妙之极,岂是一般之人所能破解的,外加这招苍天白鹤变化多端,能守能攻,守可以护住自己的心脏,攻可以刺穿敌人的心脏,而且出招极快,败于此招之人可谓数不胜数,如今凌子行一听此人出自西方魔教,自当重视,西方魔教本就是中原武林之死敌,多次入侵中土,都折戟沉沙,无功而返,每次都会死许多许多武林人士,为魔教入侵,灭亡的教派也是数不可数,凌子行的剑再有一寸便可刺入黑袍少年了,往日如此一剑必定剑下无生路,如今,凌子行,总觉的怪怪的,对自己这一剑有了疑心,到底能不能取胜呢?黑衣少年的剑终于出削了,出削极快,周围凌家子弟看都没看清楚,一道鲜红光芒一闪,四尺四寸巨剑已经入削,众人只见一道红光,凌子行就躺在了地下,喉咙之处,一道小小的伤口,血还没来得及流出来,凌子行还在抽搐,嘴角在动,终于说出了两个字

“恶……恶鬼”

就到地了,一代家主就此远离人间,踏上黄泉之路了,大殿之内没有人说话,少年看都没看死去的凌子行,只是拿出地图,轻轻道

“下一个,谢家”

说完,收起地图,直接向门外走去,凌家众人一是大惊,自己家的亲爹,师傅,被人这样杀害,自己去无能为力,耻辱,耻辱,仇人竟然大摇大摆走出了凌家大院,这是耻辱,终于有两个人忍不住了,冲了过去,大叫

“还我爹爹命来,还我师傅命来,”

黑袍少年看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反手一剑,红光一闪,四尺四寸巨剑入削,手依旧紧紧抱住四尺四寸巨剑,青筋都快冒出来的手,还是不忍放开自己的手,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漆黑的黑袍更加漆黑,直接走出凌家大院,消失在白蒙蒙的雾气之中,依旧走路不用脚,如鬼魅一般,只是身体一动一动,每次三四米,地上三具尸体,都是喉咙出一道小小的剑痕,一点红红的印记,刚刚流出一点点血,三个人像的不能在像,简直就是一个画家画出来的,众人围着凌子行的尸体哭诉,哭声余音袅袅,渐渐传向远方。

一名锦衣少年道

“那撕不是说去谢家吗?我们飞鸽出书,请求七大家联盟,齐聚谢家,替父报仇,如何?”

众人皆说此法最好,接着六只和平鸽子飞出凌家大院,这个锦袍少年乃是凌家次子,名凌叶天,也算是凌家的奇才,只是剑术为未大成,如今凌家遭受如此奇耻大辱,父兄皆一剑不敌怪异少年,父亡兄死,此时此刻,站出来当然义不容辞。

凌家大院,众人无人敢于言语,只因黑袍少年的剑法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出剑快如怪蛇,收剑依旧是是快,甚至没有看清楚怪异黑袍少年到底使得那把怪异的剑,凌叶天道

“大家可记得我爹爹临终之前的遗言?”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名凌子行的徒弟问道

“难道师傅早知道今天有劫难?留有遗言?”凌叶天道

“不是,大家都忽视了一个小小的问题,为父从不打诳语,今天那怪异少年剑一出削,为父当即被一剑封喉,却留有两个字,恶鬼,”大家才开始议论,恶鬼到底代表这什么?凌叶天道

“所以我打算让你们去谢家请求为家父报仇,说清楚此人一般只是喜欢刺人喉咙,叫谢玉峰注意此人的剑法,早早护住自己的喉咙,才有可能取胜,我去大悲寺,查清恶鬼的含义,还有来历,还有这人既然说来自西域魔教,我一边查恶鬼,一边告诉各大门派,魔教有入侵迹象,你们到谢家后万不可和怪异少年动手,此人不是你们所能对付的了的,”众人皆道

“如此甚好,那好,我们事不宜迟,各自出门,“凌子行的六大弟子,如今只剩五人,五个报复,五把剑,收拾好悄悄的出了门,凌叶天,也收拾好,告别母亲,身着丧服,尽管母亲伤心,但是凌叶天还是出门了。

九月江南天气依旧很热,虽有秋意,但是无秋气,凌家大院挂满了丧服,白布连天,充满了阵阵悲哀,上好的红木棺材,三个整整齐齐的样子,一群妇人在棺材处哭哭啼啼,直到晚上。

一个丫鬟提着灯到道祠堂之处添油,一道黑影飞出,看见丫鬟看见了他,随手一剑,剑气恰入喉咙,也是一寸不少一寸不多,一道小小的血口,刚刚流出一点雪。

第二天,凌家大院内,一声尖叫传出,大家赶去却看见小丫鬟的尸体,跟凌子行,凌叶虚的伤口一样,都是一剑封喉,老妇人,没有看小丫鬟,却是急急忙忙跑去祠堂,打开地道,凌家人大惊,凌家祠堂的密室,竟然无人知道,灯光在密室呢有点昏暗,里面只有一个桌子,上面只有一个奇怪的钥匙,和一本残书,老妇人看见钥匙在,真是虚惊一场,没人知道这把奇怪的钥匙和破书的含义,老妇人招招手,大家都出来了,依旧把祠堂锁好,仿佛里面都是金银珠宝一般,也没人敢问,对于小丫鬟的死却是不问不问。

第一章完,下章请看第二章武痴第一人天下无人敌〔看过本书的人请收藏一下,喜欢的人可以加本人QQ85506194,聊聊,指导下,提前看点章节〕

第一章 一剑动风云 江湖起风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