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惟我爱不可疑(二)

  黎明的时候,顾锦凉拨通了金智俊的号码。

她不想因为自己,毁了井伊最好的爱情。

顾锦凉独自坐了一天,当夜晚再次到来的时候,看到井伊的短信,她终于弯起了唇角。

金智俊,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井伊决定和智俊一起回日本。

国庆节如期而至,祁言挂念季琳的脚伤便回来了,锦凉正要去见林天,却接到了祁言的电话。

“小姐姐,你在家么?我去看你吧?”

“改天吧,姐姐今天有事。”

“那好吧。”

以前关外的一个废旧炼钢厂,破烂不堪的仓库里有废弃的钢筋斑驳的横斜在地上。顾锦凉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林天了,他的一头黄色头发现在变成了红色的板寸,此时正叼着烟等在仓库里。

“锦凉果然守信。”

顾锦凉听着林天叫自己的名字,只觉得反胃,她皱眉看着林天:“底片呢?”

林天将一套信封递给锦凉:“我林天向来说到做到。”

顾锦凉接过信封,打开看了,才将手里的密码箱推给林天:“密码贴在把手的反面。”

林天却不急着去检查,只是乐呵呵的看着锦凉,顾锦凉厌恶的转身要走,冷不丁却被他拦腰抱住:“既然都来了,怎么能这么便宜了你们姓顾的?”

“放手!”

林天的手滑进锦凉的衣摆:“啧啧,程公子好福气哪!”

顾锦凉叫道:“混蛋!林天,如果你再碰我一下,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眼下可不一样哦,呵呵。”

挣扎中,皮肤还是绽露在了初秋的空气里,顾锦凉绝望的咬住了嘴唇。

咸腥的血味弥漫在口腔里,顾锦凉的手指不停的摸索着,她触碰到一截生锈的钢铁,刚刚握紧了却只听一声闷响,林天倒在了她的身上。

有鲜血从林天的头上滴落,混在他的红发里,更加触目惊心。顾锦凉尖叫一声把林天推开,抬眼却看到站在她面前的祁言。

少年修长的身影就在眼前,他紧紧的握着一根手腕粗的钢筋,抿着唇站在那里。仓库口的光有些刺目,少年背着光看着锦凉,玛瑙一样的眼睛里满是慌乱。

“小姐姐。”祁言把自己的外套披在锦凉的身上:“没事了,小姐姐。”

顾锦凉却颤抖着将手指凑到林天的鼻端,喃喃道:“祁言,祁言啊,他还没死,我们快把他送到医院吧。”

祁言盯着她:“姐姐!你还要救他?”

“救他等于救你!他要是死了??????祁言啊,姐姐不能让你去坐牢!”

祁言的眼眶却蓦地红了:“你知道我有多么不想叫你姐姐吗?我喜欢你啊,又怎么能救这个侮辱你的人!”

锦凉震惊的看着他,这个一直叫她小姐姐的孩子,这个在她的眼中一直像个纯净的小天使的孩子,却用一份男人的心情在爱着她。

她愣了片刻,仍旧摸出手机拨通了医院的急救电话。

最后林天还是被救活了,只是余生都要和‘瘫痪’这两个丑陋的字眼结伴了。

国庆假日马上就要结束了,寥落的家里,锦凉看向祁言:“你回北京吧,这边的事情,交给姐姐。”

祁言却走过来抱住锦凉:“我做的事情就要自己承担责任。可是小姐姐,你要记得,陆祁言很爱你,爱情的爱。”

他比锦凉高了大半头,可是仍旧只是一个刚刚十八岁的少年。

顾锦凉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祁言坚定的走出大门的背影,那是一个单薄的少年,却也是一个直面责任的年轻男人。

