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宁为无情云中鹤

  第八章宁为无情云中鹤

菩提山下,月无缺把青青交给顾河,天色已经渐亮,朝阳不久就要破云而出了。两匹马,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的脸色沉重,眼眸漆黑,女的是个小姑娘,十七八岁,殷桃小嘴,清眉淡眼,碧绿色衣裙在山风中一飘一飘的,他们便是顾河和青青。

青青是个话特别多的小姑娘,顾河是个不爱都说话的中年男子,两个人怎能愉快呢?天色已亮,却是个下着朦朦胧胧小雨的天气,江南五月,是个多雨的季节,淅淅沥沥的小雨下的不停,如泪如线,如帘如柱,顾河把自己的黑袍给青青,自己依旧冰冷如初,寒冷的江南烟雨打在顾河的脸上而落,眼睛漆黑却有光泽,青青嘟嘟这嘴道

“顾叔叔,我们这是去哪啊?都开始下雨了,一个人影都没有的地方能查出是谁杀了我爹爹吗?”顾河看着青青道

“一个人没有的地方当然查不到,要到人多的地方才会有凶手,”人多的地方当然就是大城市,大城市的人肯定少不了,青青不耐烦的摔着袖子道

“那到底是那个城市,你说清楚点好不?我的顾大护教法王,”顾河抬头看着青青,青青还是那么善良单纯,虽然带着斗笠,但江南的烟雨还是那么无情,烟雨的冲洗使得青青的头发有点水湿漉漉的,眼睛却却依旧清澈透明,顾河冷漠回答道

“杭州”

“艾…,站住,你把话说清楚,到杭州做什么?”顾河没有停,继续往前走,顾河转过头来说道

“你怎么这么多的问题,如果你不想死的早一点,最好闭嘴,”青青开始哭了,哭的很伤心,眼泪流下了清冷的脸蛋,一滴一滴的,夹着江南的烟雨不断的往下滴,还在不停的抽噎着。顾河看在心里,疼在眼里,可是多年得杀人习惯,使他变的冷漠,却不一定无情,冷漠的人依旧冷漠,有心的人却还是有情,青青哭着鼻子道

“我要找我娘去了,我不跟你去抓凶手了,我怕凶手没抓到,被你给杀了,”说着就要掉头往回走。顾河当然不能让她回去,连忙下马拦住了青青,对于一个只知权利,只知名誉的顾魔头的确不知道女孩子哭了该怎办,顾河看着青青,道

“别再哭鼻子了,江湖本就无情,何必太软弱,弱者只会死的更早,”走吧说完牵着青青的马就要离开往前走,青青还在哭,马已开始走了,脚下的雨水已经渐多,开始缓缓的流动,顾河却停住了脚,眼睛变的深沉起来,眉头也皱了起来,一个长期在江湖中行走的人总能比别人早感觉到点什么,是的,顾河感觉到了,是血腥,血腥的味儿的确让人很难忘,顾河也忘不了,地上的雨水夹着点点鲜血在流,此时此刻的青青也停止了哭泣,顾河和青青走了过去,已有一个胖胖的带着大耳环的和尚死了,顾河认识他,青青也见过,他就是空衍,一个大肿脸充胖子的和尚,武艺不精,逃跑却天下无双,无双的人也会死,空衍脸上肌肉横抽,眼睛瞪的老大老大了,嘴也张开了,背部却有一个青红色的手印,手印很重,直接压碎了空衍和尚的心脏,顾河缓缓的把手放在和尚脸的面部轻轻一抹,空衍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嘴角的血还在一滴一滴的流,人却死了近三个时辰,还是青红色的苍穹有月,死的当然不只有和尚一个人,在往前走几步还有薛道人和矮子舒鹰,一样的死法,一样的表情,一样的惊讶,惊讶当然是熟人,熟人又谁呢?顾河又陷入了沉思,仿佛忘记了青青的存在,青青这次不是抽噎,是抽搐,她这次仿佛明白了江湖本就无情,何必太软弱,昨天还见着的两个人现在却死了,和老五阿龙恇大哥一样的死法,手印不太小,是个男子的手印,难道娘娘真实个男的?我一直错了,顾河真真的陷入了迷茫,也第一次怀疑自己以前的判断了,难道我真的错怪她了?青青抽搐着道

“顾叔叔,我错怪你了,我爹爹真不是你杀的,我见过我爹胸前的手印,和这几个一模一样,而昨天你是我娘在一起,是不可能杀这几位叔叔的,”顾河看着青青道

“青青,请相信叔叔,叔叔一顶会把这个真凶抓出来的,为你爹爹和所有不清不白的死的人一个公道,”青青道

“嗯”

