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世界变了,你不相信我没有

  乔睿听宇宏说羽晴也考到了Z大,以后还要多仰仗他的照顾的时候,抬头恰好看见阳台上那株水仙花开了。晶莹剔透的浅口瓶,透明如玉的水,那一从绿茎傲然而优雅地伸长了身躯,顶着那洁白的笑脸,散发令人心醉的清香。

再漫长的等候,再焦灼地盼望,这一刻的花开,已足以补偿。

乔睿跑到宇宏家里,跟羽晴爸爸妈妈道喜,跟宇宏叙旧,

“小睿来了呀!快,快进来。外面热吧?这半年都没见了。在大学还适应吧?”羽晴妈妈开门见是乔睿,急忙让进门。

“挺好的,阿姨也挺好的吧?”

宇宏听见说话声,也走到门口:“嘿!”两人拳头一握碰了碰,男生打招呼越简单越不客气,越表示心的亲近。

宇宏爸爸也在客厅,叫乔睿坐。宇宏妈妈去拿冷饮,爸爸去切西瓜来解暑,。乔睿喜欢来赵家,也不仅是因为羽晴和宇宏,这样热情温馨的氛围,不是每个家庭都有的。

乔睿看羽晴父母满脸喜色,觉得也正常。羽晴从小乖巧讨喜,小嘴巴又甜,上学后成绩又好,现在又考上全国一流的大学,二老自然是觉得脸上有光。

“羽晴不在家啊?”

“在她房里呢。这丫头,最近老窝在房里。你也好好劝劝她,这通知书都拿到了,还别扭什么呢?”羽晴妈妈不免叹息。

“不用管她。不都是为她好?有好学校不上,非得去L大。年纪小不懂事,慢慢她就知道我们是为她好了。”羽晴爸爸觉得女儿实在是有些无理取闹,幸亏自己强行制止了。

宇宏看乔睿一头雾水,说发现了一款新游戏,拉着乔睿到他房里。没等乔睿问,说了羽晴报志愿的事情。

高三这一年羽晴都是奔着L大努力的,父母也都表态支持。毕竟L大也算是一流的学校,而且羽晴说想学英语专业,爸爸打听了一下,L大的英语专业在全国也是有名的。一流学校里的一流专业,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宇宏爸爸有个同学在省重点高中做高三班主任多年,高考结束后回老家,几个朋友聚了聚。中年人聚在一起免不了要说起各自的子女,宇宏爸爸说起羽晴刚高考完正在预估分数,打算报志愿,现在很是头疼。那位叔叔立刻表态说自己可以帮忙。资深高三班主任帮忙估分,羽晴爸爸自然无比高兴,对着答案头都大了的羽晴也如释重负。羽晴把自己当时写的答案跟叔叔详细地说了,看着叔叔不时点头,顿时觉得对L大还是有信心的,点头不就代表对了吗?

叔叔帮羽晴估计的是630分,比羽晴平时每次模拟考的分数略高。羽晴觉得不大可能,以为是叔叔不忍心打击自己。不过,就算比这个分数再低十分,L大爷可以录取的,所以心里的石头算是放了一半。

可是叔叔建议羽晴报Z大。

“等分数出来你看吧,跟我预估的分数上下不会相差3分。我看小晴写的字挺秀气挺整齐的,这个在文科考试中很重要,是亮点,就算不增分,也绝不会拉分。”

“那是当然。你这积累了二十多年的经验,她小孩子家什么也不懂。L大英语系,你看能录不?”羽晴爸爸听到朋友的肯定喜上眉梢。

“以小晴这个分数,报L大有点亏了。她想学英语,Z大英语更好,历史悠久,人才辈出。我看报Z大也蛮好嘛。”

“可,可是,我平常没考过这么多。”羽晴本来满心欢喜,这时候有些慌。

“高考大部分人都不是正常水平发挥的,有的人发挥不好,有人超常发挥,这都在于心态。看来你心态不错啊,是超常发挥了。”

“哈哈!”爸爸笑容更深,拍拍羽晴的肩膀:“这丫头随我,看得开!Z大,你看小晴,保不保险?”

