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若爱有天意,原来天意从未流连过我们(二)

  刚到小区门口就看见了程夏沐,路灯照的他脸上有些阴翳,锦凉怔了怔还是走了过去。

“原来是这样。”少年的眼睛薄凉的泛着冷光,莫名奇妙的一句话之后就转身走掉了。

回到家洗漱之后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看到静静绽放着的天堂鸟,锦凉嗅了嗅花香。侧过脸便看见花朵下用丝带系着的一张卡片,迟疑的打开看了才明白程夏沐的莫名其妙。

“一起看花灯吧,晚上6点小区门口见。”

而自己是在4点钟就出了家门。

花是早晨收到的,却到现在才查看,冥冥之中她和程夏沐似乎注定了要错过。

假如爱有天意,原来天意从未流连过我们。

新学期开学后一件事情震惊了全校,传说中的纨绔公子不良少年程夏沐竟然考了高二年级的第一名,而且不是倒数的。

顾锦凉听到后完全不肯相信,要知道第一名一直都是由锦年蝉联的,在表彰栏前看到第一排那张一寸的蓝底照片时,顾锦凉有种晴天霹雳的感觉。

照片上的少年有一张精致而冷漠的脸,顾锦凉却莫名的从他的眼中看到一抹戏谑。

刚转过身来便撞上了一个人的胸膛,那人闷哼一声,锦凉才发现竟然是程夏沐,不由得后退了几步:“你有病啊?站我后面干嘛?!”

程夏沐却向她走近了几步:“靠近了才能看清楚你的表情啊,看到你震惊的模样很精彩,比平时更像个活人。”

竟然敢骂我平时是个死人,顾锦凉在心里诅咒:你才是死人,你们全家都是死人!可是又觉得这样的话未免太恶毒了些,忍了忍想绕过他回教室。

真的是有病才对,盯着别人的后脑勺就能看见表情?

程夏沐却在背后说:“放学后在校门口等我。”

顾锦凉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谁要等你啊,这样想着却还是在放学后直接去了校门口,锦年没有看到她的身影便问刚走出教室的井伊:“井伊,你知道凉儿去哪了吗?”

井伊抬头看向锦年:“是锦年啊,锦凉好像是和程夏沐走了呢。”

锦年笑了笑:“我知道了,谢谢你了。”

挥手告别,井伊暗自嘀咕,这个锦年,真的是个很好脾气的人啊,似乎永远不会有闹情绪的时候。

刚刚走到校门口,锦凉就看到了正坐在一辆机车上的程夏沐,少年将车开了过来,递给锦凉一顶头盔:“带你去个地方。”

看到有学生探究的眼神,锦凉将头盔摔回给程夏沐:“程夏沐,你要不要这么嚣张啊?”

程夏沐挑了挑眉:“这算什么嚣张啊?”

顾锦凉指着那辆看起来有些彪悍的机车:“要去你自己去,反正我不去!”

刚说完便看见了从学校走出来的锦年,顾锦凉马上把手指向锦年:“我要回家了。”

程夏沐粗声粗气的说:“一天不跟你哥回家又不会死。”

锦凉再次扫了一眼那辆彪悍无比的机车,撇了撇嘴:“说不定会死。”

这一刻,程夏沐很想发动机车撞死这个可恶的女生算了。

可是看着那道美丽的背影,那海藻一样浓密的长发和纤瘦的轮廓,程夏沐还是觉得不舍得,只能闷在心里慨叹,谁让自己偏偏喜欢她呢?

自作孽,不可活。

那是年少时光里无奈的感慨,可谁能想到,这些在以后的岁月中,程夏沐都将一一讨回。

锦凉坐在单车的后座,听到锦年在夜风中的声音:“刚刚是要和夏沐出去么?”

“啊,程夏沐那个家伙,和那辆机车一样,一点都不靠谱,我要去了说不定会搭上性命。”,锦凉说。

锦年笑笑:“夏沐肯定会保护好你的。”

“真是的,哥哥你竟然帮着程夏沐那家伙!”顾锦凉故作出生气的语气,其实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委屈。

我那么那么喜欢你,你却要将我推给别人。

许久听不到锦年的回应,锦凉的心直直的往下坠,这煎熬里忽然想是不是爱情里总是先爱的人痛苦?

这时候却听到锦年温润的声音:“程夏沐的车技我不敢确定,不过,以后你工作了,哥哥还会是个好司机的。”

这一刻的窝心,似乎将春天提前拉回了这南国的冬日,很温暖,很幸福。

如果多年后让顾锦凉回忆她的少女时代,最深刻的应该是日复一日在锦年的单车后座的时光。看不见彼此的表情,猜不透彼此的心情,却贪恋着想要和他多呆一秒再多一秒。

因为锦年的这句话,此时的顾锦凉忽然觉得很想哭。

你给的承诺那么美,我也很想每天第一眼看到的人是你,一起吃早餐的是你,上班下班我的专属司机是你。

可在你美丽的未来,我注定不是主人翁。

是灵犀偷错了心,给了我一个最不可能的人,为什么我喜欢的偏偏是你?

第九章 若爱有天意,原来天意从未流连过我们(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