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笑对青山万重天(十)

  距离上次与风流的谈判已是三天后了,这三天,坠儿一直将自己关在营帐之内,除了一日三餐是绿染送进来之外,坠儿将所有人拒在了门外。

这几天坠儿想了很多,那天自己或许太冲动了,只一心悲愤于这种草芥人命的做法,发下那样的毒誓。且不说她现在对村里人得的瘟疫类型一无所知,源头也不得而知,就算知道了,这个时代的医疗设备跟现代的能比么?所以综上所述,坠儿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就是了。

但是认命坠儿是觉得不会做的。

三天里,坠儿将金玉提供的药品全都提取了样品,然后便开始着手研究。虽说中医药在中国传承千年,但说到底,治疗瘟疫还是西药来的迅速,她只有四天的时间了。

她记得在现代有一种叫做“甲纳丙酸合成剂”的药物,可这也仅限于记得,她毕竟不是学西药的。尝试过很多次,将连翘、苍耳、砂仁、地榆这几味药材加进去也最多增加了药效却无法治愈。

其实坠儿还是出来过一次的,她下达了两道指令。因为二皇子前些日子下令这几天所有士兵都需听从这个刚入二皇子帐中的文书的话。

只是这两道命令却是让众人摸不着头脑:

“第一,全军上下将罩在被褥上的布料全部上交,并且洗涤干净后安置好;众人也需将被褥里的棉絮扯出一小块上交,将所有收集到的棉絮洗涤晾干后送至帐中。第二,分出一小队人马去树林捡些柴火,一律劈成细小的竹签状。”

对这古怪的指令众将士虽心有不满,但也知是非常时期,在那群候补军的带领下,众人只花了半天时间就完成了。坠儿还是很满意的。

其实她要做的很简单,首先将所有被病体污染过的物什能消除的全都消除掉,不能消除的皆用白布盖上避免接触传染;其次便是做成消毒棉,沾上她调制的消毒水替那些村民消毒。这些都只是必要的准备工作,真正的大头还是那个“甲纳丙酸”,但她研究了好几天还是不行,就差最后一味药材了,但却不知道该加什么。

坠儿看这面前琳琅满目的药材有些头疼。金玉做事很迅速,只半天的光景便将所有的药材搬到了她面前,可是她这个医生不给力呀!想到这儿,坠儿觉得自己再在这儿待着也研究不出什么,急也急不来,不如去青鱼村看看,说不定能有意外收获。

锤了捶僵硬的背,坠儿伸了个懒腰,走出帐门,不成想被这刺眼的阳光晃了眼,抬起一只手盖在了眼睑处,坠儿叹了口气:三天不出来,没想到竟有些不适应了。

“不知贤弟为何叹气,可是遇到什么不顺?”

循声望去,来人白衣飘飘,手中握着一把折扇,嘴角噙着一抹笑意,阳光洒在脸上越发的温柔,可是坠儿却觉得金玉的这份温柔与那位陌公子是不同的,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同,只觉得透着些寒意。

约莫是自己多想了,坠儿笑着回道:“劳大哥挂念,只是制药遇到了瓶颈,有些地方想不通而已。”

待金玉走到了坠儿身边,这才注意到面前之人眼角泛着青黑,还有些浮肿,他眸子暗了暗,面上依旧不动声色的劝慰道:“贤弟也莫要着急,为兄相信凭你的才智,成功是早晚的事。”

金玉心中有些复杂,他以为这个坠玉只是一时的同情心,未必有什么真本事,所以这几日他暗地里派了很多人去寻访名医,只是每个人都一致摇头。想必这时间能治这病的只有医圣舞阳了,偏偏他的人找不到他,他有些气馁了。事到如今唯有想好退路了,一周过去,必然要有人承担后果,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听陌说此人当着三弟的面发下毒誓,既然如此也怪不得他无情,到时候将他推出去,他不但毫无损失反而得了民心。但此刻看着他的样子竟有些不忍。

“呵呵,我倒是也想这般乐观,只是你可知全军上下有多少人等着看我的笑话?”

