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凉好个秋

天凉好个秋

慕乔北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戒指藏在玫瑰里

  楔子:

每一段修成正果的爱情,总要有一个很爱对方,有一个没有那么爱对方。两个人都太爱的话,就注定是一场浩劫。

我们一样的孤独、疯狂、心存不安。

所以,让我们一起吧,即便是在深渊,在地狱。就让我们永远都摆脱不了彼此,即便是在深深的折磨中苦苦挣扎。我亲爱的魔鬼,你可愿意?

第一章戒指藏在玫瑰里

婚宴渐渐接近尾声,顾锦凉告别了新婚夫妇,独自出了大厅。甫一走出酒店,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天有些昏沉,凉风携着几点雨滴吹过,顾锦凉不禁打了个哆嗦。这时一件上衣落在了肩上,头顶是一道温柔的嗓音:“说了会变天,竟然还穿得这么少。”

锦凉抬头,面前的人穿着一件熨烫整齐的白色衬衣,腕口处是精致的袖扣,正微微皱着眉有些责备地看着她,见她没有言语,也只是轻轻揉了揉她的长发,眉眼里都是笑意。修长的手指撑开雨伞,他微笑道:“走吧。”

顾锦凉点了点头,随锦年迈下酒店的台阶:“不是说今天很忙么?”

锦年打开车门,道:“你看都多晚了?”

顾锦凉了然地笑笑,转脸便看见身边缓缓驶过一辆黑色的卡宴,半开的车窗里一张熟悉而陌生的侧脸一闪而过,顾锦凉握着伞柄的手不由暗暗发紧。锦年察觉到她的异样:“凉儿,怎么了?”

顾锦凉回过神来,再看了一眼那辆渐渐驶远的车,坐回车里对锦年笑了笑:“没事。”

然而看着雨幕下城市的万家灯火,顾锦凉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透过车窗看到的那张侧脸,那人正在打电话,手机屏幕的光将脸庞照亮,光线并不耀眼,顾锦凉却看得心脏收紧。

那个人??????也回来了么?

锦年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的路况,说:“爸爸说他希望明天在会展中心看到你。”

顾锦凉看着窗外:“我去了也做不了什么。”

锦年腾出一只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声音如常轻柔:“去吧。”

顾锦凉的心内暖了一下,她始终无法抗拒锦年的要求,只是抿了抿嘴:“哥你不能老把我当做小孩子。”

锦年也只是微微笑了将手收回,看似十分专心的开车。

第二天一早,顾锦凉站在阳台上,看着清晨的天光,眼光看到经年不变的黑色雕花铁栏的时候,心里忽然一动。

下楼走到门口,一栏栏走过去,果然就在黑色镂空雕刻的花朵中插着一枝白色天堂鸟。

顾锦凉向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半个人影,然而握住天堂鸟的手却有些微微的颤抖。

在每天清晨放上一束天堂鸟,自由的伸展着羽翼,迎接第一缕阳光。

这难道不是他的习惯吗?

所以,是他回来了吗?

那个人,是那个人回来了吧?

虽然不是很乐意,顾锦凉还是出现在了会展中心,锦年正和一些高层们谈论着什么,顾锦凉独自站在外面的走廊上,看着高大的玻璃上映照的忙碌的人影,深感无趣。

看了看时间,应该入座了,顾锦凉转身向里走去。作为这次服装展的承办方,锦年自然要去致发言词,顾锦凉坐在第二排仔细地端详着台上的人。锦年头顶上方的灯把他的脸照的更加立体,平日看起来温柔无比的面容此时也多了几份锐利,光线太强,那张脸看起来白得毫无血色。

放眼整个会场,锦衣华服衣香鬓影,明明很隆重华贵的场合,顾锦凉却觉得冰冷得如同开追悼会。

抬头看向锦年,他的笑容声线完美到无可挑剔,只是顾锦凉却无端地想起很多年前锦年真实的笑容,那样温暖的,清澈的笑脸。

好不容易等到结束,顾锦凉走出会场,长长的走廊上,她蓦地止住脚步。面前玻璃上倒映着一道身影,陌生而熟悉,想到昨天半开车窗里的那道侧脸,顾锦凉的脊背开始僵直。

玻璃上的倒影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的视线在玻璃上与他触碰,她沉默着一动不动,他便在身后道:“锦凉。”

明明近在咫尺的声音,却似自遥远的地方传来,顾锦凉忽觉有穿堂风过,周遭凉意四起。

她缓缓转身,抬眼看向面前的人,黑色的发下是浓得如夜色一般的眼睛,眼尾上挑带着些天生的薄凉。

果真是你回来了??????程夏沐。

他走了过来,唇角勾勒出一抹笑来:“锦凉,我回来了。”,就像此刻的相遇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他微微牵起唇角,带着股邪魅的味道:“一起吃饭吧。”

