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同是天涯断肠人

  第十三章同是天涯断肠人

江南烟雨总是很迷人,淅淅沥沥,天还未亮,顾河已经醒了,因为一个心中有事的人总是很难睡上好的觉,顾河心中的事已经很多了,都是心痛的人,谁能为他分忧,他想到了死,或许死是他最好的归宿,对于一些人,死并不是一件坏事,至少顾河是,心中埋葬了太多的痛苦,活着只是在痛苦中煎熬,痛苦使得他不知道他活着的意义,看着快要泛白的天边,他起来了,他不知道接下去该做什么,出去走走?他不知道,本来今天他要走,但是今天他真的不想走了,或许累了,想停留一会,他在桌子上留下一封信去了后山,没有人知道后山是什么,他却知道。

后山,草木接天连地,无穷无尽,怪石嶙峋,宛若狮虎之獠牙,各种毒物遍地,沾一点都是要人命的,他要看看他的因,因为因才有果,是谁在他身上中下的因,又是谁在他身上结了果,翻过后山有一座小木屋,破旧的小木屋,门都快要掉下来了,却挂着一把金色的锁子,难道里面有宝?的确有宝,他在找,找了很久,才找出一个长长的木匣,木匣都快要破了,用破布包的仅仅的,里面是什么,无人可知,他抱着长长的匣子出了门,虽然有雨,但却打不湿长长的匣子,匣子上有一封信,古朴的信笺,上面只有四个字,断肠崖下,他打开匣子,匣子里有一把长三尺有余的剑,江湖中还没有听过谁用这长的剑,一把发着古朴蓝光的剑,很新的剑,就像刚刚打造出来的,还有张地图,一张到断肠崖下的地图,顾河背起长长的匣子出了小屋的门,没有人知道他要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都是郁郁葱葱的山林之路,深山哪来的路,没有路就是路,翻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山,越过了一条又一条的河。江南烟雨依旧胜春风,又是一个傍晚,雨还未停,一个同样大小的小屋出现在眼前,又是朴素,又是破旧,简直像的不能再像,就像同一个人铸造的,天地已成一色,物竟相同,是他安排了自己的命运,当然只有这个小屋中的人才能解开心中的迷,人还未进屋,香味就已经传出来了,迷死人的香味,喝酒的人对这种的香味有着不可思议的渴望,顾河不知道屋中人,却知屋中酒,上好的女儿红,可能上了年份的酒才有这样的香味,人还未进门,有人已经说话了,道

“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声音很熟悉,好像是在那里听过,顾河心中大惊,却面若平静的湖水,因为这已经不重要,只要他能知道他想要的结果,淡淡的道

“断肠崖”

“你知不知道到这个地方的人还没有一个人活着走出去”

“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死亡的味道?”

“不知道,死对于我或许是最好的归宿,活着的人其实比死了的人更痛苦,我想知道那个秘密,即使死也在所不惜”

“那个秘密?”

“大悲经和大悲手以及那个人的过去和你们的赌约的秘密”

“你进来,陪我喝酒,我或许会让你死的舒服一点,因为没人敢问这个秘密,还没有一个人在死神面前问这个秘密,”

“我就是一个,一个活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的人,”说着走了进去,果然不出顾河所料,是岳大先生,一个普通的小屋,周围已经漏雨,一个穿着丧服的老人,崭新的丧服,白衣胜雪,岳大现身没有看顾河,继续喝着上好的女儿红,顾河看着岳大先生,仿佛猜到了那个人是谁,但是却又没说,岳大先生冷漠的说道

“你来只为赌约和他?”

“我来看他给我种的花结出的果,和完成他的遗愿,”

“什么遗愿?”

“一把剑,”岳大先生动了一下,出手快的惊人,顾河看都没看清楚,长长的匣子已破,剑已出削,蓝色的光芒璀璨夺目,一把长三尺的剑已出削,岳大先生宛若天神回归,剑气纵横三万里,人在空中舞剑,逍遥十三剑得精华尽在烟雨中荡漾,寒光四射,顾河看的很清楚,这十三剑得每一剑都是杀人的剑,顾河真的想不通,怎有人会创出这样的剑法,此剑法只应天上有,人间哪有几回合,蓝色的古剑夹着碧色的烟雨在灰色的天空中划出一道闪电,每一剑都能用毁天灭地来形容,,每一剑的变化都在一分一毫之间,天地间的雨滴都尽被剑法一分为二,剑法快的可以把所有的雨滴一分为二,是多么的精准?这样的剑法在江湖中杀人会是怎样的感觉,中原雄居有鬼才,一个暮年的老人竟有如此的剑法,鬼才,中原真真的鬼才,剑入削,人归位,脸上依旧没有表情,道

“剑我收了,我会帮他完成他的心愿的,岳大先生又回到自己的小屋喝起了酒,顾河还在外面站着,没有动一下,岳大先生喝掉满满的一大碗酒,”淡淡的道

“还不走?等死?”