“二皇子会帮你的”金玉脱口说道。

坠儿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既而耸了耸肩:“虽然我不知道这二皇子为何会放任我去救人,但我却不奢望他能帮我,只要不像某人那样等着看笑话就行了。”

这某人二人都是心知肚明。

金玉状似随意的问道:“贤弟似乎与三皇子早已相识。”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坠儿先是一愣,转身往前走去,就在金玉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坠儿的声音幽幽地传来:“遇人不淑呐……走吧,我想去青鱼村看看,一起。”

金玉嘴角抽了抽:当朝皇子,又是正宫皇后所出,多少人意欲巴结,她却不屑一顾。不再多想,他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一路无语。

走到村子口,之前守在村口的那个老人再次挡在了二人面前:“小伙子,你怎么又过来了?上次能活着走出来课未必每次都能这么幸运呀,现如今立马的情况是越来越糟了。”说道这里,老汉泫然欲泣,虽说几天前听说大人们收回了烧村的命令令他高兴不已,但兴奋之余他却也知道村里面的情况若是不及时处理只会祸害更多的人。

“老人家,你放心,我们此次前来就是要找到医治村瘟疫的办法,所以你不必担心。”

老汉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真的可以医治?”

坠儿有些不忍心,重重地点了点头。

老汉喃喃道:“可是好几名军医都说无救了,这两个少年……”不管了,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能放弃。

老汉“砰”地一声跪了下来:“恩人呐,求求你一定要救救这些村民,我这把老骨头在这里给你磕头了。”

坠儿上前扶住他:“老伯,感激的话待到以后再说,现下我要进村去看看,你只管守着村口,不能让其他人进来。”

老汉连道两声:“是、是”就离开了。

见坠儿将那老汉打发走了,金玉抬脚便要进去,坠儿却拦住了他。

迎上金玉不解的眼神,坠儿从怀中掏出一块布料,只是这布料却有些奇特,两端都挂着粗布条。

坠儿拿出自己临时做的口罩递给了金玉,金玉继续不解地望着他。坠儿失笑,她怎么又把金玉当初秦晚了,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可是个地地道道的古人。

“蹲下”坠儿有些懊恼自己一米六的身高,跟这个人太没可比性了。

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金玉还是依言稍稍蹲了下来。

坠儿绕到他的身后,两手环在金玉头部的两侧,再将两根长布条勾在了他的耳后。一个不经意,坠儿的手心擦过他的耳背,金玉立时全身都怔住了,一股麻意袭来,有些感觉耳根处温度有些上升。

但坠儿一心专注于手上的伙计,丝毫未觉有何不妥。带干完这一切,坠儿才解释道:“这个东西叫‘口罩’,瘟疫的病菌会通过呼吸道进入你的体内……哦,对了,总而言之,是防止你被传染的一种保护措施。只是虽然有口罩的保护,但进去之后你还是少呼吸为好。”

金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既而想到什么,出声询问道,只是声音隔着布料,有些闷闷的:“既然这个罩如此有用,为何你不带?”

坠儿尴尬了搓了下手:“额,那个,我进去是要找出病原体所在,嗅觉自然很关键,戴上这个东西反而会妨碍我”说完便率先走了进去。

走这么快是怕被那人看穿,刚刚说的全是狗屁,没了口罩感染几率大大加深,只是她只做了一个,因为是他,所以她不在乎。

自己感染了瘟疫,她的身体或许会痛,但若是他感染了瘟疫,她的心会痛。

金玉看着那抹即将消失的身影若有所思,联想到第一次见面那人似乎喊他“秦晚”,是因为自己长得很像他的一位故人所以才如此对他么?若真是这样,自己似乎不应该再对他这么防备了。

第三十八章 笑对青山万重天(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