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爱是笑呵呵地疯

  虽然社长对吴联的街舞还是比较满意的,羽晴也松了口气。但是也不得不担心,鲁修钧那么高的人气,吴联不知道能不能镇得住全场。

谁知道,结果,出乎意料地好!

吴联确实是很久不练了,跳得也确实是不如鲁修钧,难得的是他加入了互动环节。“这个吴联,事先也没打招呼,怎么兴致一来就给咱加了个环节啊?”

“是啊。事先也没说,不过效果不错呵呵!”社长不愧是社长。

吴联跳完后,其实效果不怎么好。他一个无名小卒子,怎么能和大名人鲁修钧比呢?他灵机一动,就加上了教大家滑步的环节,大家热情还蛮高,尤其是看到他娴熟的滑步,女生都尖叫连连的。他一说诀窍,也不难,所以台下也有不少人在试着学。羽晴又帮他请了几个学得不错的人上台跟他一起练,气氛顿时热闹了起来。有看他们笨拙的舞步忍不住笑的,有极力要求自己也上台近距离学的,看这场面,社长的心放下了一大半。这个吴联,绝对是个人才,当时怎么就没照进社里呢?

田田身边坐着阿浩。想想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田田根本没想到要解释自己只是来做观众的,二话不说就起身帮阿浩挂气球了。阿浩站在凳子上,田田递给他气球和剪好的胶带,两人配合默契地把所有能挂的气球都挂上了。直到羽晴过来介绍说田田是自己的室友,是来当观众的。阿浩才觉得尴尬,人家来当观众的,却被自己拉着干了半天活。而且,这期间自己连问也没想起来问一下她到底是不是文学社的。

看阿浩尴尬地红了脸,语无伦次地说对不起,不知道情况,劳烦她了,田田笑着说:“没关系,我就当帮羽晴了。嗯……我叫田田,你呢?”

“哦,叫我阿浩就行了。”

晚会即将开始了,阿浩说:“你就坐这里吧,这里视角最好。今天帮了我们很多忙。”

“谢谢。不过不用客气。”

场地布置好了,签到也签过了,没什么差错。晚会开始后,阿浩就没什么事情了。想找个位置坐下来休息一下,正在四处找的时候,看见田田冲他招手,他从边上走过去,田田说:“你坐这里吧,还有个位子。”

“谢谢。”

晚会很精彩,足见他们花了心血在上面。田田不时侧过头看着阿浩笑,阿浩却专心地看晚会,

不知道了吧?多少个人来坐这个位子,我都说有人了,就知道你会找不到位子坐的,那就做我身边吧。

阿浩其实是有些尴尬的。羽晴的室友,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自己跟羽晴表白的事情?知道的话,岂不是太尴尬?田田,这个名字跟她挺像,笑得这么甜,跟羽晴很不像。如果说羽晴笑起来像泉水那样清澈,那么她笑起来,就像糖水那样甘甜。

各有各的好吧。

九点半,晚会成功结束,还有人意犹未尽,还有人到吴联跟前要电话号码。男生可能是真的想学街舞,很流行很酷,难得的是有人教的很热心。女生,自然目的没这么单纯。会跳酷酷的街舞,人却随和不像鲁修钧那样高傲,笑起来眼角弯弯,听人说话时会体贴地微微低头,这样的男孩子,怎会不讨人喜欢?

吴联好脾气地一个个留下号码,人人满意而归。羽晴也有点感动了,有才而不张扬的人,大部分人都会喜欢的吧?不像那个鲁修钧,鼻孔都朝天了!