江南烟雨,连绵不绝,顾河总是有个习惯,死了的人他都要葬了,这三个人也不例外,葬完三个人已是中午,天空还是乌云密布,顾河和青青的衣服已是全湿。顾河和青青都是一夜未眠,早上又经烟雨洗礼,疲敝已是避免不了,疲惫的马,疲惫的人,来道杭州已是下午,雨却是大了起来。

杭州自古就是名城,以前就有人云千古名城出杭州,西湖之上孕潋滟,虽然有雨,城内却是一片熙熙攘攘,热闹非凡。顾河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和青青分别泡了一澡,换了身衣服,已是傍晚,雨还是没有停的迹象,奔波了一天一夜的他们,当然需要吃点什么,顾河要了两只鸡,还有上好的女儿红,女儿红当然也是好酒,累了的人总是喜欢喝好酒,青青也喝了一点,吃饱了,顾河感觉特有精神,青青洗了澡,换了一身紫颜色的衣裙,漂亮之极,水灵灵的眼睛格外引人注意。

正当顾河心情转好的时候,店外进来了两个人,东洋扶桑人,一老一少,老的头发一白,估计已经年过古稀,少的很年轻,而且只有二十几岁,都是头带斗笠,充满神秘,脚下的木屐已经沾了不少泥,沾了不少泥当然走了不少路,走了不少路当然就累了,累了的人总是喜欢休息,休息前当然要吃饱吃好喝足。老人用不太熟悉的中国话说道

“两只烧鸡,两碗米饭,两壶酒,”年轻的扶桑人一会就吃完了,老的还在吃,年轻的扶桑人盯着青青看着,看了一会儿走了过来,用生硬的中国话问道

“姑娘,陪我睡觉,一晚上,一百两黄金,怎样?”青青惊讶的看着扶桑人道

“滚,东洋扶桑猪,”说着还向扶桑人吐了一唾液,扶桑人怒了,叫了起来,抽出刀就要朝青青砍去,

“你敢再往下砍一顶点儿,我保证你回不了扶桑,因为有一只手已经掐住了他的喉咙,扶桑人眼睛中已经快翻出了白色了”

“你再敢掐他一秒钟我保你这只手作废,”说着老人一把忍者斩刀劈了过来,一刀,没有变化的一刀,却充满了奥妙,没有人敢接,顾河也不敢,因为这招太古怪了,内力集得太太深,力量太大,顾河敢保证,他在江湖中见过的人还没有谁可以硬接下来这招,可是他避不了,因为这招的变化已经太深,无招的有招,还夹着刀气,刀气当然是经过无数次得练习才有的,他集起大悲经的所有内力于右手上,只听

“铛”的一声,顾河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体,顾河大惊了,武林中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位高手,他从来没有听说我,他的手没有断,却能感觉到已经开始流血,他在青龙栈外又一次受伤,老年人却悠悠道

“中原武林果然是人才遍出,高手的摇篮,三十年不入江湖,又有一位高手出现,如此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武功,很佩服,能硬接住老夫春风一度这一招的人不多,你算一个,”接着又笑道

“不知薛老鬼看见你是什么样的感觉,希望能在龙门客栈遇见你,你很有意思,记住,我叫龙井,”

“走,孩子,这个人你惹不起,”说着连个人带好斗笠走了出去

顾河感觉到自己的右手快要废了,青青帮顾河拿起袖子,一个很深的刀痕,映入眼帘,没有刀口,却流出了血,顾河心颤抖的在出冷汗,江湖上高手如此之多,他竟没听过,更主要的是都是慈祥的老人,没有杀气,当杀气出来时却是要人命得杀气,顾河很明白,刚才这个人要杀自己易如反掌,只是没有再出手,他真的有一种预感,龙门客栈隐藏着一个重大的秘密,他非去不可,他要搞清楚,龙门客栈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方,隐藏了多大的一个秘密,关系了多少人的性命,青青帮他包好手臂,顾河深深吸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龙井,我记住这个名字,这次龙门客栈出现我一定要赶到”

天色渐黑,顾河回到客栈睡了起来,疲惫的他睡的很香,也很舒服,几乎忘记了手背上的伤。第二天,天气已经亮,天边还有云,却没有雨,是个好的天气,顾河出来,却有人送来一封信,顾河打开,发现是陈江华送来的,看着惊讶道

“什么?陈江华受伤了?”

第八章完欲知陈江华伤势,请关注下章第九章大慈大悲震天下〔谜底就要揭晓,大家快投票,点击,小筑谢谢大家〕

第八章 宁为无情云中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