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没跟你开过玩笑

  十一过后,大学生活就步入正轨。

可是羽晴仿佛有心事似的总是闷闷不乐,问她,她总说没事。乔睿有些担心:大学接触的人形形色色,自己也忙得没有那么多时间像高中时候了解她身边的人和事,她不会遇到什么事情了吧?

跟高中比起来,轻松得没天理,一周稀稀拉拉分布了五天的课程,放在高中不到两天就能上完。按照羽晴的基础,应该毫不吃力。

活动倒是丰富得没天理,新生舞会、演讲比赛、社团电影、英语角、志愿服务等等等等,每天都有新花样,于是羽晴每天被拉着到处跑,到处参加活动。跟文学社那一帮人也熟悉了,在海哥社长的直接安排下,虽然羽晴按照自己的心愿隶属于编辑部,但工作时直属社长部下,整天跟着社长,帮助他统筹全社的事务,比其他大一新生的位置似乎都要特殊。羽晴暗想:这算不算走了乔睿的后门呢?

不过,那些大二的部长们喜欢羽晴不是没有理由的。毕竟羽晴在广播站工作过,虽然高中广播站规模较小,但是还是能从中不知不觉学到东西的:比如羽晴可以很清晰地安排组稿,安排排班,处理一些日常事务,这让社长很是欣赏。难得的是,做这一切羽晴感觉很自然,所以没有其他人的傲气,即使跟乔睿关系不一般,也从未在其他场合提起过。就算不是乔睿推荐,重用羽晴也是一个选贤任能的社长应该做的。想到此,社长不禁也有些得意自己的眼光了。

有时候遇见解决不了的事情需要乔睿帮忙或者借学生会一些活动用品时,看她与其他人相处也不错,忙碌中总是有笑脸。自己跟社长也交代过多照顾她,她身边熟悉的人应该都没问题。应该也不是工作上的事情。

羽晴的室友乔睿也都见过,虽然性格各异,还都是刚从高中升上来的单纯女孩子,享受着大学的轻松惬意,整天称姐道妹的,还经常一起到处淘美食淘衣服的,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是不是想家了?不会,虽然十一是她自己不愿意回家的,不过听宇宏说最近羽晴愿意跟他讲话了,听叔叔阿姨说偶尔也会给家里打个电话报报平安。羽晴与家里闹情绪这事,乔睿一点也不担心,羽晴是心软特别知道感恩的人,一时的不满意,怎敌得过对家人的眷恋?

那是怎么了?

越是不说越是让人担心。所以这天文学社社长生日,叫羽晴代邀乔睿一起吃饭时,乔睿毫不犹豫答应了。自己是工科的,跟文学社社长也只是泛泛之交,因为羽晴最近熟了一点,但也不到互相过生日请吃饭的地步。乔睿是想,也许借此机会可以了解羽晴到底怎么回事,她对自己隐瞒的,到底是什么。

想到隐瞒这个词,乔睿觉得心口闷得有点疼。

多希望你还是那个透明的姑娘,那么温暖,那么理所当然地在我的视线里横冲直撞,还笑得那么张扬,张扬地让我移不开视线,能一眼看穿你的喜怒哀乐,然后,让我帮你滤去阴影,只给你阳光。

后来乔睿以为,自己是去对了。

乔睿到的时候,一桌子十几个人已经满满当当了,羽晴见他进门,挥着手高声喊:“睿哥哥,这里,这里,给你留了一个位置!”

乔睿笑得多好看呀,棱角分明的脸因为羽晴这句话晴朗起来,深邃有神的眼睛弯弯,仿佛溢满了欢乐泉。还有谁能令他这样温暖这样开怀地笑呢?

而你是用了多么简单的原因啊,只是因为,在你身边,留着我的位置。

乔睿坐下来,祝寿星生日快乐,与一桌人寒暄,上菜吃饭,觥筹交错,吃完饭,拿出蛋糕,送礼物,唱生日歌,吹蜡烛,吃蛋糕抹蛋糕,热闹非凡,就像每一个生日宴那样喜乐。

羽晴整晚都在笑,在自己的右手边兴高采烈地看社长被灌酒,偶尔也起个哄。有人叫她喝啤酒,她笑着摆手,实在躲不过了,苦着脸看乔睿,乔睿接过酒杯,叹息:"这丫头,你就害我吧,我要走不了,你背我回去,听见没?”