这个人,果然还是那么自以为是,如同这毫无联系的三年在他的生命中只是三天而已。顾锦凉的唇边浮起一丝嘲弄的笑意:“对不起,我想没有必要。”

程夏沐的眸子沉了沉,拉住转身要走的顾锦凉:“我们好好把事情说清楚吧。”

顾锦凉扬了扬眉:“有什么好说的。”

两张咄咄逼人的面孔,太过锋利的眼神,顾锦凉忽然觉得他和程夏沐如同昨日刚刚挥别。

顾锦凉明白,她平静如一潭死水的生活要结束了。

香格里拉旋转餐厅唯美的包间里,有童话一般的灯光和钢琴曲,顾锦凉拢了拢头发,将定格在窗外夜景的目光收回来,看向对面的男人。

三年不见,这个人是愈发的成熟了,此刻他的轮廓在刻意营造的灯光下多了层温暖的色调,看上去有种梦幻的感觉,那双漂亮的眸子也愈发地蛊惑人心。

程夏沐的手中有大捧白色的天堂鸟,一片纯白的中心是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他将花送给顾锦凉:“我以为你不会来。”

顾锦凉却仍然托腮看着他:“你变了。”

他挑了挑眉:“是么?”

“说不出是什么,但很多女生都喜欢。”

程夏沐看住她:“那,你喜欢吗?”

然而面前的人却侧过脸闭了眼睛轻嗅花束,海藻一样的长发遮住了他的视线,只看到她蝴蝶翅膀一样的睫毛,在光晕下格外美丽。

似乎过了很久,他听到那道清冷的声音:“这香气很美。”,然而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眸子里闪过一丝迟疑,手指探进那朵玫瑰里,出现在指尖的竟是一枚璀璨的钻戒。

程夏沐勾起唇角:“锦凉,三年前我们并未分手。”

她把玩着那枚精致的戒指,抬眸看他:“三年前的事情那么明显,我以为你明白了。”

“是,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我们之前不是很好么?”他看着她:“还是??????你怕了?这世上能让顾锦凉害怕的,也只有爱上一个人吧?”

她看着他,眼睛里浮现出一层清冷的笑,良久,将戒指戴在了尾指上:“有些大,不过还好。”

程夏沐忽然笑了:“你还是没变。”

戒指藏在玫瑰里,他并不是在求婚,她也不是拒绝。

可是如梭而过的时光呢?彼此还是不是当初那两个倔强的孩子?顾锦凉看着如水的夜色,忽然感到旧时光扑面而来。

顾锦凉在浴室里怔怔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浓密的黑色长发海藻一样齐及腰间,有些苍白的脸孔上是淡漠的眉清冷的眼,还是不讨喜的模样。氤氲的湿气渐渐模糊了镜子中清亮的眼睛,顾锦凉在雾气中临摹出自己的轮廓,连眼角都有了点湿气。

刚刚翻开放在床头的书,便看到穿着睡袍的锦年端了一杯牛奶走了进来,他把牛奶放在床头柜上:“还在看书?”

锦凉抬头看他:“嗯。”

锦年摊开手,手心赫然是程夏沐送的那枚戒指,依旧是温温暖暖的声音:“总是这么不小心,你让我怎么不把你当成小孩?”

锦凉颇为无语地低下头,倒不是因为觉得丢三落四而惭愧,而是因为看到那枚戒指在锦年的手上觉得无比刺痛。

手指被拉了过去,锦年俯首将那枚小巧的戒指轻轻戴在了她的手上:“是夏沐送的吧?这份礼物要好好珍惜才是。”

锦凉只是低头看着那枚戒指,感到头顶上有掌心的温暖,还是那道温暖而清澈的声音:“早点睡。”

‘咔嚓’,房门被轻轻关上了。

锦凉仍旧低着头,被戴上戒指的手指,是无名指。

指尖拂过洁白的书页,普希金的诗句像流淌的河流,一点一点映入眼底:“每当夕阳西下,最后的一道光线,在金灿灿的背景上沉下,闪闪烁烁的夜晚把它的明亮的众君,推出来在夜空游动??????为什么友谊的姐妹,那青春的爱情,让我枉自狂喜陶醉?莫非我金色的青春枉然赠我以玫瑰?而命运却为我注定,尘世上这苦涩的一生,我都要永远泪流??????”

如同很多年前初读到这段诗词的时候一样,顾锦凉忽然觉得眼睛被刺痛,连带着心脏哀恸,清亮的眸子里一片水光。

你永远不知道,我一生最渴求的便是,你亲手将戒指戴在我的无名指上。

可是,以你之姓冠我之名的愿望,早已在多年前便随着火车的轰鸣声湮灭在夜风中了吧。

第一章 戒指藏在玫瑰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