“这次咱们的晚会获得了完满成功,大家功不可没,我们去庆祝一下!”社长笑得脸都发着光。

“Yeah!”大家欢呼雀跃。

“你们先忙,我先走了。”吴联适时告别。其实是有些不甘心的,今晚留了那么多号码,还有一个还不知道怎么开口要。

“别啊,你怎么能走?你是我们今晚的大功臣,没有你我们肯定砸锅了。走吧,一起吃个饭,大家认识认识。”社长热情挽留,这样的人才怎么能轻易放过。

“就是啊,我们还得好好感谢你呢。给我们个机会吧。还有,给我个道歉的机会,呵呵,当时一时冲动就跑到那里大呼小叫的,叫你见笑了,嘿嘿。”

“好吧,大家难得聚在一起。咱俩也算不打不相识。虽然你打的是修钧。”

羽晴嘿嘿干笑着,这个人……都不能委婉点。

“这是怎么回事啊羽晴?你去哪里大闹了……”

“没有没有,社长我跟田田都还没吃晚饭,饿死了,我们去吃大餐吧?”

羽晴赶紧转移话题,拉着想要先回宿舍的田田的手:“你也没吃晚饭,还被阿浩拉着干了半天活,我们得感谢你,走,一起去吃饭。”

一行人笑闹着往常去的饭店走,到了点菜上菜,开吃。都是年轻人,熟悉的不熟悉的慢慢也都不拘谨了,放开的吃放开了笑,庆祝圣诞节,庆祝晚会的成功。

正吃着,羽晴电话响了。羽晴跑出去接,是吴桐。

“圣诞节快乐!羽晴。”

“圣诞节快乐!我们今晚的晚会好成功,!你不知道,好险那……”

一如既往地,羽晴在这边说得兴致勃勃,连笑带跳,吴桐在那边听得也笑声连连。突然想起:“对了,平安夜不是要送苹果吗?我给你也买了个苹果呢,你见了一定惊喜。”

“是吗?什么样的苹果还至于惊喜?”

“不告诉你,你看到就知道了。”

“我怎么看到啊?难道你送过来让我看?”

是啊,怎么送给你呢?那么漂亮的苹果,那么大的苹果,冲动之下买了,怎么送给你呢?

“是啊,怎么送给你呢?我总是忘记,我们不在一个地方,连送个礼物都这么难……”

羽晴有些沮丧,吴桐听出来了:“没事,羽晴没事,你帮我保存着吧,等春节回家带回去给我。”

“春节还有一个多月,再漂亮的苹果也会变干巴变难看。怎么办呢?怎么送给你呢?你想见我吗?我把苹果送到你那里吧?”

“啊?这么远,又不放假,怎么送啊?羽晴别傻了,你先帮我留着,以后再给我吧?”

“不,我想现在就给。你想见我吗?我明天就去,反正现在是复习阶段,老师们都不怎么管我们的。”

尽管吴桐再三阻拦,羽晴发挥出一根筋的劲头非去不可:“除非是你不想见我。”

“怎么会呢?我……好久没见怎么会不想见你呢。只是,这么远,你还要上课,都快考试了。”

只要不是你不想见我就行,我想见你了,想当面给你节日的惊喜,送给你那个漂亮的苹果。你曾经说我的脸像苹果一样,我把苹果送给你,你看见它要想起我。

羽晴两秒钟之内萌发了去找吴桐的念头,又用两秒钟决定,不顾吴桐的劝阻,回到饭桌就宣布明天要去L市看朋友。一桌子人都被惊倒了:“你疯了吧,明天周三又不放假,看什么朋友!这都要考试了,每节课老师都在划重点,整天逃课的这一段都不逃了,你倒好,平时好好上课,关键时刻去逃课。”

“我很快就回来的,就是给一个朋友送个礼物而已。”

“什么朋友啊?男朋友吧?要不至于你大期末的连考试都不顾了跑一趟?”可能是羽晴的坚决态度确实令人有些起疑,这句话也立刻引发了一片八卦之声。

“是啊,没想到咱羽晴有男朋友了,怎么着,拉过来让这帮兄弟姐妹们瞧瞧!”

