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丢了我的小女孩

  七月,宇宏顺利地拿到了T大数学系的通知书,对于他这样从小得各种数学竞赛奖杯,其他各科则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偏才”来说,也算超常发挥,皆大欢喜。

乔睿的落榜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羽晴和宇宏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其实乔睿考得分比宇宏还高,只是报志愿的时候,父母坚决不同意他降低目标:“再来一年!我的儿子必须上名校!”羽晴有些不理解,乔睿的分数,很多不错的学校都可以录了。乔睿苦笑:“他们眼中名校只限全国前五的大学。”

羽晴看乔睿笑得苍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知道高考完之后乔睿把自己关进屋子里三天,现在在人前笑,也是很累的吧。

“也好,再复习一年也好,考个清华北大的,哥们儿也跟着沾沾光!还能在这儿帮我看着羽晴,这丫头片子就一惹事儿精,没人看着她都敢上房揭瓦!”宇宏拍拍乔睿的肩,故作轻松。

乔睿看看羽晴小嘴撅了起来,笑了。羽晴看乔睿笑了,也就不介意哥哥开涮自己了。

复读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没有退路的人,只有破釜沉舟。

羽晴明白,所以很少去打扰乔睿。

高二开始羽晴选了文科,李瑾她们三个却都是理科。羽晴有点不开心,她们的教室都在自己的对面,哪里还像高一的时候,出来教室门大吼一声,另外几个就都出来了。

李瑾安慰她说:“傻妞,就几步路,还能远到哪里去?”

“就是!就这几步路,你不去找我们,我们也来找你了。就当减肥啦!”晨语对自己渐长的体重颇为不满,立志减肥。

“咱俩最近了。没事,我不像你们要顾及淑女形象,有事大喊你一声,你肯定听得见的。”

“得了吧。你要那样喊,我不全校闻名了?我还活不活?”

羽晴开始贫了,就代表她没事了。

真好,全心相信的人也就这几个,还都在身边。

当所有人都当自己是贼,用鄙夷的眼光看她时,坚定地陪在自己身边相信自己的人,也就这几个。这几个也够了吧,何其幸运,在这人满为患的世界上,还有人可以毫不怀疑地相信。

后来有人说羽晴表面上很随和,很好接近,很容易的就可以成为朋友。可是想再走近一步,却是那么的难。

还有人说羽晴一向很安静,在她们几个面前却闹腾地不像话。

因为她们看过我原来的样子,给过我抵达心灵的信任。

虽然说好不许疏远,可毕竟都高二了,学业加重了。尤其是她们三个,女孩子在理科班本来不占优势,又都是不服输的人,每天都为作业考试犯愁。羽晴一向偏文,在文科班游刃有余,不算努力已经得到不错的成绩。她又不是死读书的人,所以还算悠闲。所以经常是羽晴去找她们的时候,她们忙着做作业。羽晴觉得前所未有的孤单。

于是羽晴专注于广播站的事情。高一届的学姐学长退了之后,羽晴成为资格最老的人,虽然当时选站长的时候羽晴极力推脱,还是被推为了副站长。她们这一届的人刚刚主事,又招了几个新一届的同学,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羽晴不仅要安排播音,还要带几个新人熟悉工作,整天也不得闲。乔睿知道羽晴很难适应离她们远的生活,自己又没有多少时间,看到她在站里有事可忙也就放心不少。

跟广播站那一群人一起的日子,虽忙碌,却也还不错,毕竟都是志同道合的人。直到那一天,晨语来找她。

羽晴觉得生活真是悲哀。从什么时候开始,整天都围着无关紧要的人打转,真正重要的人却被弃之一旁,悲欢都不知。

晨语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同桌的,只知道每天都急着去教室跟他聊天,看他笑,看他写作业,看他困了趴在桌子上睡觉,每天相见却还是想念。晨语很纠结到底要不要跟他表白。他对自己也很好,会给她讲题,会笑骂她笨,有时候还会带小零食给她吃。可是,他好像对周围几个关系好的人都是这么好。

羽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两个没有经验的人束手无策。只好叫来李瑾跟王芊。

王芊力主晨语大胆表白:“你就明白地告诉他,你喜欢他!他要也喜欢你,那就皆大欢喜;要是他没想法,那就算了。”

“啊?”

