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爱和炭相同,烧起来,却没法让它冷却(二)

  井伊也看到了,她有些无措的说:“锦凉,我??????我也不知道??????”

顾锦凉深深的看了玻璃窗内的程夏沐一眼:“我们走吧。”

“锦凉,你没事吧?”井伊担心的问道。

顾锦凉摆了摆手:“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走走。”

井伊不放心她这时候自己在外面:“我陪着你吧。”

“不用了。”

顾锦凉的神情已然冷了七分,井伊也只好自己先回了家。

街面上人来人往,顾锦凉却觉得孤单。

其实她不是没有自己逛过街。

在北京的四年,顾锦凉虽然也交过几个男朋友,也不过是因为看锦年有了韩瞳,倒把自己的形单影只陪衬出来了。很多时候她都是独自一人走在车水马龙的街上,却也没有觉得有多孤独。

可是现在,她却觉得春末的天气有些冷。

漫无目的地沿着街道走,顾锦凉都不知道自己走了有多远,手机的震动将她拉回现实,屏幕上却是闪烁着吴炫的名字。

“锦凉,我和田经理在深圳呢,他很欣赏你的文字,你要不过来一起吃饭?!”

“喂?锦凉?”

顾锦凉沉默了半晌,说:“好。”

田经理三十半的年纪,是个内敛的青年人,这次投资拍一部电视剧,考虑编剧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顾锦凉。

有吴炫在,这顿晚饭倒是不必害怕冷场,只是间隙锦凉的手机嗡嗡震动不停,看着来电显示,顾锦凉索性关了机。

晚间,吴炫将锦凉送到的士上,车子开动前他忽然俯身隔着车窗看着她说:“锦凉,如果和他在一起不快乐,记得回头看看,还有我在这里。”

看着顾锦凉瞬间有些错愕的神情,吴炫笑了笑:“算了,你就当我在开玩笑。”

只是那笑容里,有欲盖弥彰的深深失落。

司机开动车子,夜幕下城市的建筑迅速的倒退,在车内的悲伤情歌里,顾锦凉忽然叹了口气。

一生中我们或许会爱上很多个人,但只有一个人,他让你哭得最伤心,可也会让你笑得最灿烂。

那个人,顾锦凉知道是谁。

回到家的时候,客厅里只开了一盏墙角的壁灯,程夏沐坐在沙发上,沉默的看着顾锦凉走了进来。

“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不接电话?”程夏沐的脸庞隐没在阴影中,包裹着火焰的语气让这个春末的夜晚不至于太过冰冷。

顾锦凉冷冷看着他:“你去了哪里?”

“你什么意思?”

她淡淡笑了笑:“没意思。”

径直走进卧室,顾锦凉找出浴袍走到浴室里反手锁上了门。程夏沐看着那扇紧紧闭合着的门,只觉得那就像是顾锦凉的心,再次将他冷冷关在心门之外。

他忽然觉得心里莫名的有些空,所以当顾锦凉出来的时候便被他一把抱住,湿漉漉的长发**了衣衫,湿冷便一路侵袭到了心底。然而程夏沐的吻却一路蔓延下火花,灼痛了皮肤。

顾锦凉在黑暗中抬头看着天花板,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不是一切都好起来了么?不是看清楚了自己的内心了吗?可是为什么现在却像再次陷入无际的海水,一半甜蜜一半苦涩。

大概所有年轻的情侣都是如此,磕磕绊绊的小吵小闹,三不五时也会有冷战,然后所有的埋怨和生气却又在身体与灵魂交融的时候消弭不见。

顾锦凉选择将那一天咖啡馆的记忆删除,她不想让自己好不容易恢复平静的生活被打乱。

下午的时候智俊却找了过来,俊秀的脸上满是愁闷,坐下后的第一句话便是:“锦凉,你帮帮我吧,我实在不知道井伊到底怎么了。”

“出了什么事?”

“昨天晚上回到家之后她就将自己锁在了房间里,今天又跟我提出了分手,我问她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她说她只是不爱我了,可是我不相信。”

顾锦凉诧异的看着将脸埋入手心的智俊,井伊和金智俊的甜蜜所有人有目共睹,她也不明白井伊是在唱哪一出戏。

她安慰智俊道:“井伊说的肯定不是真心话,智俊你放心好了,我去看看她。”

金智俊将锦凉送到他和井伊一起租住的公寓下就不上去了,他苦笑了一下说:“她不想见我。”

顾锦凉独自上了楼,然而看到给她开门的井伊的时候却被吓了一跳。不过半天没见,此时的井伊将自己裹成了一只粽子,蓬乱着头发,眼睛肿的像桃子。

“井伊,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井伊没有知觉一般退回到沙发上,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顾锦凉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昨天不是还好好的么?为什么就要和智俊分手了?”

“我不爱他了。”

“撒谎。”锦凉看着井伊,她还记得井伊当时说她爱智俊时候的表情,满足而幸福,那是顾锦凉所见过最真实的神色。

然而井伊却一遍一遍的重复着:“我不爱他了,我不爱他了,不爱了,不爱了??????”

锦凉无措的看着她神经质的举动,只好揽住她的肩膀:“好,不爱了,井伊,井伊。”

对于真正的原因,顾锦凉了解井伊的性格,她要是不肯说,任何人都撬不开她的嘴。

井伊搬回了母亲那里,智俊坚持了一个月,最后还是回了韩国。

去送智俊的时候也没有看到井伊,白禾嚷嚷着井伊太过分,然而看到的却是在智俊曾经租住的公寓里泪流满面的井伊。

“锦凉,我就不明白了,井伊明明还是喜欢智俊的啊!为什么非要和他分手?”回去的路上,白禾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锦凉看着车窗外,淡淡的说:“井伊的苦衷,她既然不肯说,我们便不要再逼问她了。”

痛苦已然那么深,不能感同身受的局外人又何必再伤口撒盐呢?

顾锦凉忽然觉得不安,那么安稳的爱情转眼便成了溃烂的伤口,她对自己和程夏沐的前路忽然充满了担忧。

她以为平淡的爱情才会长久,可是这似乎也不是正确的,一切都不是能够被掌握的。好像整齐的路面下是不可知的深坑,一不小心就会塌陷。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如莎翁所言,爱和炭相同,烧起来,却没法让它冷却。

他们也只能一步步的走下去,因为舍不得这让人痛的爱。

顾锦凉愿意去相信,当苦痛被泪水擦拭过,上天会还她一个烟霞齐虹的明媚长空。

第五十五章 爱和炭相同,烧起来,却没法让它冷却(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