“就是,咱得把把关,看是谁家少爷这么有魅力让咱这文学社一朵花都奋不顾身地倾倒了。”

“你们太无聊了!就是一朋友,好久没见嘛,正好买了礼物,就送过去,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么八卦!”羽晴脸上微红,嗔怪着,却掩饰不住眼底的甜蜜,那神情可爱极了,把吴联看得有些愣神。

“羽晴,别这么冲动,想起一出是一出的,都快考试了,礼物以后送也是一样的。”社长也来劝导了。真是小丫头,听风就是雨,一点都不考虑迫在眉睫的考试了。

“没事,我很快就回来。重点我可以让田田告诉我嘛,是吧田田?呵呵,来田田,吃块鱼肉,你最喜欢吃鱼肉了。”

“别巴结我啊,期末老师们都爱点名,真点到你,我可是爱莫能助。”

“啊……没事没事,点到我你就说我复习太用功生病了,去看病了。”

“呸!你个乌鸦嘴!我就不会说你是有事啊非得咒你生病?”

“行行,怎么说都行,反正我是把身家性命都交给你了。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啊!”

看来是谁也挡不住羽晴的心血来潮了,那就任她去吧。青春总是任性的,因为还有任性的勇气和资本。

第二天羽晴早早起床,背着大大的苹果,颠颠儿地跑到车站,买了最早的车票,跳上车,打电话告诉吴桐:“我坐上车了,三个小时到你那里,准备接我吧。”

“你……真来啊?”

“当然是真的,我都说过不跟你开玩笑。”

“好吧,那你路上小心一点,我去车站接你。到了跟我说。”

也许是昨晚兴奋得怎么也睡不着,早上又早早起来,车一开动,羽晴就安然睡着了。

羽晴喜欢在车上的感觉,目的地就在前方,而自己正在一点点地靠近。尤其是火车,给羽晴很多安全感,因为路径已经被铁轨限定好了,所以即使你睡过去,它也会按照既定的方向,带你到想去的地方。羽晴,你想去的地方是哪里呢?

是那个人的心里吧。

羽晴看过一句话:如果跨越千山万水才能得到幸福,那么我将不辞辛苦。

是的,为了在你身边,我也不辞辛苦。

即将到站的时候,羽晴醒了。旁边的阿姨直羡慕:还是年轻的好,在陌生的人中能睡得这么旁若无人,青春真是天真,真是勇敢。

拿出手机看,有吴桐问她到哪里了,连着发了几条,回复他说自己睡着了,很快就到了。

还有田田告诉她那个和蔼可亲教英国文化的老师果真点名了,田田想了想还是觉得说羽晴病了比较合理,没想到结果却招来老师的嘘寒问暖:怎么病了呢“天气是太冷了,你们也要多穿衣服。现在的女孩子要风度不要温度,伤风感冒了罪都得自己受。末了,还请田田帮他转达他的问候,希望羽晴早点好起来。

羽晴不禁笑了,又有些惭愧。这位老师一向被人敬重,治学严谨,谦和有礼,很有绅士风度,而且对学生非常好,也很喜欢羽晴,常夸奖羽晴有灵气。自己却翘了他的课还撒谎,真是,得好好学习才对得起他老人家的殷切期望。

还有社长,问她是否真去L市了。真去了的话,一路小心。

还有乔睿的信息。“这一段一直很忙,昨天连圣诞快乐也忘记跟你说了,不过今天才是圣诞节,现在说也不算晚吧?丫头,圣诞快乐!还有,买了圣诞礼物给你,晚上带你去吃饭,送你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羽晴回复:“我好像也忘记跟你说,圣诞快乐了吧?乔睿哥哥,圣诞快乐哦!什么礼物呀这么神秘?我肯定很喜欢的呵呵。可是我现在在车上,要去L市,等我回去再收礼物,不许给别人哦!”

刚刚收到信息报告说信息已发送成功,乔睿的电话就来了:“羽晴你现在去L市干什么?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你去那里有事吗?”

“没事,就是临时起意想去的,嗯,去看一个朋友,很快就回去,不用担心。”

“看哪个朋友?这都期末了,你怎么突然就想起去L市了?你十一不是才去过吗?”