“啊神马啊?表个白又不会死,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王芊觉得真是大惊小怪,不就一句“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吗,有那么难出口吗?

李瑾知道王芊是没有恋爱过,体会不到其中的艰辛。每一个人都会把自己爱着的人看成世界上最美的星星,放在最高的地方仰望,忍不住低头审视卑微的自己,是否能够与他比肩而立。

所以李瑾建议先观察一段,看看陆源,晨语的同桌,到底对晨语有没有意思,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三人都觉得还是李瑾有主意,于是一致同意。

可是怎么观察又成了问题,每天困扰这四个女孩。王芊毛遂自荐亲口去问陆源。这样猜来猜去还不如直接问个明白来得爽快。晨语死活不同意:“万一他,没想法,以后还怎么见面,多尴尬。”

急的王芊直跺脚:“那你到底想怎么办?”

晨语也不知道。可能因为倾注了所有的希望,才会这么怕失望会让自己万劫不复。

这个问题却没有困扰她们太久。

今年学校本着以人为本的精神,终于同意了羽晴他们的建议,调整了广播站的播音时间。将原来的播音时间分为两半:放学后先播20分钟学生喜闻乐见的轻松内容,男生们关注的体育新闻,女生们爱看的娱乐新闻,还开辟了点歌送祝福的内容,颇受欢迎。当然这都只占很小的篇幅,主要还是一些政事新闻。上课前15分钟则播一些学校的新动态。这样一来,中间的时间播音员们就可以去吃饭,乔睿也不用整天记着宇宏的拜托,给羽晴送饭了。

这天下午羽晴播完前半段,急匆匆抄小路穿过行政楼后的小树林去餐厅吃饭,不经意瞟见陆源站在离她十米远的墙角下。晨语喜欢的男孩子,她们自然也跟着注意了不止千次万次,看他的一切行为,跟晨语开玩笑,当然免不了暗自揣度,这个人到底值不值得晨语那样牵肠挂肚。在这里看到他,羽晴觉得奇怪,顿住身形仔细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陆源手里牵着一个女孩子,陆源笑容满面,女孩子低着头羽晴也感觉得到她幸福的微笑。

而那个女孩子,不是晨语。

三个女孩子商量之后,决定瞒着晨语:“反正他俩也不敢在校园里公开出双入对,我们小心防着别让晨语看到。课余之间我们有时间就拉她一起,她跟陆源接触得少了,心思淡了,也就没事了。”李瑾一向是拿主意的,而广播站走上正轨之后相对清闲的羽晴则义无反顾地担起了执行的任务。

于是一下课准看到羽晴穿过文理楼之间的长廊,走到一半就开始喊:“王晨语,给我出来!”这一嗓子吼得晨语直皱眉:“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到门口再喊?人怕出名猪怕壮,给我个低调的机会不行?”

“就你还跟我说低调?你在我们楼下吼的时候,万众瞩目的,怎么没想着低调呀?”

“行了行了,你俩谁也别说谁,低调俩字跟你们压根就没缘分。”

“说的跟你有缘分似的。”转眼羽晴晨语又成了统一战线,共同反击王芊的打击。

“别说了别说了,你们不都想说跟我最有缘分吗?没办法,我就是低调的代言人。”

“你低调?是啊,低调的你在操场上大吼我是李瑾我怕谁,你在的乒乓球台别人都不敢靠近五米之内!”

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四人帮”时代,四个人贫来贫去地乐不开支。“四人帮”这个名字时羽晴老爸给的。这四个丫头在他家里实在闹腾,不时传入耳朵的大笑让好静的他不得安生。可又实在懂事,叔叔叔叔的叫得太甜,不时还拍个马屁“叔叔知道得真多”,他只好无奈摇头:“这四个人,真是,唉,四人帮啊。”

不过三人对陆源这两个字都闭口不提。奇怪的是,晨语也没再提起过,仿佛之前寝食难安让其他三人鸡飞狗跳手忙脚乱的人不是她,陆源也不是那个让她情意相牵的人,而只是路边的一道微不足道的风景,看过了,当时惊叹过了,走过了,也就淡忘了。

于是三个人都很满意自己努力的成果,也就彻底不当一回事了。她们没有注意到的,是晨语不经意会暗下去的眼睛和她们不在时空茫若悲的神情。

她们都以为自己不知道呢,想方设法地瞒着。晨语苦笑,她们不知道,终于牵到了喜欢良久的女孩的手,陆源第一个告诉的人就是晨语。陆源当晨语是最好的朋友,要她与他一起分享他的快乐和满足。

可是怎么能辜负她们的好意?那么小心翼翼地陪伴着,想保她远离伤害,仅这份情意,也够她抵御心里的寒风。

再提起这件事已经是大一了。寒假几个人小聚,在KTV唱歌。晨语说:“我比你们知道得还早,你们还以为瞒的密不透风呢!”

