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爱情不过一种疯(二)

  然而车子行驶得更近了一些,顾锦凉的脸色便变得凝重起来,当师傅将车子停下,看到眼前的场景的时候也被震惊了。

很明显,这个施工现场刚刚发生了一起爆炸,建筑的雏形早已坍塌成了一片,灰尘与浓烟笼罩着天空,此时依旧有消防队员在忙碌着。

顾锦凉推开车门,在横斜着伤员与杂物的地上寻找着程夏沐。有人抬着担架从她的身边经过,顾锦凉条件反射的看去,躺在担架上的人像从血泊中被捞起的,可她还是轻易认出了他黑色的发线和侧脸的轮廓。

她扑过去叫他:“程夏沐,程夏沐??????”

医院里长长的走廊里,急救室门前,程夏沐终于睁开了一直闭着的眼睛。夜色般凉薄的眼睛温柔的看着锦凉,向来嚣张的声音此时微不可闻,他说:“锦凉,你回来了。”

他说:“对不起,终于还是要离开你了??????”

手术室的门合上了,顾锦凉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终于有脚步声传来,一道英挺的身影急急走来,他的身后是焦急的蓝雨琴。

顾锦凉走过去叫道:“爸??????”

向来不苟言笑的军官却握住了她的手:“锦凉,夏沐不会有事的。”

这是锦凉第一次看到这个寡言而冷硬的男人眼中流露出慈爱,她忽然明白,程夏沐不只是她一个人的,对于面前的这两个人而言,他何尝不是他们的一切。

当急救室的灯光暗下去,医生叫的是死者家属的时候,顾锦凉什么都听不见了,她只觉得刺目的灯光在眼前,整个世界都在摇晃。

程夏沐的脸已经被擦干净了,浓密的睫毛垂落着,就像安静的睡着了。顾锦凉这么看着,觉得一点儿都不像他,他习惯侧睡,平日睡着都会紧紧抱着她。现在的他,完全没有了那份属于他的桀骜不驯。

保鲜盒里的青草腐还有清香,可他再也吃不到了,顾锦凉知道他死了。

因为如果程夏沐还活着,怎么可能不来折磨她?

可是她却一滴眼泪都没有,甚至连自己的心跳和脉搏都感受不到,或许哀大莫过心死,顾锦凉知道自己的心已经随着程夏沐死去了。

她就日日留在和程夏沐一起生活过的房子里,盯着床头柜上的那张巨大的结婚照,就像那里还存留着一丝过往的甜蜜。

锦年怕她有不测,一步也不敢离开,他也发现,此时的顾锦凉身上的那份尖锐,已经不见了。

这个秋天,顾锦凉二十二岁生日到来了,晚上的时候,苏唐打来电话说要带她去看程夏沐给她准备的生日礼物。

这个时间,游乐场早已打烊,可是此时空无一人的游乐场里却放着轻柔的钢琴曲,彩灯鳞次的亮着。苏唐带她走到旋转木马前,天堂鸟铺就的道路上,顾锦凉如同置身童话的世界中。

“夏沐学长之前找过我,是因为这片游乐场是我爸爸的产业,我和他来这里,是为了策划给你的生日惊喜。”

苏唐甜美的脸上没有了一丝笑容,她看着锦凉:“现在他走了,这份心意总归还是要让你看到的。”

“我要去美国了,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让我留恋的了,锦凉姐姐,你保重吧。”

“苏唐。”锦凉叫住她:“你爱他吗?”

苏唐笑了笑:“我爱他,可是他只爱你。全世界,程夏沐只爱你一个。”

夜晚的游乐场,旋转木马彩灯环绕,音乐响着却暖不了这秋夜。顾锦凉独自在这落寞的华丽中站了好久,终于缓缓走出了游乐场。

没有了你,这世界再美丽又有什么用?

顾锦凉去了海边,深深的夜色中,海浪翻涌着将白色的浪花送到沙滩上。她看着这片熟悉的海,在沙滩上翻找着什么,终于在一艘旧船上找到一些玻璃碎片。

越往前走,海水便越凉,终于到了齐腰的水位,月光下顾锦凉划破了手腕。

血一滴滴溶入海水,海风将她的长发吹乱,顾锦凉一步一步的往前走。顾锦凉感觉不到疼痛,她只恍惚的看到多年前的那个少年,那惊艳了暮色的笑容,如同海上花开。

“你说天堂鸟会给你带路,那么程夏沐,天堂鸟也会给我带路吧,我很想你。”

海水渐渐没入眼耳口鼻,从游乐场带来的那一朵白色天堂鸟逐渐从锦凉的手中滑落,漂浮着到了她的发间,柔软的花瓣漂过她的脸颊,向着头顶的海域远去。顾锦凉仿若看见无数只展翅飞翔的白色天堂鸟,向着一片耀眼的白光飞去,她微微的笑了起来。

程夏沐,你一定在那里。

锦年看着面前沉睡着的容颜,苍白的脸颊陷在黑色的长发中,像了无生命的一具躯壳。

顾锦凉差点放掉了全身的血液,也因此失去了腹中刚刚一个多月的胎儿。

她睡了很久了,此时像是快要醒过来了。

终于那一双杏核眼慢慢的睁开了,她看着面前的锦年,沙哑了声音叫他:“哥哥。”

“你还是把我救回来了啊。”

那样迷蒙的神情,像是留恋着沉睡中的另一个世界,锦年抚摸着她瘦削的脸颊:“凉儿。”

似乎很久没有这么安静的温柔的看过她了,他的目光漫过她的脸:“跟我去法国吧。”

锦凉似乎什么都无所谓了,她望着窗外:“好。”

等到她的身体好些了,锦年也办好了手续,吴炫来与她告别,也随她去了一趟墓地。

看着那样专注的注视着程夏沐的照片的锦凉,他知道自己没有必要再开口争取了,天上地下,顾锦凉也只要程夏沐一个。

“锦凉,好好的生活下去吧。”

吴炫在她的身后轻轻的说道,转身离开了。

注定得不到的,便只有放手。

深秋的墓地里,松树如海,吴炫抬头看了一眼深圳的天空,长长的叹了口气。

下山的时候顾锦凉去看了温柔,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孔,她靠着墓碑,轻轻的说道:“姐姐,我要走了,你在那个世界,好好爱他吧。”

最后一眼这个葬着她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人的地方,满眼的翠绿中,她转身慢慢向山下走去。

他们争吵、摔东西、打架,甚至互相拿刀架在对方脖子上不肯退步。可是,这满满的喧嚣之中,全是爱。

白禾说他们是一对疯子,是的,他们就是两个疯子,爱情也不过一种疯。

第六十一章 爱情不过一种疯(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