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瓶二锅头一串肺腑的话

  她的手机响了,吵醒了正在睡梦中的我们;我看了下时间已经中午了,她做了个别出声的手势结接了电话;然后费劲的穿上衣服走出了房间、走道里她正在和电话那头的人争吵,我告诉自己不该知道的就别听见耳朵里了、我把电视的声音开的很大淹没了端木荭蕾讲电话争吵的声音。

我们在酒店餐厅吃了午饭;很丰盛,我们埋头自顾自的吃着都没有说话、我在心里盘算着吃过午饭我还去不去找学校了,端木荭蕾的出现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现在我们又发生了关系、那个时候的我在心里告诫自己要对端木荭蕾负责;再说了昨天发生的一切已经深深的在我心里烙下了抹不去的印记,像是不自觉的就对她产生了依赖,但在我的心里我很明白的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上了她爱上了她。。。可那个她还爱着的智聪又是怎么回事哪?

我没再提去找学校的事,我们用了两天的时间把县城里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玩了个遍;我们都很高兴、她还是有时候会因为某些我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勾起她那些伤心的回忆而哭泣、抽烟、还有喝酒。

第四天的时候,他来了;她抱着我、想着的那个他-----智聪。

一大早端木荭蕾就接了个电话,我知道是那个叫智聪的人打来的;回到房间,端木荭蕾一脸的不高兴。

饿了嘛,要不咱们去吃饭吧;昨天回来的车上我透过车窗看到一家西餐厅、你不是一直想要吃西餐嘛?我没有问她电话的事而是有意的避开了话题。

王小健你是不是男人?啊!端木荭蕾答非所问的

是啊。。。这还能造假?我傻呵呵的觉得她问的有点多余

端木荭蕾直勾勾的看着我

不是。。。你怎么了?这那跟哪儿啊?说明白点行嘛?

我一连几个问句回过去,端木荭蕾没有回答只是颓废的坐在了床边上;双手捂住整张美丽的脸像是在哭。。。

我知道是刚才那个电话,是那个电话扰乱了她的情绪让她不能自控!

我要回去了,他来了、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昨天一起逛街的时候你使劲抓着我的手生怕我在人群里走丢了;那个时候我想我是不是就这样能和你牵着手一直走下去?

谁来了,是那个智聪?我。。。。

你听我说完。。。。端木荭蕾很亢奋的打断我的话

你还年经,有更好的未来;有更好的女人在等着你、我已经夺走你的处男之身,我该收手了。。。不能再这样一错再错。。。我那样会一辈子觉得对不起你的。端木荭蕾说的话让我不知所措一时不知怎么接话。

其实在车上你睡着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想了这两年我所经历的一切,我不是个好女人。。。真的,真不是;你太纯洁了、也许这就是年龄还能决定的东西吧。

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把电话丢了吧,以后我照顾你我是年龄小,但我知道什么是爱;我觉得你挺好的,这几天和你呆在一起我很开心。

电话丢了,把所有他的东西统统都丢了?你知道我拉的那个箱子里是什么嘛?都是他这两年给我的一切、我本想一直带着他们、带到远远的地方把他们统统扔掉,那样又能怎样?我就是放不下他、他给的依赖我已经习惯!端木荭蕾哭的伤心欲绝,不知道她是在为她的爱情哭泣还是在为我这个傻小子。

我的心里被端木荭蕾哭的乱七八糟,那个年龄的我能做些什么?经不起一点儿外界的抨击、但我知道一点也明白和肯定这一点,那就是端木荭蕾的最终选择、我无怨无悔;我想她幸福、虽然幸福的含义很深十五岁还有些牵强的我不能完全明白可我只想让她过得好。

他什么时候到?我想好了我接下来要做什么我如释重负的说道

端木荭蕾抬起头看着我,他已经到了;现在他就在你说的那个西餐厅里等我。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有点儿慌。。。要我陪你一起去吗?我试探性的问端木荭蕾

端木荭蕾还是看着我眼睛里流落出许多的含义都是我那个年龄不可能懂的;她没有怪我只是摇了摇头转身去收拾东西。

我傻坐在那里看着她收拾好东西拉着笨重的箱子打开门、我想叫住她可始终都喊不出口。。。

端木荭蕾在门口头也没回的说:房间可以住到月中,还有十一天在你没找到学校之前先住着吧;床头边上的小柜子里有封信是哪天你出去后我写的等我走了你再打开吧。

我没有出声,没有送她、没有帮她拉那个死沉死沉的破箱子。我想哭。。。有种被遗弃的感觉。。。我想恨她可我恨不起来。

打开柜子那封信静静的躺在那里,等待我的审阅、当我看完那封信我追了出去,不只是因为里面有一叠的百元大钞还有就是她告诉我,她爱我、但现实不允许她拥有我这样的爱。我卖力的跑着跑向那个我在车窗里看到过的西餐厅,她坏坏的笑脸不时的浮现在我的脑海、我能与之共枕一直是我最为得意也最幸福的。

我擦拭着额头的汗水,在马路的一侧注视着西餐厅里的一切;那个男人就像他在信里说的一样比我成熟西服革履的端坐在哪里彰显着一副成功人士特有傲慢,她是她的情人;她包养的女人,看到信里她秀美的字体却写出这么几个字句让我的心像是有把刀在搅动一次比一次的重,痛。

那男人像是在解释着什么,手舞足蹈的又想个父亲一样的在说教些什么;我去旁边的公用电话亭里打了端木荭蕾的电话、她关机了;我是不是该回去,不在为了我消费不起的爱纠缠哪?我看着端木荭蕾虽然面部憔悴但还是美丽动人,我应该向她道个别;就当是姐姐要出嫁离开了弟弟一样深深的道个别。

我大步流星的走进西餐厅,来到她们做的位置前;端木荭蕾不见了,我用眼光询问那个和我老爹年龄差不多的男人。

男人开腔了:小伙子侬有什么事嘛?

