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觉醒(二)

  “穆子言……”

因为担心顾辰的情况,穆子言顾不上什么礼貌的,就径直走到灵石面前,直接伸手去触摸,以期望能赶快结束,根本就不去理会在一旁脸色不太好的测力员不悦的目光和青藤山庄长者不停地使眼色。

穆子言就是这样一个人,她无论任何时候都可以无视一些不想看到的东西。而不受影响。

相同的情况再次在穆子言身上出现。

在接触到灵石后,蓝色的光芒从与穆子言手掌的接触面爆发开来,速度之快在一眨眼之间,整个会场就陷入蓝色刺眼光芒中。有前车之鉴的人,都会在看到有异样的时候很自觉的闭上眼,不是待眼睛被刺痛时再反射性的闭上。

与是顾辰时不同,这次整个会场都被蒙上一层水雾,在场宗人都感到一股无与伦比的寒气袭来,如坠冰窖,血液失去温度凝固在血管中。在风阵阵吹来,寒风刺骨。长者们用灵力来互助身体,希望可以抵御寒气的袭击,却发现毫无作用。

寒气入侵每个人的身体,却没有人承受不了。长者们发现这个现象时正感到奇怪。蓝光和寒气就在一瞬间消失无影无踪,穆子言站在灵石前什么事都没发生般。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却没有出声,怕方才的一切都是幻觉。什么事都没发生,身体的温度还正常的,大家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什么都没说。只当这是个幻觉。

青藤山庄的各位长者们目光不停地向四周望去,似乎在寻在着什么。

没人注意到会场的水雾在慢慢地蒸发……

这种感觉……穆子言记得很清楚,那种身体撕裂的痛苦,有东西要破体而出就在初降临清虚大陆时就有,那是推测是灵魂与身体的契合度不够才会有这种情况,那这次是为什么?

胸口的项链是怎么回事?穆子言很清楚,顾辰也很清楚,就是感到奇怪,当初穿越为什么其他的没穿就这条项链跟着穿了,用前身体的记忆来看,这条项链根本不曾出现过。

之前的疑惑再次浮现在心头……

紧咬着下唇,穆子言脸色发白的,那种痛苦使她根本就思考不下去,会场的丝丝凉意根本就感觉不到,只感觉全身水分在热度种蒸发,汗液渗出身体的每一处皮肤,沿着白嫩的脸颊划至下颚出,细微的声音在穆子言脑力就是一声炸响,思考不了。就是对这种感觉熟悉了,在精神上有一定的抵抗不会像上次那般痛苦,但一开始思考关于项链的事,脑力就是一声声轰炸声,拼了命的想抓住一闪而过的思绪,痛苦就越强烈。

这次穆子言无法像顾辰那般勉强走回位置,直直栽倒在灵石前,没有听到消息的公布。

“穆子言……水系……一成……。”

这次测力员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他努力催眠自己这么想。事实很肯定了他的想法,却在宣布了结果后又整个人萎了,只能由助手们搀扶着。

至于倒在地板上的穆子言,就由青藤山庄的一名长者抱到休息室。肖勃师不情愿的抱起穆子言放在休息室的躺椅上,就继续在会场上留意测试的结果。

在觉醒后昏倒这种情况不是没有过,在觉醒时天赋离一层只差一点点,就会由灵石引出体内灵力,补足一层得以修炼,不过就要承受极致的痛苦。

若穆子言不是青藤山庄的小姐,或许肖勃师就是扛着她扔进休息室就了事了。这种天赋,以后在青藤山庄地位就要落下一大截了,肖勃师想。

第二十四章:觉醒(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