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想要一起走下去,直到变成耄耋老翁

  走出电梯就看到了等在大厅的程夏沐,顾锦凉走了过去:“你怎么来这么早?”

“接你去买菜。”

“什么?”

程夏沐搂过她的肩膀:“走啦,我们去超市。”

“你说要买菜?”

“对。”

“谁做?”

“当然是你做了。”

“我还不想吃饭。”

“到时候就想吃了。”

锦年看着渐渐走远的两个人,转身向另一边走去,迎面韩瞳走了过来:“锦年,我们去接君君吧?”

锦年点了点头,只是这笑容里没人能够看得出有难过。这是他一直设想的,锦凉有自己的归宿,他也有安稳的生活,可是为什么一切都实现了他却发现这不是内心最想要的?

但顾锦年深知知足常乐,况且有未婚妻如韩瞳,他懂得满足。

虽说下班的时候程夏沐说的是顾锦凉来做饭,可真正掌厨的却是他自己,面前桌子上的四菜一汤看上去卖相极好,顾锦凉也没有吝啬赞美。

“你这两天都没有好好吃饭,来,尝一尝味道怎么样。”

顾锦凉夹了一口糖醋鱼,看向程夏沐:“闻起来挺香的,可是吃起来怎么没有味道?”

“不可能啊。”程夏沐半信半疑的也夹了一口,说:“我觉得味道挺好的。”

顾锦凉将菜都尝了一遍,看着程夏沐期冀的目光还是摇了摇头:“这两天我一直这样,不是你的菜有问题。”

“多少吃点儿吧,确实我也不知道你平时都喜欢吃什么。”

顾锦凉也觉得自己这样对不起程夏沐辛苦做的菜,勉强吃了几口,却忽然放下筷子捂住嘴跑去了卫生间。程夏沐追过去看到她在干呕,拍着她的背,说:“是不是病了?我们去医院看看吧。”

顾锦凉摇了摇头:“可能这几天太忙了吧,我先去睡一会儿,休息一下就好了。”

看着顾锦凉回到卧室,程夏沐走到餐桌前,夹起自己做的菜挨个尝了一遍,还是觉得没有问题。

顾锦凉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看到客厅还有灯光,她推开门就看到程夏沐半躺在沙发上。

她走过去把他叫醒:“你怎么在这儿睡着了?”

程夏沐的脸上犹带着睡意,却起身道:“刚刚熬的粥给你保温着,你现在去吃一点儿。”

“不用了,我不饿。”

“必须吃。”

最后顾锦凉也只好吃下了小半碗清粥,那边传来房门的轻响,探身去看却见程夏沐拿了一个登山包进来了。拉开来一看,衣服毛巾水杯洗漱品应有尽有。

顾锦凉抬头看他:“大半夜的,你搬家啊?”

“对啊,我搬过来住。”

“不行,你搬回去!”

“不搬了。”

顾锦凉生气的坐到沙发上:“这是我家!”

程夏沐一把抱起她:“反正今天我很累,我得睡觉了!”

“喂!喂!什么人啊你!”

程夏沐最终还是成功的住了进来,然而往日狂傲不羁的程公子近来却‘贤惠’的很,让顾锦凉很是不习惯。

这半个月来顾锦凉的胃口一直恹恹的,身体也在迅速消瘦,程夏沐看她好几次的跑到洗手间里吐,其实胃里根本没什么,吐出来的也只能是胃酸。程夏沐对这个状况很是怀疑,顾锦凉又不肯去医院,于是程公子就买了试纸,让锦凉试。看到试纸上的单线杠,程夏沐实在忍不下去了,强拖着她去了医院,然后才知道她得了厌食症。

似乎是刻意避开了,锦年和她在公司里也不太常见到了,只是这一次看到她过于单薄的身体忍不住想要让她搬回来住,可是想到她的性格,还是没有说什么。

回家的路上,顾锦凉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她看向程夏沐:“你要带我去哪儿?”

程夏沐笑了笑:“约了一位朋友见面,顺便让你见见他。”

顾锦凉也便没再问他,只是到了之后才知道是个心理诊所,她执拗的不肯下车:“我没病!”

“都得了厌食症了还没病?”

“总之我不会去看心理医生。”

“顾锦凉,你给我想清楚,他顾锦年多了个儿子你难受什么?”

“我就是难受怎么了?”

程夏沐冷笑了一声:“难受?你现在觉得他不是天使了?觉得他肮脏了?他本来就没有你想的那么完美!”

‘啪’。

程夏沐的脸上清晰的印上了一道鲜红的五指印,顾锦凉恨恨的看了他一眼拉开车门跑了出去。

谁都不可以侮辱顾锦年。

程夏沐依旧没有抬头,那双精致的眼睛中渐渐一片冰冷。良久,他自嘲的笑了笑,倒回了车子,流星一样划过华灯初上的街道。

从酒吧回来时已经凌晨,程夏沐习惯性的走向隔壁的房子,猛然想起他和顾锦凉刚刚吵过架,转身刚刚抬起脚步却又回过头看了一眼房门,安静的不像有人在家。

拿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时间,程夏沐想她大概已经睡了,回到自己的房子里竟然觉得有些陌生,他嘲笑自己原来已经不习惯孤独了。

洗过澡后站在衣架前翻着口袋却找不到烟,才想起自己已经不知不觉把它戒掉了。程夏沐走到阳台看向对面窗口,没有一丝亮光,然后心里便猛的一沉。

顾锦凉还没有回来。

如果她在家,一定会亮着一盏灯,她不习惯在黑暗中入眠。

手机拨了两遍,都是甜美的女声提示对方已经关机。

程夏沐匆匆换上衣服驱车去了顾家,然后是白禾、井伊的家里,还有公司,甚至高中的校区。

他在深夜里将这个城市夜游了一遍,找遍所有她可能会去的角落,还是没有找到她。

所有她可能会去的角落,所有??????程夏沐忽然想起了一个地方,疯狂的加快了车速向前驶去。

程夏沐将车停在山下向上走去,这块地皮是全市最昂贵的墓地,温柔也沉睡在这里。

在白日里就很清冷的墓地,此时更加森然,一块块光洁的大理石墓碑整齐的排列着,像是在沉默的叙述着各自的故事。

夜晚的光线太弱,程夏沐凭着记忆找到温柔的墓碑,果然在碑前看到一道清瘦的身影。听到脚步声,顾锦凉回过头来,海藻一样的长发在冬夜中缱绻着,如同一个美丽的山鬼。

“你怎么来了?”

程夏沐对她挑了挑眉:“我路过。”

她将脸扭了回去:“那你可以走了。”

“我来看看我的老同学,这么巧正好你搭顺风车回去。”

顾锦凉知道他在给自己找台阶,便一言不发的沿着下山的路走去,程夏沐在两步之外跟着,忽然开口问:“你不是最怕黑的吗?晚上一个人来墓地,胆子不小啊!”

顾锦凉微微怔了一下:“我不是怕黑。”

她不是怕黑,而是害怕在黑暗中睡去,害怕就此在漆黑的孤独中不再醒来。

程夏沐似乎明白了,紧走了一步握住她的手,与她并肩走在一起。

他懂得她的孤独与不安,也想要与她就这么走下去,直到变成白发苍苍的耄耋老翁。

第四十九章 想要一起走下去,直到变成耄耋老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