最后祁言被判五年,一切发生的太快,刚刚从假药事件中脱身的青寓去看他的时候,祁言依旧明净的笑着,如同四岁那年一样清澈。

可是顾锦凉却越来越痛恨自己,祁言是H大的高材生,却因为自己落到这个地步,她无法原谅自己。

锦年把她接了回去,像往常一样每晚端给她一杯安神的牛奶,她也像从未搬出去过一样,开着壁灯入眠。

可是顾锦凉知道,一切都改变了。

井伊和金智俊走了,顾锦凉的心里舒缓了一些,机场里的白云舒展,白禾握着她的手:“锦凉,你还是回去吧,好好和程夏沐在一起,不要再吵架了。”

顾锦凉点了点头,她也知道自己该回去了。

然而刚刚回到家季琳就打来了电话:“姐姐,糖糖没有带手机,你告诉她学校里有事,让她赶紧回来吧。”

“她没有和我在一起。”

季琳显然有些惊讶:“她没有和姐姐在一起?难道是姐夫和她单独出去的吗?”

顾锦凉只觉得脑子里嗡嗡的不停响:“小琳,姐姐还有事,先挂了。”

她坐在床上,看着拉开的窗帘外城市的天空渐渐变得暗沉。

不是有爱就可以了吗?顾锦凉也不知道她和程夏沐到底怎么了,这样的生活似乎还不如很多年前彼此针锋相对的日子。

她忽然觉得很疲惫。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的灯亮了。

“终于回来了?”顾锦凉淡淡的问道。

程夏沐挑了挑眉:“这句话该问你吧?”

顾锦凉回头看他:“不是吗?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始终是最好的吧?”

程夏沐脸上那一抹轻松蓦地散去,他看着锦凉:“你怀疑我?”

“用不着怀疑,这就是事实。”她瞥了他一眼,走出了卧室。

他们都忘记了,可疑星星为火,可疑太阳西移,可疑真理不存,惟我爱不可疑。

顾锦凉再回来的时候,手中握着一把水果刀,程夏沐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一把握住她的手:“别傻了。”

顾锦凉冷笑着推开他:“你放心,我不会在你面前自杀博同情。”

她站在床头柜上,将锋利的刀锋一下一下的划向挂着两个人结婚照的水晶相框。

“顾锦凉,你疯了吗?”程夏沐将她拖了下来,他反手将相框取了下来,看着顾锦凉:“你不是不想看见它么?”

“哗啦!”

相框被砸得粉碎。

顾锦凉怔怔的看着那一地碎片,微微牵起了唇角。

“满意了?”

“很好。”顾锦凉将水果刀递给他:“你杀了我吧。”

程夏沐的眼中浮出一丝嘲弄:“我也真想杀了你,然后杀了我自己,一了百了。”他捏着她尖巧的下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喃喃:“不如我们一起去死?”

顾锦凉笑了,黑色的海藻一样的长发散在胸前,灯光下杏仁眼里波光流转。她倾身环住程夏沐,吻在他的脖颈上,渐渐的程夏沐却觉得一阵剧痛,竟然是顾锦凉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一起去死么?那样至少比现在这样痛快。

深夜的露台,城市的夜空只看见霓虹闪耀不见星光,坐在了围栏上,只要仰下身就可以了吧?夜风迎面而来,他们牵着手,闭上了眼睛。

“1。”

“2。”

程夏沐念着,顾锦凉却莫名的贪恋他手心的温度,让他去死,还是舍不得的。

“我爱你。”

程夏沐微微仰下的身体被强行拖了回来,两个人跌落在了露台上,顾锦凉贴过去吻他,程夏沐反吻住她,一场约定的死亡变成唇舌间的争夺。

良久,程夏沐紧紧抱着顾锦凉,低声问:“你刚刚说什么?”

顾锦凉毫不躲闪的看着他:“我爱你。”

我爱你,可是这爱真的好痛苦。

“程夏沐,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

让我们歇一歇,或许才能更有力气爱下去。

第五十九章 惟我爱不可疑(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