“嗯,就是想来看看,一个朋友好久不见的。我要到站了,别担心啊乔睿哥哥,我回去给你带好吃的。”

“你……真是拿你没办法,既然已经到了,在那里好好玩,有事随时打我电话。”

“好的。”临挂电话了还不忘提醒一句,“礼物给我留着啊。”

乔睿听着电话挂断的声音,不禁苦笑,当然给你留着,还能送给谁?也罢,那丫头可能是这一段忙社团的事情太累了,出去玩玩也好,按她平日的努力程度,就是不临时抱佛脚,成绩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羽晴下火车,往出站口走,打电话告诉吴桐:“我到了。”

“嗯,我就在出站口,你一出来就能看到你。”

挂了电话,羽晴拨开人群,快步走向出站口,要不是人太多,她早跑起来了。

“哎哎,跑这么快干吗?神经病啊!”被羽晴挤向一边的人强烈不满。你说跑这么快干吗?当然是要见到日思夜想的那个人。陷入爱情的人都是不正常的,所以原谅羽晴的鲁莽吧。

羽晴一出站,看见吴桐站在围栏边上,朝着这边张望,一下子也看见了羽晴,嘴角上扬,眼睛明亮,仿佛融化了飘扬的雪花。羽晴觉得心里某个地方热乎乎的,仿佛就要溢出来的某种东西,可能就是幸福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L市飘起了小雪,细细密密的雪花,调皮地打着旋儿,落在人们的脸上睫毛上肩上,吴桐就站在那里,手上拿着给羽晴御寒的围巾帽子手套,微笑着看羽晴,他的睫毛上仿佛落了一片雪花,随着他眨眼而翩然起舞。

那一刻突然看见,你背后的双翅。

羽晴这时慢下来了,仰望太久,想望太久,近在咫尺,却不敢走近。

不是不敢走近,是太美好的事物来临,人总会忍不住怀疑自己是否配拥有这样的美好。

“羽晴。”她一步步走来,这个画面自己是梦想了多久。梦里自己此时会紧紧拥抱她,在她耳边诉说思念之情,可待她真的走到自己跟前,除了叫她的名字,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到了。”羽晴仰望吴桐的脸。半年未见,有些变化,比高中时候略显成熟了,头发有些长了,却掩不住那双一人发亮的眼睛。

“赶紧把这些戴上。就知道你没戴手套,这习惯什么时候才能改。”

面对吴桐的嗔怪,羽晴只觉得温暖:“你买的?”

“嗯……早就到了,闲逛了一下。突然下雪了,你肯定没穿戴整齐就跑出来了。”

虽然羽晴满脸欣喜,吴桐还是有些不确定:“我随便买了,你先戴着,太冷了。不好看的话回去不戴也行。也算我送你的圣诞礼物。”

真是随便买的吗?那为什么上面有我最喜欢的熊呢?

“我们回学校吧,这里人多。我帮你找了住的地方,你去看看,不喜欢再换一家。”

人太多,串流不断的人群,吴桐许是怕羽晴走丢,轻轻扯着羽晴的衣袖。在人群中费力地找路,费力地挤上公交车,人人都是不耐烦的神色,羽晴却始终面带微笑,不是侧过头看着吴桐笑。

“笑什么,跟个傻子似的。”被羽晴笑得有些尴尬的吴桐,抬头不看她,却抑制不住眼底的笑意。

终于在车上的一根扶柱旁找到了立足之地,羽晴伸手去扶柱子,吴桐犹豫了一下,轻轻把羽晴的手放在自己的口袋里,说:“柱子太凉,你扶着我就行了。”

羽晴猛地抬起头,看见吴桐的脸微微红了,却坚定详装无事地看着她的眼睛。羽晴脸也有些发红,赶忙低下头。

这两个人之间流动的那种情绪,是惊喜是勇敢是幸福是甜蜜,总是是爱情带来的吧。

“那……这口袋已经装了我的手,就不能装别人的手了吧?”羽晴低声问。

吴桐却听见了,同样低声答道:“以后我所以衣服的口袋都是你的了,留给你放你的小手。”