“我背不动……”羽晴好为难,脸上委屈,乔睿看得好笑,一饮而尽,就在这时,听见一句“我拖你回去行不?”乔睿立刻被呛得咳起来,说不出话,指着偷笑的羽晴,也掌不住笑,伸手揉她额前的碎发。这种场景这样熟悉,也许是喝多了,乔睿有些晕晕的,仿佛漂浮在云里。

有男生已经开始发言语不清,直让人着“我没醉,没醉,再叫酒来!我还能喝!”这时候也该散场回去了。回去的路上清醒的男生扶着不清醒的,女孩子在旁边问着笑着看他们发酒疯的样子。乔睿和社长走得稍微靠前,社长跟乔睿商量下周的文化节能不能借用他们院的器材。乔睿说回去排一下,尽量不跟其他活动冲突。

不知道什么时候羽晴走在了乔睿的右边,就像乔睿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羽晴在的时候就习惯让她走在自己的右边。如果她在自己的左边,自己会不自觉地变换位置。

我的右手更有力量,随时可以拉你离开这世界的悲伤。

羽晴微侧着扬起笑脸:“睿哥哥,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大,喝那么多都没事。你看他们,都东倒西歪了。”

“偷偷高兴呢吧?不用你拖我回去了。”

羽晴嘿嘿地笑:“拖也拖不动啊,又不能把你丢在那,我又想了一个更好的方法,你们想不想知道?”

社长提醒乔睿:“肯定又是什么诡计,别听她的。羽晴,咱们社办演讲比赛还得跟乔主席他们院借音响呢,你可别把人得罪了啊!”

“你看社长多势力……睿哥哥,你还要不要听?听完了还要借给我们音响哦!”

“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诡计,说吧,老实说了我就借。”

“你说的哦,不许反悔!”

看见乔睿点头,羽晴笑得一脸的小奸诈,可爱极了,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捏捏她的脸,握住那个笑容。

“嘿嘿……你躺在地上,我踢着你一路滚回学校……”羽晴笑着跑掉,留下乔睿和社长面面相觑之后都忍俊不禁。

“你给我站住!找打不是你?这么嚣张,不站住就不借给你们音响!”

“羽晴,你赶紧站住吧,为了我们文学社的大局利益……”

“睿哥哥不能反悔,堂堂学生会主席说话不算话!社长你得给我做证人啊,他说的,我老实说了他就借给我们音响的……”看乔睿快步追上了,羽晴几乎小跑起来,又笑得肚子疼跑不快,忙识时务地求饶:“我错了,我不踢着你滚了,别打我!”

“小丫头长大了,敢踢着叫我滚了,胆子不小……”

“羽晴!羽晴!”

两人正玩闹着,后面有人叫羽晴。羽晴回过头,是编辑部的干事阿浩,不怎么爱说话,写得一手好文章,是除了羽晴之外社长最看重的另一名大一新生。

“怎么了?叫我干什么?”

“羽晴,我喜欢你!我要当你男朋友!”阿浩歪三倒四地走到羽晴面前,直直地盯着羽晴。这么直白大胆的表白,谁也不相信是从腼腆低调的阿浩口里说出来的。

羽晴也愣了愣:“你喝多了吧?”

“是,我是喝多了,但我很清醒!不喝多我也不敢跟你表白!我喜欢你,很久了……我要当你男朋友!”

喜欢她,很久了,有多久?比我还久吗?

你说你喝多了,我也喝了那么多酒,为什么还是没有勇气说出这句话!

乔睿看羽晴,羽晴的脸渐渐地冷下去,很坚决很郑重地说:“我不喜欢你,我也不要你当我男朋友。”

“为什么?”阿浩仍然不甘心

“不为什么,我不喜欢你。”

原来羽晴是最有原则的,喜欢的就要,不喜欢的就坚决推开。所以,如果没有被她喜欢,那么就注定要被她推开吗?

