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传销之睡在榻榻米上

  沈总与我谈了一个多小时,期间虽说是谈论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事,但时不时的这位沈总还是话不离本行;夹杂着他所谓的那些赚钱的好理念时刻敲打着我、我也听的出来;他是怕我明天回老家。

出了屋,张枫又进去了、我看着大家伙还是那么精神抖擞的在玩牌;应他们再三邀请我也凑了过去。

玩多少钱一把的,我笑嘻嘻的问他们

啊,小弟看不出来啊你还好赌啊我们不赌钱。沈佳一脸的不满意说道

对,小弟、咱们这个行业好就好在这里,所有人只要是成为其中一员;不光是能赚大钱、最大的好处就是能改掉咱们身上的臭毛病恶习。小弟我这么说您也别生气、我以前也是嗜赌成命还爱喝酒老婆拿离婚威胁我我都改不了,嘿。。。谁承想到了这里学习了公司的企业文化融入了这个大家庭后我不自觉的就把这些恶习给改了。胡东说话的语气我能听的出来。。。除了他说的自己爱喝酒嗜赌成命之外估摸着其它没TM一句是真的,我一说“玩多少钱一把”的这孙子两眼珠子体溜溜转要真是这个行业能改变他我看也没改变彻底喽。

咱们住的这地叫什么地名啊,我一开始觉得像是还在东莞但是来的时候我们只是做公交车就做三个多小时估计已经不在东莞的地界了、我问胡东说道

咱们这地叫龙岗区辛伟仔村,周边全是电子厂。可热闹了小弟哪天我带你出去转转、胡东两眼又开始冒光瞎转悠了心想难道这是他唯一能提现出的表情或者是独特的表达方式?

好了,大家早点休息吧;今天小弟来了、大家都很开心,但不能忘了咱们是赚钱的机器该休息的时候就得休息不然机器坏了大把大把的钞票不都让别人拿扫把给扫跑了。沈总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还有张枫一脸的喜色看着我像是要娶二房姨太太似的笑的特猥琐。

大家伙也应声开始收拾东西,他们什么也不让我收拾;我也懒的收拾就去厕所了,在厕所里我还在想这晚上都睡哪儿啊,三间屋子里就沈总那屋有床;这么热的天就是开着空调也不可能都挤到他那张大床上吧?拉完屎出来我震撼了。。。也被他们布置的杰作给吓着了。

刚才吃饭时铺的榻榻米被他们接长了;一直把整间屋子几乎都铺上了榻榻米,单子枕头落地的小风扇还有早一躺在犄角旮旯里装睡的张枫这一切告诉我,我在厕所里苦思不得其解的睡觉问题让他们用行动给解释了;张枫啊,你大爷小表叔的二姨妈爷我长这么可头回睡地铺还那么多人看着乐呵呵的其他人,我真想开口问他们一句:在这行业里你们大把大把赚的钱都TM去那儿了,连个床都不买!一帮子穷乐呵的傻帽儿。

我想走向前质问张枫,刚走一步急有人大喊道:“小弟,脚下留情门口那儿是我的地”我看着这位吭声的江苏人好像叫什么张树,没好气的说:我叫张枫说个话,我不占你的地儿!

不是,小弟您把鞋脱了;晚上我就睡您脚底下、张树贼眉鼠眼的朝我笑嘻嘻笑嘻嘻看他那模样就倒胃。

小弟,你站的那个位置的几张榻榻米是张树张老板的专用品;都用了快两年了。胡东说着也笑嘻嘻的

我低下头再次审视这几块榻榻米才发现它们和其他的榻榻米颜色有点不同、我蹲下来仔细一看我,操。。。这孙子怪不得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有意的避开他这TM横着的几张榻榻米本来是浅绿色现在都让这孙子给睡成黑黄色的了,这TM都是一帮什么人啊。

就在我感慨万千的时候,沈佳来了。

小弟怎么还不睡,是不是不习惯睡这个?沈佳问道

真睡这个啊,为什么不买床啊?

小弟,咱们团队人太多了;放不下这多人的床,赶紧说吧小弟明一早要早起床的噢

哦。。。啊。。。啊明还得早起?干嘛去啊?

先睡吧,当然是去个好玩的地儿,对了哪里还有你好多的老乡你可以去找他们聊天;沈霞说完进了她们的房间,从门缝里我看到她们三女人睡的也是榻榻米、还有说有笑的

看来今晚睡榻榻米的事是板上订定,我看了眼张枫他TM卷缩着身体半死不活的躺在犄角格拉里。

传销之睡在榻榻米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