端木。。。我姐哪?我打心里不想搭理他,说实在的他很帅很有一种高人一等的风范;我感觉到压迫感,不知不觉被他压的呼吸困难。

姐。。。小蕾是你姐?我怎么没听她说过她还有一个你这样的弟弟?男人很吃惊的看着我问道

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哪,她人那?你是不是欺负她了?

哪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做了个请坐的手势,“她去洗手间了、你是她亲弟弟?来坐下来说”。

亲不亲的你管的着嘛?我就问你你来找她干嘛?我把他当做了我的情敌;其实我的心里在打鼓;我根本就没有资格和一个事业有成相貌非凡的成熟男人成为情敌。

小伙子脾气够大的啊!这点倒是跟小蕾挺像的;咱们以前可没见过啊你像是对我有很大的成见小蕾都和你讲了些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说:某些不要脸的男人仗着自己有两臭钱家里有老婆了还欺骗人家小姑娘对婚姻不坚守、拿爱情当儿戏!这种男人早晚遭雷劈。。。

你。。。。哈哈哈哈,看你年龄不大;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打你一进来说话的口气我就知道你是来找茬的;不过没关系,我不怪你、小蕾。。。哦。。。也就是你姐我们俩是真心相爱的。。。我们相遇的时候我是说我单身,后来我告诉她了我是结过婚,可现在我为了小蕾已经离婚了、你还是个孩子有些事说了你也不懂;我不跟你计较刚才你冒失的那些话!我知道这个男人在强忍着怒气。

我就是要惹怒他,我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你才孩子哪,少跟这儿装孙子。。。”

那男人也拍起了桌子吼道:“你不要太过分了,别逼着我教训你”

哈。。。怎么,讲理讲不过要动手啊?老子不怕尽管的放马过来啊!

王小健。。。我身后传来了端木荭蕾的声音;整个餐厅除了服务人员之外没有几桌客人全齐涮涮的看着我们三个。

我转过身,用质问的口气问道:“这就是你天天念叨的那个智聪嘛”?

端木荭蕾径直走到我的跟前,啪。。。一声脆响。。。我牵过的那只柔软细滑的小手重重的落在了我的脸上。。。我瞪大眼睛看着那个打我的女人。。。你还是我爱的那个端木荭蕾嘛?

小健别在胡闹了,刚才我都听到了;你不该那么和他说话,我的事你别管了。。。他对我很好我也很爱他你就别参和在我们之间了。

参和?我现在都成了瞎参合了?我看着端木荭蕾她不敢直视我我控制自己不让眼泪流出眼眶;好,我不参和我祝福你们行了吧我对端木荭蕾大吼道转身想走。。。

端木荭蕾双手抓住我的胳膊,你干嘛去;一起吃个饭吧,就当是为我。。。为我这个姐姐践行了;端木荭蕾的声音变了我知道她也在极力的控制自己怕自己哭出来。

是啊,小蕾、让他。。。噢是小健是吧对对让她坐下吧一起吃个饭你有这么一个弟弟也不提前说给我。。。我这儿还以为是骗子那。。。。呵呵。。。坐。。。坐

你闭嘴,别装好人;我还没说要回去那!端木荭蕾对假装客气的男人嚷道

男人不做声了,我也顺势坐了下来;看来她走是要注定了,好聚好散吧。。。我在心里想着。

看看想吃些什么你们点吧。。。那男人恶心的声音我没有理他扭过头看着窗外

菜上齐了,那男人叫来服务生张口就要一瓶六三年的什么玩意儿红酒,搞得服务生很尴尬的连说对不起没有这么好的酒。后来要了一瓶82年的酒记得好像是拉菲那个时候不懂这个也没见过。但看到他那个做作的劲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也叫住了服务生要酒:哎。。。伙计,给我来瓶今年产的红星二锅头(这酒,我二姨经常寄回我们家56度喝着很爽),我看着那个男人满脸复杂的表情我高兴了我扭过头端木荭蕾也表情丰富的看着我。。。

先生,我们这儿不出,售白酒;您看能选个别的嘛?服务生也一脸的狐疑

没有就去买,顺便给我带斤猪头肉来;钱你们按你们餐厅的价格收就是了。

不是,先生我们这儿是西餐厅没有中餐您选点儿别的吧。

什么西餐中餐的,这儿是中国;怎么了中国人想吃点中国人的饭不行啊,我像端木荭蕾一样横了起来。叫你们经理出来。。。

叫智聪的那个男人对服务生说:你按照他的意思去买吧,钱我双倍付你们。

服务生,叹了口气摇着头走了!

一瓶二锅头一串肺腑的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