不知哪个人推搡了一下,羽晴被带的歪歪倒倒,吴桐瞪那人一眼,自然地将双手环过羽晴的肩,用双臂给她一片安全的地方。

他的心跳那么清晰可闻,温暖透过冰冷的空气传到羽晴的脸上,仿佛是春天的风一般。羽晴慢慢将脸靠过去,贴在他的胸膛上,闭上眼睛,慢慢感受,发现他心跳的频率和自己的是一样的。

这个发现,让羽晴在吴桐的怀里笑了。

到站了,吴桐自然地牵起羽晴的手。虽然隔着手套,他的温暖还是执意地传到羽晴的手上。羽晴有些不好意思,幸福来得太快,是自己怎么也没想到的。

其实哪里自然了?羽晴只顾低头害羞了,没看见吴桐的脸通红,伸出手的一瞬还有些犹疑。

只是,一直都是她比自己勇敢,这次就换我吧,换我来争取我们的幸福。

原来勇敢了,一切都会不一样。

即使你比我优秀,比我勇敢,我还是想把你留在我身边。不再怨天尤人,不再患得患失,不再顾影自怜,勇敢地牵起你的手,看你绯红的双颜和翘起的嘴角,我知道我做对了。请相信我,能给予你幸福。

先到吴桐帮羽晴找的住处看看,很不错,整洁干净,房间温暖,没什么不好的。

“我们去吃饭吧,快中午了。你饿了吧?”吴桐放下羽晴的东西问。

“嗯,好饿了。早上就啃了个面包。”

“叫你不吃饭,真是傻。”

“嘿嘿,我不是想快点到这里嘛!”

两个人出去吃了饭,雪在此时越下越大了。吃完饭,羽晴说:“我们在外面走走吧,这么美的雪景,你欣赏多可惜。”

“真不愧是文科生,这么冷的天儿还要在外面转悠。你穿得这么薄……”

“没事没事,我不冷。走吧。”

“你又不戴手套!”

“额……不用,我的御用手套不是在这里吗?”羽晴毫不犹豫驾轻就熟地将手放在吴桐的口袋里。

“我也没戴手套……那我的手怎么办?”

“也放进来呗,我不介意。”

于是两只手在一个温暖的地方,十指交缠。

羽晴喜欢下雪,喜欢天地洁白的美景,又有吴桐的陪伴,逛得兴致勃勃,直到打起了喷嚏,被吴桐拖着回去,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他回去。

“你要感冒了。不让你在外面转,就是不听话,感冒了有你受的。我去给你买药。”回来好一会儿了,羽晴还是喷嚏不止,吴桐终于不顾羽晴的阻挠起身去买药了。

“不用了,一会儿就好的。我不喜欢吃药……”

话还没说完,吴桐已经走出去了。羽晴懊恼地叹了口气,其实心里还是欣喜的吧,被人这样疼着紧张着宠着。

这一次,自己来得很值,为自己的双手找了个温暖的着落。

羽晴就这样睡着了,带着笑容。吴桐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被被子紧紧包裹的羽晴,红红的脸上带着笑,安静地睡着,微不可闻的呼吸,仿佛一朵兀自开放的水仙,那么幽静,那么甜美而纯洁。

不会是发烧了吧?怎么这么快就睡着了?摸摸她光洁的额头,还好,不是很烫,看来是累了。也怪自己,她那么远跑过来,也没让她好好休息,还带她在冰天雪地里转了那么久。唉,自己真是笨,连照顾她都不会。

“羽晴,羽晴,醒醒,吃了药再睡。”

羽晴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吴桐左手端着一杯水,右手拿着一些药,有些焦急地看着她。“药好苦,不想吃。”

“乖,吃了就不难受了。来,听话,吃了再睡。”

羽晴皱着眉头:“很苦,不吃好不好?”

“不苦,真的,不骗你。吃完我去买冰糖葫芦给你,很甜,吃了就不苦了。好不好?”