“按照这几年Z大的录取情况,有80 %的希望。”

“可是,Z大英语系不是很好吗?会分数很高的,我报L大就好了,最保险。”羽晴觉得自己的抗争显得很微弱。

“分数线是很高,关键你考地也很高啊!”叔叔鼓励羽晴。

爸爸想起来,跟宇宏说:“乔睿不是在Z大吗?你问问他,看看具体情况,咱们综合考虑下。”

羽晴觉得爸爸是已经做了决定了。

Z大是更好,是更有名,可是,不是我要去的地方。

所以报志愿的时候,羽晴说自己去学校可以了。爸爸再三强调一定要报Z大,羽晴也不反驳。

羽晴眼也没眨地在志愿表的第一志愿那里填了L大英语系,她看见吴桐填的是L大法律系。心底小小的喜悦和无尽的盼望。

李瑾填的是H大,跟Z大在一个城市。自然的,曾浩桐也是H大。这对模范一定要继续模范下去,你们不知道你们已经承载了我们对爱情的美好畅想和希望。

晨语报了北方的一所大学,她说想去北方过冬,因为自己还没见过雪。下雪了,我们不就变成白雪公主了,白马王子不就骑着白马来了?原来下雪还承载着这样的愿望,真是压力好大啊!

王芊考得不理想,打算复读一年,志愿表上全填上清华北大,反正录不了,也就享受个刺激:看老娘报清华北大跟玩儿似的!这是王芊的原话,几人忍不住笑了,笑完又有些微的凄凉。原来一起走,现在要撇下你了。给个拥抱吧!走到哪里,你都是跟我们在一起的。

报完志愿回家,爸妈也没问。可能认定自己会听他们的话吧。

第二天,羽晴爸爸早早叫起她:“今年忙着高考,你都三个多月没回老家了。昨天你爷爷还打电话说让你回去看他们。报完志愿了,也没什么事情了,你今天回去吧,我给你订好票了。”

“可是,接下来的两天要核对信息的。”羽晴觉得奇怪,就算爷爷想自己了,也不用这么仓促吧?“你去你的,你哥这两天没事,叫他去帮你看看就行了。核对信息嘛,,只要没错就行了。”

“那,我空着手去啊?”羽晴觉得反正也报过了,应该没什么问题,早就想回老家了。这么久不回去,奶奶肯定要好好给她补一补,一想起奶奶做的饭菜,羽晴就迫不及待了。

“到了在附近买点东西就行了,带着坐车还不方便。”于是羽晴开始收拾衣服和日常用品,摆足了要长住的架势,宇宏起床一脸迷惑:“你这是,干吗呢?打算离家出走?”

“才不像你那么无聊呢!离家出走还不得乖乖回来?”

“……”宇宏对年少轻狂时代的糗事,已经百般懊悔了,整天还被宝贝妹妹拿来糗一下自己。

“去奶奶家啦!你去不?”“也太不负责任了吧?你报志愿的事儿还没完……”

“老爸说了,叫你去帮我看看就行了。反正我已经填过了,确定没什么问题,你就过下形式就OK。嘿嘿!回老家去,好吃好喝好玩好睡,哈哈!”

“你的事儿干嘛要我去!我还忙着做家教呢我!”

“反正这是老爸的命令,你就看着办吧!嘿嘿!享福去喽!”

宇宏一脸鄙视加不情愿:“去吧去吧!回来胖成猪!”

羽晴做个鬼脸,爸爸送她到火车站,叮嘱了路上要小心,羽晴乐不开支地踏上了回老家的列车。

终于可以远离这一切了!与高考有关的林林总总的事情那么多那么繁琐,这下好了,有家里人分担,自己就享受一个美好的假期吧。

然后,L大,还有那一个人,美好的相见吧!