羽晴转身走,乔睿在后面跟着。原来这就是羽晴不开心的原因。是自己的疏忽,她身边有不确定因子自己居然不知道。幸好,羽晴不喜欢。幸好,自己知道了,那么这件事,就让它到此为止吧。

乔睿这样想着,没听见后面的喧闹,直到羽晴转过身来对他说:“我们快走吧,不想在这里了。”

不等乔睿回答,社长已经追上来:“羽晴,阿浩喝醉了,口不择言的。你也知道,他平时挺好的。你就去扶他一下,到他们宿舍楼下就行了,就当帮帮忙。”

乔睿这才注意,听到阿浩在后面固执:“谁也不许扶我!我就叫羽晴扶!羽晴,等等我……”

羽晴看向乔睿的眼里有无助和乞求。不用你乞求,你的骑士随时准备为你冲锋陷阵披荆斩棘。

“社长,羽晴还小,这些方面的事情还没有考虑,勉强就更不好了。我先带羽晴回去了,你们辛苦一些,送他回宿舍吧。”

社长只得点头,乔睿拽着羽晴的胳膊快步走了,羽晴一直不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吓傻了,这个小丫头,还好,她不喜欢别人。

“坐下歇歇吧,看你走得气喘吁吁的。”乔睿把羽晴拉到长椅旁。羽晴听话地坐下,坐了一会儿,仿佛才回过神,呼吸渐稳,叹了口气:“阿浩,他不会真的喜欢我吧?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乔睿没说话,坐在羽晴的左边,抬头看着天中的下弦月,你个反应迟钝的小丫头,那你知道我也喜欢你吗?

“可是就算我知道了,我也不能答应他,我不喜欢他,这一点我很清楚。”

“如果是你喜欢的人,你就会答应他吗?”

“当然了,当然要答应了。”

“那,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嗯,不知道。以后再说吧?”

“像我这样的,你会不会喜欢?”

“睿哥哥开什么玩笑!你跟我哥都是哥哥,我可不敢胡思乱想的。你这样跟我开玩笑,可是为老不尊哦!”

羽晴你知道吗?弗洛伊德说过:没有所谓玩笑,所有的玩笑都有认真的成分。何况,我从没想过要和你开玩笑。

“睿哥哥,我觉得跟阿浩以后见面会很尴尬,怎么办呢?他人挺好的,以后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为什么?”乔睿觉得血液都快凝固了,毕竟将近深秋了,凉意已经侵入骨髓了。

“很尴尬啊!我觉得都会很不自在的,与其不自在,还不如躲着不见呢!可是,我们还是一个社团的,不见也不可能……”

羽晴后面的话,乔睿都没听清楚。他想的是,如果,如果羽晴只是拿自己当哥哥,只是当哥哥,那么说明白之后,就必须要做陌路人了吗?

怎么舍得?

所以怎么说?

不可说,不可说,一说便是错!

几年后,乔睿仍后悔自己那时的优柔寡断,也许自己可以利用一下羽晴的心软,哪怕死缠烂打,用尽一切手段留她在身边,那么这些年就不用整日品尝相思之苦,羽晴也不会历经伤害,让磨难侵入澄澈的眼睛。

可是,有谁年少时,不是在爱情里患得患,失如履薄冰,怕失去,所以怕得到?总以为时间还很长,总有机会和时间走近那个人的心里,到头来发现,世事已几度沧桑。

羽晴回到宿舍,发现手机里有未读短信,是吴桐发来的。

好久没有他消息了,心里有些难捺的激动。

“你已经知道了我十一并没有回家,我是不想见你。高三那么辛苦,不就是为了那个承诺?不过我想,你也许只是把它当成一句玩笑而已。你成绩比我好,就应该上更好的大学。祝你的大学生活美好!”

解释了那么多遍,你怎么就不相信,我从来没跟你开过玩笑。承诺是我没有兑现,我也这么沮丧。怎么才能得到你的原谅?

乔睿以为知道了羽晴不开心的原因,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纠结于怎么让羽晴明白自己的心意时,羽晴在纠结的是,怎么让吴桐明白自己的认真。他们想的都是:只要你爱我,一切都没有问题。不幸的是,他们也没有意识到的是,那个心中的“你”,形成了一个轮回的怪圈,个人都难以各得其所。

我没跟你开过玩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