“好。”

这样亲密,羽晴撒娇,吴桐温言软语地哄,第一次,却是这么娴熟。仿佛操练很久了。

羽晴就着吴桐的手吃完了药,躺下睡觉,还不忘吴桐的承诺:“很苦的,真的。我要吃冰糖葫芦。”

“好好。你睡一会儿,我出去给你买。”一边为羽晴掖被子,一边哄着她。看她安然闭目,吴桐起身穿上大衣,出去给羽晴买冰糖葫芦。

天气很冷,滴水成冰,路上行人甚少,更别说,卖冰糖葫芦的了。那就去前面那家超市看看有没有吧。

为了一句承诺,为了你的笑颜,为报答你跨越山水的情意,受这些寒冷又算什么?

超市也没有,吴桐还是不甘心,继续往前走。终于,也许是天怜痴心人吧,前面的拐角处,一家小店里陈列这一串串糖葫芦。从来没觉得冰糖葫芦有这么可爱。成串红红的山楂圆圆滚滚,上面那层糖稀晶莹剔透,仿佛是那张笑脸的光彩。

吴桐拿起一串,准备付钱。想了想,又拿了五串。医生开了两天的药,让她吃药,就靠这些冰糖葫芦了。

回去的路,吴桐才觉得这么漫长,自己到底是走了多久?看着手里的冰糖葫芦,不禁笑了。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不经意中,会给你动力走从未走过的很远的路,做很多从未做过的疯狂的事情。

羽晴早已醒了。见吴桐不在,天也擦黑了,才发现自己原来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唯一可以依赖的人不在,心里不禁有些恐慌。打吴桐的电话,铃声却在房间里响起,更加沮丧了。

正在羽晴不知所措的时候,吴桐回来了。打开门,开灯,看见羽晴坐在床上:“醒了?怎么不开灯呢,天都黑了。”

“你去哪里了呀?吓死我了,出去也不带电话,我找不到你怎么办?”

委屈写在羽晴的脸上,本来就不大的脸这一病,更显娇小了。再加上满脸委屈,更加楚楚可怜。

“本来以为很快就回来的,没想到……看,我买了冰糖葫芦,要不要吃一串?”

“这么冷你出去买的啊?”

“你不是要吃吗。我怕我不给你买你哭鼻子。”吴桐拿出一串冰糖葫芦,正要递给羽晴,又收回来:“你正感冒,不能吃凉东西。我把这茬给忘记了。”

“啊?没事吧,吃一串又不吃多。”

“不行,还是等你病好再吃。”

“啊……?”羽晴皱起小鼻子。

“啊什么啊,反正我又不跟你抢,都是你的,想吃就赶快好起来。”

“好吧,听你的。”

为了不让羽晴再出去受寒,吴桐去买了饭,两人在房间里吃过,一起看电视,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仿若老夫老妻似的,羽晴被突然的这个想法逗乐了。

“对了,我来给你送礼物的,都忘记给你看了。”

起身拿来自己的包,打开,捧出那个硕大美丽的苹果。

羽晴满意地看着吴桐惊异的表情:“喜欢吧?这么大的苹果,很漂亮吧?”

“这么大的苹果……我说你的包怎么那么重呢。你千里迢迢就是为了送这个苹果?”

“怎么了?你不喜欢?”吴桐质疑的语气让羽晴有些沮丧。

吴桐靠近羽晴,伸手揽过羽晴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不是不喜欢,而是,你一句送了我最好的礼物了。你把自己带来了。”

满室温暖,这是羽晴听过最美妙甜蜜的话。

不知不觉夜已深了,吴桐说自己要回宿舍去了,十一点就锁门了。“可是,我一个人在这里会怕……”

“……我把这个给忘记了。我去问问隔壁房间有没有订出去。”

结果,这一次房间都有人了,只有楼上还有空房间。

“要不我住楼上?”