四个多小时的火车,到了爷爷奶奶家所在的镇上。这是个依山傍水的小镇,风景秀丽,风物淳朴。说它小,是因为它只有三条七八分钟就可以从头走到尾的街道。临路的这条街道,背倚青山,房子前是大路,房子后面是一大片柿子林,这时正值盛夏,只是密密地挂了果子,就让羽晴想起小时候跟着哥哥来偷柿子回家大快朵颐的事儿,不禁吞了口口水。中间这条是年代最久的,至今街上还有很多古朴的老房子,尖尖脊背的瓦房子,低低的屋檐倒垂下苍绿的青苔,仿佛历史的幽怨味道扑面而来,是羽晴最喜欢的街道,没事就爱在那里转悠,仿佛不经意就会发现一座远古的宝藏。爷爷奶奶家在最前面的那条街。街道临河,随着河道走势弯曲蜿蜒。从每家门口走个三五分钟就到了护岸,护岸内是碧绿的草地和笔直的速生杨。然后是宽阔的河道,正值夏天,水势应该很大,不知道会不会有调皮如自己当年的孩子在那里摸鱼抓虾?

羽晴正自沉浸在遐想中,就看见奶奶从自家门里跑出来,喊着:“晴晴呀,可到了,我跟你爷爷都等急了!”

肯定是知道自己要来,一大早就开始在家焦灼地等了。

“奶奶!”

“你看你,这么瘦,考个大学那么卖力,都饿瘦了。”奶奶接过羽晴的包,仔细地审视羽晴的脸,话语里满是心疼。

“哪有瘦啊。我还不知道你啊奶奶,我就是变成一小胖子,您还是嫌我瘦!”

“你哪天变成小胖子就好了!回来多住几天,我给你补补,想吃什么给你做什么!”

羽晴乐不开支:“好啊好啊,等的回去了我爸妈都认不出来了,还以为谁家小胖妞跑他们家里了呢!”

“他们不要你就还回来,奶奶天天给你做好吃的!”

“晴晴!”爷爷爽朗的声音从书房传来,边说边走出来。

“爷爷!”

“哎!考试完了?一路上辛苦吧?傻孩子,回家来还带那么多东西干什么,家里什么都有!来,进屋歇歇。”

“看见卖的水果新鲜就买点回来孝敬您和奶奶喽!”爷爷奶奶乐开了花。老人就是这么容易满足,一次探望就足以消解他们之前的寂寥。

羽晴跟着爷爷进了客厅,奶奶早已经摆满了一桌子吃的,花生核桃酥,蜜桃,野菜蒸饺,都死羽晴从小就吃不够的。不知道他们为了做这些多早起来的。

在这里,没人问羽晴高考那些烦人的事情,没人在意她成绩的好坏,没人提醒她要营养均衡保持身材,没有城市喧嚣的列车和拥挤的人群,羽晴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吃爱吃的东西,到安静的老街上走走,或者去岸边看小孩子找蝉衣,或者帮着奶奶到河里浣洗衣物,或者跟着爷爷到后山找能入药的植物,或者在家里收拾爷爷养的花草。这样的日子真是惬意,让羽晴有种离世已千年的恍惚。权且当这是自己的隐居生活吧。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尽情地享受隐居生活的时候,尘世里,她的命运已经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

等羽晴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近八月了。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分数,也知道了L大的分数线,安心地等待通知书了。

接着,爸爸对刚到家兴高采烈地分着老家带来的特产的羽晴说:“我们把你的志愿改了,Z大英语系。”

世界仿佛停顿了。

这就是你最信任最依赖的人。

他们总是用尽一切力量让你相信,世界很美好,跟你想的一样。可是呢,最后,还是他们,揭起那层薄纱,让你看见这世界一切事物都可以这样千疮百孔。

羽晴给吴桐打电话,说对不起。

吴桐说:“没什么。本来就是你自己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你成绩好,应该上好学校。”

“吴桐你要相信我。”

“相不相信有什么关系?大学了都各分东西了,谁还会记得谁?”

可是,我怎么一直记得你?

羽晴对乔睿说:“睿哥哥,你说,为什么谁都会骗我?就算是为了我好,可是为什么一定是用欺骗的方法呢?”

“睿哥哥,要是你那时跟我哥哥说Z大英语系一点也不好,他们会不会就让我去L大了?”

“睿哥哥,好像世界都变了,可是,没有人相信,我没有。”

乔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羽晴的问题。她坐在窗边,脸上那么多那么浓密的忧伤。

是的,世界变了。可是,怎么让你相信,我没有。

世界变了,你不相信我没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