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为什么你的笑容寂寥的比悲伤还要悲伤(一)

  还是没有人在家,最近总是这样,爸爸和蓝雨琴一起外出的次数似乎多了许多。蓝雨琴的眉眼里增添了不少那种叫做‘幸福’的东西,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溢出来,对自己却更是奇怪,在家的时候变着花样做菜,小心翼翼的像是讨好,只是自己看着更加厌烦罢了。

因为停课的原因,程夏沐被关在家里面壁思过,好不容易听到门外有动静,探过头去看却是蓝雨琴回来了。

不一会儿蓝雨琴就端着一盘梨片上来了:“夏沐,吃点水果吧。”

“我不吃。”

“夏天多吃点水果才好哦,而且你马上要高考了,得注意营养均衡。阿姨把它放在这儿,你想吃的时候再吃。”

“哎,你烦不烦啊!我都说了不吃了!”程夏沐烦躁的扔下游戏机柄,起身向门外走去。

蓝雨琴刚刚下到第三层台阶,见他下来便问:“夏沐,你要去哪儿。”

“出去。”

“你爸爸说你不能出去啊。”

“爸又不在家。”

蓝雨琴拉住他:“夏沐你就听话点好吗?你爸爸回来又要生气了。”

“谁要你管!”用力甩开拉住自己的蓝雨琴,程夏沐抬脚要走,不料蓝雨琴一个踉跄踩偏了楼梯,竟然摔了下去。

本来底下就没几个台阶,应该不会摔的很厉害才对,可蓝雨琴竟然半天没有站起来,程夏沐走过去的时候才看到她的下身流了好多血。

慌忙叫了警卫将蓝雨琴送到了医院,急救室的红灯亮着,安静的走廊里传来皮鞋击打地板的声音,程司令急步走了过来。

程夏沐站了起来:“爸??????”

男人通红着眼用力甩了他一个耳光:“混账东西!你知不知道那是你弟弟或妹妹!”

程夏沐颓然的坐在了走廊里的长凳上,将脸埋在手里:“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这时急救室的灯终于灭了,程司令走过去询问情况,医生有些抱歉的说:“孩子没有保住,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看着蓝雨琴苍白的脸色,程夏沐将削好的水果递给她:“阿姨。”

蓝雨琴有些讶异地看着他,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程夏沐叫她阿姨。

少年低下了向来高傲的头颅:“对不起。”

蓝雨琴微微笑了笑,抬手抚了抚他的头:“傻孩子,阿姨不怪你。”“没关系的,因为你就是阿姨的孩子啊。”

“虽然顽皮了些,可你还是我的孩子啊。”

一向玩世不恭的程夏沐,混世魔王程夏沐,机车烟酒游戏样样上手的不良少年程夏沐,第一次在这个女人面前哭了。

蓝雨琴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微笑的看着他,已经十八岁了,脸庞与骨骼渐渐都有了男人的轮廓,可是你看,怎么还是哭的像个小孩?

回家拿蓝雨琴住院用的东西,看到放在写字台上的果盘,原本雪白的梨片因为氧化变的有些发黄,程夏沐用叉子叉起一片,咬了一口,却还是甜蜜多汁的。

她原本应该有个自己的亲生孩子,也是自己的弟弟或者妹妹,他或她应该会在六个月后来到这个世界,整个身体柔软的像云朵。再长大一点就会跟在自己身后哥哥长哥哥短的叫个没完,也许自己会很烦,可还是会很疼爱他(她)。

可是那个小生命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就被自己杀死了。

怔怔的坐了许久,程夏沐缓缓拿起了电话:“外公。”

“我想好了,我听您的。”

“喂!你干嘛老是不去上课啊?你又没被停课。”顾锦凉不满的看着白禾。

“你不是生病了吗?我要照顾你啊。”白禾笑嘻嘻的说。

锦凉白了她一眼:“你要点脸行不行,有杜阿姨在我还要你照顾?你留下来跟我抢吃的才对。”

可能是半夜在阳台上着了凉,没睡几个小时饭也没吃的赶去公安局,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感冒了。后来又在教导处折腾了半天,身体上和心理上的疲惫,顾锦凉终于还是病倒了,停课一周倒像是成了养病的假期。

白禾忽然歪过了脑袋问:“锦凉,都好几天了怎么也没见程夏沐来过?以前放假的时候他不都是天天来送花的吗?”

锦凉将书翻过了一页,淡淡的说:“大概他以后都不会再来了。”

“啊?”白禾跳到了床上:“怎么回事?还有,你们真的翻墙了?”

锦凉忽然想起去年生日那晚自己踩着程夏沐的肩膀翻墙的情景,点了点头:“嗯,翻了。”

“教导主任逼你们分手?棒打鸳鸯啊!”

“棒打鸳鸯?你《白娘子传奇》看多了吧。”

“??????”

两人正说着,房门忽然被轻轻推开了,门外探出一颗黑色的小脑袋,看到坐在床上的锦凉后笑的眉眼弯弯:“小姐姐!”

“祁言?”锦凉拍了拍床铺:“过来。”

祁言乖乖的走过来坐在了床沿,锦凉捏了捏他的脸:“你怎么跑过来了?”

“今天周末嘛,我去找青寓哥哥的时候他说你生病了,然后我就过来了。小姐姐,你怎么样了?”祁言的小手抚上锦凉的额头:“还在发烧吗?”

顾锦凉看着小大人一样的祁言笑了笑:“已经没事了。”

白禾在一旁看的啧啧称叹:“锦凉啊,你这个弟弟长大了肯定是个情圣啊!小小年纪温柔死人不偿命呢!”

锦凉拿了一只枕头扔她:“说什么呢?”

白禾接过了枕头,嘿嘿笑了笑,问祁言道:“祁言,你今天见到青寓了?”

祁言点了点头,白禾两眼发光的问:“他现在怎么样?”

“青寓哥哥现在不在建筑工地了。”祁言想了想,说:“嗯??????好像是给一个姓林的老板当司机。”

“黄毛他老爸?”白禾问。

祁言摇了摇头:“不知道。”

白禾耸了耸肩:“小孩子嘴里还真是问不出来什么。”

“行了吧,你不还是从祁言嘴里问到青寓哥的近况了?”锦凉淡淡的说:“我看林天也不是太坏的人,他爸不是林氏集团的董事长吗?青寓哥给林老板开车也好过在工地上。”

白禾诧异的看着顾锦凉:“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锦凉看向窗外:“顾辞说的。”

第三十章 为什么你的笑容寂寥的比悲伤还要悲伤(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