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惟我爱不可疑(一)

  双方的家长都没想到程夏沐和顾锦凉会这么匆忙的领来了结婚证,祝福的同时也开始催促他们办婚礼,结果两个人却相视而笑了一下,表明了年轻人的立场——相约去欣赏加拿大的冬季,最后也只是在酒店请特别要好的朋友吃了顿饭。

虽然程夏沐和顾锦凉都没有对这件事上心,可是蓝雨琴还是将他们的房子装置得很有婚房的味道。这会儿从北京赶回来的锦年看着墙上挂着的水晶相框,那上面的新娘有一双凉薄却淡淡笑着的眼睛,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妹妹如此迅速的变成了一位少妇。

Jay回了法国,临走时抱了抱锦凉,说:“凉儿一定要幸福,不然我就来中国把你带走!”

顾锦凉笑了笑:“Jay,祝你幸福。”

想到吴炫,有些感情注定无法回应,唯有祝你幸福,所以有时候,这也是世界上最让人难过的字眼。

季琳参加了一场大学生女子足球赛,结果被对方使绊导致小腿骨折,这时候只好躺在医院里吃喜糖。

祁言这几天憔悴了很多,锦凉进来的时候他正在给病房里的那几盆花浇水,修长的身子站在窗口,听到动静后回身看到锦凉,少年笑了笑:“小姐姐。”

少年低沉的声线滑过午后的阳光,跳跃在安静的空气中,如同锦凉怀中的百合花,不染尘埃。

面前的少年深栗色的发下有着漂亮的五官,黑玛瑙一样的纯净眼睛看着她,年轻而美好。顾锦凉微微笑了,她的天使一样美好的祁言,真的已经长大了。

“啊!姐!快来快来!”季琳一眼看到锦凉,欢快的叫着。

坐在季琳的床前,顾锦凉不经意的回头,看到祁言年轻的眉间竟然有丝忧愁。

“祁言,你在这里照顾了小琳那么多天,先回去休息吧,姐姐来照顾小琳就好了。”

“小姐姐,我不累。”

“撒谎,怎么会不累?”

祁言说:“小姐姐结婚了,会对我们和以前一样么?”

锦凉在午后的阳光下看他:“当然一样了。”

祁言忽然笑了笑,转身走出了病房。季琳对着他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姐,你不知道,那家伙比我都矫情,你结婚我一女生都没难过成这样。”

锦凉只是笑了笑,将带来的营养品放在一边。

亲爱的小孩,请你们一定要找到心中的光源,拥抱温暖,亲吻自己的未来。

九月份学生返校,季琳也回了学校,锦凉隔三差五的过去看她,转眼一个月快过去了,季琳直叫嚷被锦凉养胖了,却仍旧乐呵呵的盼着锦凉来。

井伊唯美的画风征服了大批的少男少女,漫画销量很是可观,电话里越好了锦凉出去吃饭,这会儿锦凉也收拾好了准备出门。

打开门才发现一封牛皮纸密函躺在地上,锦凉捡起来看了看光洁的封面,向四周看去却是半个人影都没有。她拆开封皮,一沓照片出现在眼帘下,顾锦凉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一幕幕不堪入目的画面,让顾锦凉的指尖忍不住有些颤抖。

画面上的女人,是井伊。

这时,手机开始震动,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顾锦凉合上门,按下了接听键。

“锦凉么?收到我送给你的新婚礼物了么?”

似乎知道锦凉为什么沉默,电话那端传来一阵轻笑,然后是一道诡异的声音:“不记得我了吗?”

顾锦凉终于控制不住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呵呵,看来是忘记了。你读高中的时候,去公安局接罗青寓的时候见过我啊,怎么能这么健忘呢?”

“??????林天?!”

“想起来了?对,我就是林天。”

“是你!你为什么要害井伊?”

林天笑道:“是,怎么说也得是你才对,谁不知道顾锦年拿你当命根子呢?可是程公子把你保护的太好了,我也只能对你的好朋友下手了。”

“什么意思?”

