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笑对青山万重天(八)

  坠儿抬眼看了那人一眼,他似乎已恢复了常态,那双原本充血的眼睛再次平静得毫无波澜,似一潭死水,但却能摄人魂魄。

“你为何会在这里?”

坠儿怔住了,虽设想过无数种可能,他也许会问她为何要与他作对,为何会识得二皇子,但却未曾料到他问她的居然是这个。

是啊,她为何会在这里,这么多天,连她都忘记问问自己为何会在这里。

所谓的这里,是这本不该属于她的军营的这里,还是那遥远的陌生的千年之后的这里?

本来尽可能强迫自己不去想,谁知某一天,突然有一个人,就那么毫无预警的戳到你的痛处,坚强了那么久,有那么一瞬,她多想卸下伪装,她多想对着眼前之人控诉:

为了报仇。若不是那个负心人辜负了娘亲,娘亲如何会被逐出家门,被天下人耻笑!虽说娘亲是被相府的姨娘害死的,但凭娘的心智,不可能发现不了食物是被掺了毒的,但早已无情无心的娘亲便一心求死。说到底都是那个负心人,所以她要报仇。

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只因眼前之人已不再是那年杏花微雨巷中遇到的那个风流了。

坠儿瞬间恢复清明,垂首道:“二皇子说笑了,小人乃是玉家军的一名士兵,自然是在这里了。”

指尖微微泛白,双拳紧握,沐琉凤气得想要杀人,真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当初满脸笑意地吃他豆腐的姐姐,此时她非但光明正大的与自己作对,还居然胆敢装作不认识他。

“呵呵,你这是要与我划清界限喽?”又是那风情万种的笑,只是此刻却有些勉强。

谁知一听这话,坠儿竟似更加恐惧:“小人怎敢高攀。”

在场的其他人不由得皱了眉,本来对那跪在地上的人或许还存了点同情,但此时看他皆带了些厌恶:这人也太不识好歹了。

似是失望之极,沐琉凤已不打算再继续刚刚的话题,转身坐了下去,随手拿起案边的茶杯:“那你便说说为何要鼓动士兵暴动,你可知道在两军交战之际,你做出这种无视军纪、扰乱人心的事,本王不得不怀疑军中混入了他国的细作。”

“启禀三皇子,小人自问无罪。这并非扰乱人心,而是在帮您拉拢人心。”

“哦—说来听听。”

“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若连自己的家人都救不了,如何能保卫疆土?”

坠儿说完停顿了一下,朝着那人微微叩首:“求三皇子收回成命,派人去救救那些青渔村的村民。若您真的放火烧了村子,必定会让众人心寒,到时候那群人真的在两军交战之时反了,想必三皇子知道后果。”

早料到她会这么说,沐琉凤依旧不紧不慢地说道:“并非本王不想救他们,只是这六名最高军医一致诊断瘟疫乃不治之症,还会大范围扩散,迫于无奈,本王只好舍小家顾大家了。”

玉坠儿暗自冷笑:想这军医必是医中之龙凤,技艺高超,无数行医者努力一辈子也未必能混到这个职务,也因此她是决计不会相信六名大军医皆束手无策。除此之外,那必是威逼利诱使得他们统一口径,真是讽刺,所谓有医者父母心,而这群老狐狸一个个都长着一颗黑心,只因他们的一句话便让数千人去送命。

“启禀三皇子,小的略通艺术,虽比不得军医大人,但只要有一线希望定不放弃。”

“纵使你有心,但你只是区区一介小兵,连大军医都医治不了的病,教我如何信服?还有一点,我想你或许忘记了,文武不相干既是我们天澜国的传统也是禁忌,自始皇帝开始就有了,而你这次却恰恰犯了禁忌,身为一名士兵,你却插手管了文官的是,若是治你的罪想必你也无话可说吧!”

就在这时,一袭黑衣飘进了帐内。

第三十六章 笑对青山万重天(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