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挖人

  笑着吐了吐舌头,小左在心里嘀咕,这主子哪像个女人啊!没事就自称“公子”,自己之前也真傻,还当她是个细皮嫩肉的富家公子!

小左却不知道,男女始终有差别,即使举止无异,但身量面容还有与生俱来的气息是骗不了人的,明眼人又岂会看错?即使一次误认,处的时间长了自然也会识破。

单兵是因为先入为主,对若夕又崇拜得五体投地,即使心里有怀疑,到底还是自己又否认了。像楚云暮那样的狐狸,只消一眼。齐朗亦如此。

廖锦云是个会察言观色的,识破了也不会说。此人在紫云楼做管事,本事自然不差,难得是无半点铜臭气,倒像个儒雅的书生。行事有礼,说话的声音也让人爽心。人才啊!

一个月后,连廖锦云都有些怀疑若夕是否还记得自己买过的玉佩时,小左怀里抱着个小箱子,手里攥着一张粉色的缀花请柬,来到了紫云楼。

廖锦云当初对若夕本就有几分佩服,对她身边的人自然也留了意,此刻见了小左,便浅笑着迎了上去。

小左在门口望了两眼,目光捕捉到廖锦云的身影,灵敏地绕过身边的人,两步串了过去,嘴里还喘着气,面上透着几丝兴奋。

“廖管事!我家主子让我来取东西了!”说完便将箱子递了过去。

看着廖锦云接了箱子却并不验看,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小左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差点忘了!”说着将请柬也一并递了过去,“这是主子让我给您的。主子说她与廖管事一见如故,还请廖管事到夕园去喝杯茶。”

“夕园?”廖锦云的声音带着几分不确定。是那个三天前发帖到风都城里有头脸人家的夕园吗?自己本不屑这些,不过昨天偶然听伙计说了两句,差不多上门的客人都在谈论这夕园,说是颇有些神秘,有意思。这语气,倒是都打算去“见识“一番。

小左咧开嘴一笑,“是,夕园!廖管事一定记得来!要不然主子又得说我办事不利了!”

廖锦云回过神,微微一笑,“烦请小哥回去告知你家主子,就说锦云一定准时到场。”

小左一听,眼睛都笑弯了,忙道了谢。

等小左回到夕园时,若夕正倚在亭子里,对着满塘的荷叶发呆。脑子里回想着从各方得来的消息。

廖锦云,庆隆人,二十有三,三年前开始接手紫云楼做管事。为人温和有礼,行事有张有弛,几乎与风都有头面的人家都有接触,但只是泛交。而且还是风都不少名门闺阁倾心的对象,更有人曾婉转提亲,被婉拒。传言与紫云楼幕后老板关系匪浅。

其他的都是些八卦闲事了,没有太多参考价值。不过此人若是能挖过来,应该是个好的“总经理”!若夕相信自己的眼光,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廖锦云是否真的愿意离开紫云楼。

“主子,”小左打断了若夕的思绪,“东西取回来了。请柬也交了,廖管事说一定准时到场。——这里面是什么啊?”一路上他都在好奇,但也不敢冒昧打开。

若夕笑着起身,“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挖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