“这都要怪你的好哥哥啊,把我家老爷子一辈子的心血给弄垮了,怎么着我也不能不报复吧?”

“没想到这玩意儿那么快就派上了用场,老爷子躺在医院等着钱续命呢,三十万不多,快跟你哥哥要钱吧。”

似乎猜到了锦凉在想什么,林天说道:“啊,对了,差点忘记提醒你,要是报警的话,我保证全国人民都会认识当红漫画家朴井伊的玉.体。”

手机里只有了盲音,照片摊了一地,顾锦凉在地板上坐了很久,现在她终于知道了井伊和智俊分手的原因。

良久,她起身找来打火机,将那些照片烧成了灰烬。

约好的餐厅里,看着心不在焉的锦凉,井伊问道:“锦凉,你怎么了?”

顾锦凉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井伊,道:“对不起。”

井伊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是在想剧情吧?我有时候也会这样呢,我们是好朋友啊,跟我说什么对不起?”

锦凉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对不起,身为好朋友的我,却给你带来了那么大的伤害。

傍晚的房间里,顾锦凉看着光线一点一点的消失,手机上是锦年的号码,可是始终犹豫着要不要打过去。要怎么说呢?是怪锦年吞并了林氏集团,还是怪这件事没有发生在韩瞳的身上?

顾锦凉用手指遮住脸,无力的俯在自己的膝盖上,玄关处一阵轻响,客厅的灯被打开了。程夏沐扯掉领带走了过来,俯身抱住锦凉:“怎么不开灯,嗯?”

锦凉将脸侧过来,靠着他的胸口:“不知道。”

不知道,顾锦凉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程夏沐‘嗤’的笑了,他吻了吻锦凉的脸颊:“笨死了。”

顾锦凉就靠在他的怀里,闭着眼睛,心里却有焦虑潮涌不止。

黑暗中,身旁是程夏沐安稳的呼吸,顾锦凉却翻来覆去睡不着。打开手机才知道已经凌晨三点,顾锦凉起身走到露台上,拨通了吴炫的号码。

吴炫的声音意料之外的清醒:“锦凉?怎么了?”

“你能不能借点钱给我?”顾锦凉问道。

“多少?”

“三十万。”

“还是打在给你稿费的银行卡上么?”

似乎有些太过于顺利了,锦凉愣了一下才说道:“嗯。”

电话那端的吴炫沉默了一下说:“无论怎样,只要锦凉你好好的就行了。”

顾锦凉垂下眼睫:“谢谢你。”

挂掉电话之后,顾锦凉只觉得心里更加不安,回头便看见程夏沐就在露台边站着。

黑暗中,顾锦凉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是他就这么远远的站着,她却知道他在冷冷的看着她。

“身为我的妻子,顾锦凉,我就这么让你不信任吗?”他冷冷的开口,带着夜风的凉意。

“有我在,竟然还要向别的男人的帮助?三十万,你是怕我出不起么?”

顾锦凉不知道怎么向他解释,只是听他这么说觉得很心痛,她淡淡的开口:“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我还以为结了婚,至少能够让你相信我。”

她侧身从他身边走过,他却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按在木质的装饰墙上。

“到底是谁对谁不信任?你从来都没有将自己全部交付给我,你的心,始终没有完整的给过我!”

顾锦凉忽然觉得很生气,她紧紧的攥住手机,却仍然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

“是啊,我从来没有爱过你!跟你结婚也不过是随便找个人过一辈子!”

程夏沐的眸子里布满了深深的绝望,他放开锦凉,冷冷道:“那我不强求你的勉强。”

这一次,温馨的婚房里,走的是程夏沐。

顾锦凉在这南国初秋的夜里,兀自等待着天亮。

她只知道程夏沐爱得比她久,可现在的她不敢确定,究竟是谁比谁爱得多。

黑夜中她忽而笑了,顾锦凉啊顾锦凉,你的前半生,还真是失败啊!

第五十八章 惟我爱不可疑(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