“那你还不如回宿舍呢。”

“对不起羽晴,我没考虑到这些……要不,你睡床,我睡沙发吧。”

为了不让吴桐睡沙发着凉,羽晴决定请服务员再加一床被子,床这么大,一人一边,足够了。

“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的口袋我都长久征用了,就把床借你一个晚上,又没什么。”

她比自己还坦荡,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第二天,羽晴早早地醒来,看见床的另一边,吴桐熟睡中的脸,幸福突然就要满溢出来。她抬手想摸摸他的脸,手一动,没动了。

上面那个共有的被子几乎全在自己这边了,然后每人裹了一个被子。吴桐和自己的手就在上面那层被子下面紧紧握着。

羽晴一动,吴桐就醒了。睁眼看见羽晴微笑的眼:“你醒了?”

“嗯。”羽晴答应着,将头往他怀里靠。“好暖和。”

吴桐有些惊喜,随即将羽晴紧紧抱着:“再睡一会儿吧,还早呢。”

“谢谢你,吴桐。”

“为什么谢我?应该是我谢谢你的信任。”

两人隔着棉被相拥,温暖却直达心底。

真好,一醒来就可以看见你。希望有生之年,一直可以这样,

这就是年轻的天真,以为一瞬间就可以持续永恒,以为一个拥抱一句诺言就可以将一生定型。后来羽晴想起那时自己的想法,会忍不住笑自己傻。是的,是真的傻,可是却那么开心,那么幸福地纯粹,不掺杂一点该有的担忧。

吴桐起床去买了早餐,两人吃完,发现今天天气真好。雪过天晴,天被雪花用心清洗过,蓝得纯粹,蓝的让人心醉。视线极好,越过楼群可以看见远处群山的轮廓。白茫茫的大地,到处都站着雪人,穿得五颜六色的人们,不时有打雪仗笑闹的声音传入耳膜。羽晴玩心大发,吴桐说你感冒还没好呢,再去着凉了怎么办?没事没事,好不容易跟你在一起了,又下雪了,这么好的时机不美美地疯一场,怎么对得起天公如此作美?

吴桐极不情愿地被羽晴拖着下楼。一下楼,羽晴就投入了火热的堆雪人活动中。吴桐无奈摇头,也不忍心打扰她的兴致,那就一起堆吧。

堆完底座,堆完圆滚滚的身躯,吴桐团了个大雪球:“这个就当雪人的头吧!”

“这么圆啊。好,来放上。”

吴桐小心翼翼地将雪球放上,刚一松手,雪球就滚落下来,雪花四溅。

“看你笨的,雪人的头都打碎了,雪人恨死你了。”羽晴笑得弯了腰,顺手抓起一把雪冲着吴桐洒去。

吴桐正自愣神,怎么一松手苦心制作的“头”就碎了呢,不提防羽晴一把雪洒过来,被洒了一身:“还怪我,看你堆的上面根本就不平。还敢搞偷袭,看我不收拾你!”抓起一把雪就朝羽晴洒去,雪花散开,羽晴早跳到别处去了:“想报仇?嘿嘿,看你抓不抓到我!”

吴桐也不甘示弱:“这么嚣张,我得好好教育教育你!”

两人一个追一个逃,冰天雪地,洁白世界,真真有趣。

羽晴怎么跑得过吴桐,况且还是身患感冒之人,跑了一会儿就气喘吁吁,对追上来的吴桐讨饶:“跑不动了,被你追上了。”

“还敢口出狂言不?居然偷袭我,看我怎么教训你!”

“别,大侠,看在我感冒还没好的份上饶了我吧。以后再也不敢了,还不好?”

“还知道求饶。算了,看你弱女子一个,又是病人,就不跟你计较了……”

还不等吴桐激昂慷慨地陈述完自己的宽宏大量,羽晴突然从身旁的冬青树丛上抓了一把雪就洒过来:“哈哈!上当了你!”

“你……”吴桐无奈地抹去脸上的雪,原来美人计真的很好使啊。“你给我站住,有本事你别跑,看我怎么收拾你!”

“为什么不跑,傻子才不跑!”

青春的笑声响彻天地。

你知道吗?

爱就是笑呵呵地疯。

爱是笑呵呵地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