“知道还不早告诉我们!你知道我们千方百计转移你的注意力多难吗?还得整天侦查那俩小情侣会去的地方坚决不让你踏足,你知道我们多上脑筋吗!?”

不是这样,我怎么能这么深刻地领悟你们的好呢?

“闲话不提了,唱首歌送你们,给我听仔细了!范范的《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有些感谢说不出口,怕觉得见外和生疏,可是你们都懂得。

晨语唱得投入,另外三个听得入迷。

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我们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却总能把冬天变成了春天你拖我离开一场爱的风雪我背你逃出一次梦的断裂遇见一个人然后生命全改变原来不是恋爱才有的情节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相信朋友比情人还死心塌地就算我忙恋爱把你冷冻结冰你也不会恨我只是骂我几句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确定朋友比情人更懂得倾听我的弦外之音我的有口无心我离不开darling更离不开你你了解我所有得意的东西才常泼我冷水怕我忘形你知道我所有丢脸的事情却为我的美好形象保密

这场不成功的暗恋过后没多久,平安夜李瑾遭遇了一场表白。曾浩桐双手捧着一个硕大鲜红的苹果,拦住下自习并肩回宿舍的四人,对着李瑾稍显紧张,说出的话却直接而大胆:“喜欢你很久了做我女朋友吧!”

四个人都愣了。

王芊最先反应过来,哇了一声,接着羽晴晨语也跟着哇了不停,这么直接大胆的表白还是第一次见到。当然这是因为她们年纪小见识浅,后来才知道比这直接大胆的表白多了去了。

感觉到齐刷刷地目光都投向了自己,李瑾抬起低着的头,吐出一个字“好!”然后抓过曾浩桐手里的苹果,闪身走人。

她们取笑她:“你是怕你家小曾飞了还是怎样?那速度,真是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啊,也太不矜持了吧?”

“滚一边儿去!不是晚上没吃饭吗,饿晕了,一心想抢了那苹果回去垫肚子,谁知道把自己搭进去了。”李瑾一脸的痛心疾首。

“看看看看,这就叫得了便宜还卖乖!小曾对你多好啊,我都嫉妒了。”

确实是羡慕,曾浩桐“模范男朋友”还是当之无愧的。虽然与其他高中恋爱一样,不能像大学里那样地光明正大,时刻要提防老师家长的侦查审问已经围追堵截,他还是能见缝插针地对李瑾关怀备至。当然,也跟她们几个打成了一片。羽晴有时候想想,曾浩桐也不容易。要陪着李瑾跟她们一起吃饭,一起玩笑,不时地要忍受她们的指使和捉弄,什么打水打饭的能办的都包圆了。偶尔不小心惹李瑾生气了,还要在其他三人的责骂和威逼下软言蜜语地赔不是,哄李瑾开心。

羽晴说,爱一个人怎么可能不对她的朋友好呢?这就叫爱屋及乌。

快高考的时候,宇宏回来看羽晴和乔睿,听羽晴八卦完这两段“早恋”故事,忍不住感慨:“女孩儿大了,心事儿多了。哎,你跟王芊可别跟着学啊,早恋耽误学习,害死人那!”

羽晴翻眼瞪他:“要你管!”

乔睿则不担心这两个姑娘。王芊生性豪爽,心思粗疏,是能跟男生拍桌子打赌称兄道弟的女孩子,应该还心智未开。羽晴,乔睿忍不住皱眉,自那件事后,用不信任包裹了自己,除了那三个女孩子、乔睿自己、宇宏之外,其他人很难走进她的心里。也有人想要靠近她,最后也不过是白费力气。

乔睿不知道的是,在他没注意的时候,在羽晴自己也没有察觉的瞬间,有一个男孩子,慢慢地走进了她的心。

我丢了我的小女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