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被“架”进了王府!

  只听那跪着的人说道:“臣奉皇上之命请两位王爷回宫!”

瞬间,若夕的眼睛睁大了,皇上?王爷?

老天!是该庆幸自己命太好呢,还是该哀叹时运不济?

这边若夕还在震惊中,那边的两人已经跟着来人走了过来。白衣男子有意无意地看了若夕一眼,脚步却没停下。刚走过若夕身边,那位紫衣男子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倒了回来,扫了若夕几眼,又摸着自己的下巴似是想了一会儿,扭头对身边的人说了一句,“把这丫头也带上!”

那位自称“臣”的男子为难了,“王爷,这?”

“我说慕远,难道我想带个人回去都不行?”紫衣男子面露不满。

“皇上的意思是让二位直接进宫。”那个叫慕远的男子好像并不惧怕眼前的两位王爷。

“这么急?”紫衣男子皱了皱眉,“你差个人把她送到我府上去好了!”

这边的若夕终于明白自己的处境了,不屑地笑了一声,“我说公子,虽然您是王爷,但小女子与您并无瓜葛!我又不是您府上的丫环,是走还是留可不是您说了算的!”

白衣男子仍旧一脸清风看着若夕,紫衣男子则开始不满了!

“本王说话,何时轮到你插嘴了?不懂规矩的野丫头!今儿本王还非把你弄回府里去不可!”紫衣男子眼里带着挑衅。

让人没想到的是,若夕居然笑了起来,“我说王爷,难不成光天化日之下您还想强抢民女呀?你们大唐就如此没有规矩吗?天子犯法还当与庶民同罪呢。您作为王爷就应该以身作则,怎么还带头干些见不得人的事儿啊?”

紫衣男子指着若夕,居然想不出用什么话来反驳,就那么“你——“了半天,最后甩开手,对着那个叫慕远的人说了一句,“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这个人必须到我府上!”说罢,在一群人的跟从下离开了。

而白衣男子回头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若夕,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吗?这丫头月俩月让人好奇了!

一群人走远后,慕远叹了口气,这安王爷老是喜欢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哎!

“姑娘,您还是跟在下走一趟吧。”咳了两声,慕远对眼前这个女子的装束显然有些不习惯。

若夕没想到那个叫慕远的人居然留了下来。上下扫视了两眼,此人面容俊美,脸色温和,彬彬有礼,倒像个正人君子,可惜,跟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是一伙的!

“公子这话好没理!我只是个到贵国游历的外乡人,又不是卖给你们的奴隶!我想到哪儿去,公子您无权干涉吧!”

慕远一下子懵了,这姑娘说起话来头头是道,让人无话反驳。也不知道那位到底意欲如何,似乎与这位姑娘发生了什么事,不带回去恐怕又有一阵不得清净!而且,这姑娘说自己是外乡人!

“恕在下冒昧了!只是——在下也是奉命行事!还望姑娘见谅!”说完,向不远处的人打了个手势,立刻就有几人上前,慕远在其中一人身边耳语几句,然后又有两人走到若夕面前,架着她就往外走。

若夕张着嘴却忘了出声,MyGod!这都什么朝代啊?怎么这儿的人这么不讲理?

于是,客栈里的人就看见有一群侍卫闯了进来,然后又出去了,再然后就是剩下的侍卫架着个穿着怪异的女子出了客栈的门,那女子嘴里还不停地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接着那女子就被“塞”进了轿子,至于后事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姑娘,这就是安王府了!”进了安王府的大门,慕远让手下松开了若夕,脸上陪着笑说道。“刚才多有得罪,还望姑娘海涵。”

若夕嘴里“哼”了一声,“Allofyouaremad!(你们都是疯子!)”说罢还不忘横慕远一眼。

而此时,慕远脸上的笑容僵了!这姑娘说了什么?难道是是她们那儿的方言?

正想着,王府的管家已经迎了出来。

“是慕将军啊!快请!”一边说着一边恭敬地做出请的姿势。

将军?若夕嘴里嘀咕了几声,这地方的王爷不讲理,将军更是蛮横,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国家!想到这儿,若夕突然回头朝着慕远吼了一句:“我的背包呢?”

旁边的两人都吓了一跳,管家更是用不可思议的眼光把若夕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慕远很快反应过来,说道:“姑娘的东西一会儿就给您送来。”

若夕揉了揉太阳穴,也不知道这些人搞些什么名堂。现在的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整个一待宰的羔羊!还是等人把背包拿过来再做打算。

“将军,这位姑娘……”疑惑了半天的管家终于开口询问道。

“哦,”慕远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做交代,“这位姑娘是从外乡来的,王爷让我带她到府上来,你安排一下吧。”

可是,管家为难了,这姑娘身份不明,王爷也没交代清楚,该怎么安排呀?

若夕看管家一脸的难色,便开了口:“慕将军是吧?看来这王府并不适合我这样的人住。本姑娘先走了。”

“等等!”慕远急了,都到府上了,可不能让人给跑了!“王管家,你就看着安排一下——姑娘,您还是等王爷回来再走吧!”

“慕将军!您倒是给我个理由,无缘无故,凭什么让我等他?”

“这个……”慕远眉头皱了皱,“姑娘,您就当在这儿歇会儿。您的行李不是还没送过来吗?”

用背包来威胁我?若夕此时真想给他一拳!那个包里其他东西就算了,但是特制的外套还有黄金和白银不能不要啊!虽然自己可以就这么回去,为了应急,回去的时候防辐射的外套也可以不穿的。但是,老爷子那儿怎么交代?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呀。哎!这回,毫无疑问,应该哀叹自己时运不济!

见若夕不再说话,慕远给管家使了个眼色,那管家立马退下了。

不一会儿就有人来带着两人到了客房。慕远看了看,觉得没什么问题,随后安排了两个手下在房门外守着。

“这可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呀!想不到一个外乡人也有这么好的‘待遇’?”看着门外一动不动的侍卫,若夕心里把慕远和那个什么王爷骂了几百遍。

慕远尴尬地笑了笑,心想,自己算是把这姑娘给得罪了。“姑娘您好好休息吧。等王爷回来,自会有人将您的东西归还与您。在下就先告辞了!”

对着慕远的背影骂了无数声“无赖”后,若夕终于认命地坐了下来,喝口水,索性倒在床边闭目养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暗,总算冒出个人来。

那丫环进屋看了看若夕,犹豫了好久才轻声地叫了句:“姑娘?”

若夕懒懒地睁开眼,也不答话,就看着小丫头,等着她的后半句。

“姑娘,王爷回来了!请……请您到前厅去。”小丫头看着若夕的眼神,也猜不透她在想什么,心里还有些畏惧。

“那个强盗回来了吗?哼!我倒要看看他想把本姑娘怎么着!”

被“架”进了王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