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这一生唯一的彷徨(一)

  白禾将一串钥匙还回锦凉:“其实青寓很爱干净的,我都帮不上什么忙。”

锦凉闻言抬起眼睛打量着她:“你跟我要青寓哥的钥匙,不会是去做田螺姑娘了吧?”

白禾嘿嘿笑了笑算作默认,顾锦凉只得自顾自的叹息,向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白大小姐竟然跑去给别人整理房间,爱情的力量还真是伟大呢!

这时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是罗青寓打来的,开口就说:“锦凉啊,谢谢你帮我整理房间,不过青寓哥自己能做的来的,你要专心学习才对。”

锦凉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无言的承受了青寓的谢谢,挂了电话就看到白禾沮丧的面孔,不满的嘟囔:“明明是我干的活,却白白让你落了个大好人!”

锦凉白了她一眼:“你以为青寓哥不知道是你做的?如果他真的以为是我做的就不会打电话过来了,他的那番话是说给你听的!”

“他??????他什么意思啊,他就那么讨厌我么?我不就是喜欢他吗?我错在哪儿了我?”白禾说着似乎就要委屈的要哭了。

锦凉无奈的看着她:“我说,你妈马上就要来接你了,看到你这样不追究才怪,到时候你自己的篓子自己捂着啊。”

“哼!”白禾咬牙切齿的对着锦凉的背影碎碎念:“没良心的,不知道我现在很伤心很难过吗?安慰一下我能死么?我好歹是你最好的朋友啊!”

锦凉忽然回身,淡笑着抬起右手,食指上正勾着青寓的房子钥匙:“你以后一定就不去了,对吧?”

白禾马上换上了笑脸:“啊?凉儿你刚刚听到什么了?”

“没有啊。”顾锦凉满意的笑了笑,晃了晃手中的钥匙:“刚刚忽然想打喷嚏而已。”

太过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客厅里传来白禾的大吼:“顾锦凉!今天我绝对不会给你带吃的回来!”

房间里传来锦凉无所谓的声音:“没关系,我想吃的话我哥会帮我买的。”

太嚣张了!太嚣张了!有个哥哥了不起啊?叔可忍婶不可忍!

可是又想到人家除了有个哥哥还有个程公子呢,白禾悲怆的踹开了房门:“我跟你同归于尽算了!”

最后顾锦凉当然没有和白禾同归于尽,在白禾扑过来的那一瞬间,楼下忽然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白禾欣喜的爬起来,叫了一声‘老妈’便欢快的跑了出去。

锦凉看着亲昵的母女俩,忽然觉得有些不忍再看,再看一眼对自己来说都是残忍。

转眼一个周又过去了,周五的晚上,白禾妈妈又将白禾接走了。下课铃响过,教室里的人渐渐走光了,然而身边的这个人仍旧趴在课桌上睡着。

将钢笔吸饱了水,顾锦凉转脸看了一下程夏沐:“喂,已经放学了。”

还是没有回应,锦凉皱眉放下钢笔,这才发现手指上沾了些蓝色的墨水,再看了看旁边的那张睡着的侧脸,忽然就将手指移了过去。

距离那张干净的脸还有几厘米,顾锦凉忽而将手指探上了墨水瓶口,手指上是更加饱满的墨水,落在那张干净的脸上,是呈八字的胡须。

自己看了就想笑,然而下一刻手却被捉住,笑意还在脸上,唇角却触碰到一片柔软,隐约的是男生清冽的青草气息混合着墨香。

顾锦凉的头脑一瞬间有些空白,愣了一下就要将他推开。程夏沐却不依不挠,一只手穿过那海藻一般的发,深深看了她一眼,再次亲吻着那片唇瓣。然后得意的扬起唇角,凉薄的黑色眼睛里满是晶亮的光芒:“这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锦凉本来有些恼意,可看到他沾着墨水的脸却又禁不住想笑,用手背蹭了蹭唇畔,果然自己的也是一片墨蓝,叹了口气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

而此时站在窗口的锦年看着这一幕,明亮的教室里,那两道年轻的身影忽然有些刺眼。

那一头海藻一样的长发被梳成马尾,她背对着窗口,锦年只看得到她白皙的脖颈。

那是顾锦年一直守护着的美丽花朵,她带着尖锐的刺,然而终究还是有勇敢的人到来了。他的手指穿过她海藻一样茂密的长发,他亲吻她玫瑰一样娇嫩的唇瓣。

顾锦年终于察觉,他的小小花儿早已成长为一个妙龄的少女,她有别样的清冷,却仍然遮不住周身的光华。他也终于看到,倔强的顾锦凉,总是冷起一张脸来说着‘程夏沐?我才不爱他’的顾锦凉,她正在一点又一点慢慢地爱上那个强势的漂亮少年,尽管她自己并不知道。

锦年缓缓走过这一道长长的安静的走廊,转角处楼梯间的声控灯都没有听见他的脚步声,他也宁愿自己没有听见,没有听见心中的那道声音——是时候下场了。

我的花儿,此前,我只能给你一双温暖的手。而此后,你拥有了一个更坚定的怀抱。

锦凉啊,我能够给你我最好的东西,而程夏沐,他能够给你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爱情。

这么快,你遇到了对的人,可是怎么办,守护在你身边的我,还不想离开。

这是顾锦年一生唯一的彷徨。

他侧过脸看到转角处玻璃上映着的自己的脸,忽然想到那一天在冷饮店里倒映在锦凉瞳孔中的自己的面孔,他也不知道,那个时候他的唇角为什么会是上扬的。

她是在害怕,她怕他们会渐渐地变得不再亲密,她怕那种被抢夺而去的危机感,她怕锦年以后不会再疼爱她。

她终究还是那个缺少安全感的顾锦凉。

她说:“哥哥,其实,我也一样。”

那一刻她的表情,是忧伤的。

那么,还在彷徨什么呢?顾锦年在心中叹息,这个家伙还是那个有一点点自私的小女孩啊。

有谁能够知道,在这个夏末的夜晚,顾锦年心中的一起一落,如海潮,不留痕迹。

他笑了笑,在秋日的夜晚中有着别样的温润,那一笑也沉淀了起伏的心绪——她有了明媚的阳光,还得有温柔的月光,况且,谁让我是顾锦年。

第二十五章 这一生唯一的彷徨(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