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只是你不愿意(二)

  每年的高三毕业生离开学校之前,都会有一场欢送会,而今年的欢送会上有锦凉的节目——她和顾锦年的钢琴合奏。

程夏沐一点都不喜欢她和顾锦年一起表演。

他看着房间里那架被冷落了许久的钢琴,一想到锦凉要和顾锦年并肩合奏心里就烦躁,手指在黑白键狂按一通,程司令的吼声马上响起:“程夏沐!你在搞什么!”

第二天傍晚程夏沐和顾锦凉坐在操场的双杠上,他皱着眉看她,锦凉被他盯得发毛,没好气地问:“你老看我干嘛?”

程夏沐还是看着她:“顾锦凉你别表演节目了。”

她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为什么?”

程夏沐别过头:“哎你烦不烦,我就是不想让你去表演。”

锦凉嘀咕一声:“毛病。”

两人背对背斜坐着,程夏沐也觉得自己确实很毛病,还有点幼稚,于是他做了一件更幼稚的事情——让锦凉给他剥香蕉。

锦凉侧目看他:“程夏沐,你没生病吧?”

程夏沐暗自在心里说,我是病了,心病。可还是沉着脸说:“反正你要去表演就得给我剥香蕉。”

顾锦凉悻悻地剥了香蕉杵在他面前,程夏沐三口两口的吞了下去。

在两个人的沉默中晚自习的铃声打响了,顾锦凉叫了一声:“糟糕!”

她刚跳下双杠就尖叫了一声,程夏沐慌忙也跳下去,这才看到锦凉的手被旁边的石块划破了,她冲着他喊:“程夏沐!谁让你乱扔香蕉皮的!”

虽然害她跌倒的香蕉皮确实是程夏沐扔的,但他真没想到她会踩在香蕉皮上,更没想到她的手指会被划破。他只是顽劣的想,让她做一些情侣们常常做的事情,这样就可以证明她是属于自己的。

在医务室通明的灯光下,顾锦凉恨恨地看着他:“你满意了?”

看着她被纱布包裹着的手指,或许是因为心疼,程夏沐软了口气:“我不是故意的。”

锦凉的眼睛中是碎碎的朦胧的光亮,她冷哼一声:“你就是故意的,你就是不想让我参加节目。”

就是这个眼神让程夏沐很不舒服,那个样子的她似乎快要哭了,为了不能和顾锦年一起登台。于是程夏沐的口气也恶劣了起来:“对!我就是不想让你参加!”

锦凉冲他喊了一声:“卑鄙!”,转身便出了医务室。

程夏沐独自坐在医务室的长椅上,垂着双手,黑色的刘海遮住了眼睛。

校医走过来关切的问他:“同学,你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

缓缓走出医务室,这南国初夏的夜风却让人觉得寒冷,程夏沐双手插进校服口袋,状似无谓的去教室走去。

顾锦凉,那个人有什么好,他拥有的我都拥有,他能做到的我也可以做到。

程夏沐抬头望向深蓝的苍穹,他不过比我出现的早而已,可我甘愿拿余生去弥补未曾相遇的那段时光。

只是你不愿意,你不愿意。

卑鄙,如果那样能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那我也情愿卑鄙一点。

第十一章 只是你不愿意(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