“死又如何?”话还没说完,顾河只感觉一丝凉风吹过,岳大先生又喝起了酒,一滴血开始往地下掉,只有拇指长的一条口子挂在喉咙上,顾河竟没有死,还是没有动一下,淡淡的道

“活在棋中,莫若死在棋中,身为棋子,不知主人,何为棋局?”岳大先生转过头来盯着他道

“好,你陪我喝酒,我告诉你铸剑的是谁,两个人喝酒是件痛快点事,一句话都不说是件痛苦的事,痛快和痛苦总是相对的,痛快的背后是痛苦,就想顾河一样,明知借酒消愁愁更愁,却照旧狂饮,他希望伤心事能在酒精中死去,可是苍天不应,天下依旧有血。上好的女儿红一会便喝完了,岳大先生道

“你知道他为什么知道自己伤的很重却离我而去?”

“他不想让你伤心,”顾河依旧记得,那年他是少年,一个冥教的普通教众,他看见一个慈祥的老人经常在破旧的茅草屋一个人喝酒,铸剑,尽管他经常吐血,酒还是没断过,天天喝,天天铸,不曾间断,一天只有喝酒和铸剑两件事可做,顾河当时不知道他受了很重的伤,只是每天来听老人讲故事,故事很动人,反复的讲一个男人保护不了一个女人的的故事,顾河现在明白了,那个男人就是他自己,一个老人就这样走完了自己的暮年,虽然走的很平静,却面带笑容,他说他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找人,找到以后就不在回来了,他走了,他就是顾河唯一的师傅,顾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是他对顾河很好,顾河也经常给老人送吃的,买酒,但是老人让他帮自己一个忙,查清雁南山一役的疑团,然后在二十年以后把这把剑送到断肠崖下的一位老人,这是他生前铸造的唯一一把剑,也是最成功的一把,名为寒冰剑,可以销尽天下的神兵利器,杀尽天下邪恶,早早在杏花村顾河就猜到这个老人就是薛大先生,薛子因,武林中未有一败的江湖神话,可惜却败给了自己,心魔,薛子因是断肠人,顾河亦是,岳天涯更是,都说薛子因是天下有名的铸造大师,但是很少有人敢去请他,他也不用器,他也只有岳天涯一位生死之交,在知自己已无生机的情况下,悄悄的走了,走到了深山老林,临死之前,为自己的唯一的朋友铸造了一把天下无双的神兵利器。岳大先生没有看他,道

“你可知我有多伤心?”二十年没有朋友的人只有在剑中生活,每天练剑是件孤独的事情,剑法再好也孤独,这就是高处不胜寒,顾河淡淡的道

“只有伤心的人才知道伤心味道,你的剑术上的成就本就是他给的,伤心也是他送给你的,剑本就是无情之物,何来的情?你有情当然有不了好的剑法,你心中无情才有最好的剑法,可是,剑法再好,都是繁华一时,人生短暂,何必要这无情之物?”岳大先生竟笑了起来

“好,好一句剑本无情之物,你四十载就悟同这一道理,我却还在红尘中飘荡,”说着一把蓝色巨剑消失在烟雨中,岳大先生的逍遥十三剑终于完美了,一个人经历了手中有剑,心中亦有剑,心中有剑,手中无剑,心中无剑,手中有剑,再到心中手中都无剑,这是一个从来没有人达到的高度,岳大先生又拿过一台女儿红道

“喝,再喝一百碗,这个赌约终究还是我赢了,我很有信心独自通过阳关古道了,雁南山一役我终究要知道结果,谁才是幕后的黑手,子因兄,我虽赢,却也是输,我的剑术终究大成,除了金刚不坏之身才能通过的阳关古道的赌约你还是还是输了”顾河明白了,原来他们的赌约是,练就大悲经,成就金刚不坏之身是唯一通过阳关古道的方法,岳天涯却悟出心手都无剑的十三剑合一剑的剑法,依旧可以独立通过阳关古道。

第十三章完谜底要揭晓,请看下章杨柳岸晓风残月〔精彩即将开始,大家支持小筑〕

第十三章 同是天涯断肠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