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笑对青山万重天(一)

  运粮的后备军离开了平遥城也加快了行军速度,据说是右相率领着大军到达边关翼城,本想着速战速决,可谁知这正副监军全都称病不出,战事也就一拖再拖,最终也就导致了粮草供应不足,急需后备粮草,坠儿这队的参领这才不得已加快了速度。

越接近翼城,那种被战争摧残的景象便越来越明显,漫天的黄沙,断壁残垣勾勒着破旧的城池,随处可见老人带着小孩逃难的画面,就算是前世徘徊在医生和特警两种职业之间,见惯了生离死别的玉坠儿此时也不免为他们心忧。

寒冰看着主子皱紧的眉眼便知主子又忆起了过去的事。想当初,一夜失宠的二皇子被当今锦帝贬斥到那荒凉的北越城也是如今这副光景。

又过了两天,后备军终于赶得上在前线大军吃完最后一顿的时候及时送上军粮。

众人刚想喝口水喘口气,不远处便传来马蹄声,刚到这儿的后备军搞不清楚状况,只当是有敌情,但周围其他士兵却早已见怪不怪了。

只见来人白发须眉,早已不再是之前的藏青袍子,一身黑色铠甲披在身上,丝毫看不出此人早已过了知天命之年了。

坠儿看清来人后立马拉上莫仇躲在了一顶军帐后面,要是被爷爷看到她就死定了。

只见这玉相下马后径直跪在了中心的一顶营帐之外:“二殿下,请立马召集各路将领商讨征战事宜,臣玉昌伯愿领军出征。”说完便对着营帐恭敬地拱了拱手。

这时,营帐中跑出了一个侍卫模样的人,他对着跪在地上的人说道:“右相,二殿下身体尚未痊愈,军医说暂时不宜见客,还望右相体谅。”

右相似乎还是不死心,又转身朝着旁边的一顶营帐,刚要开口,里面也走出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右相啊,真是对不住了,主子让小的来跟你说下他身体仍是不适,实在不宜此时商讨,您还是请回吧!杂家不送了”

玉昌伯终于死心了,这监军不出面,他虽为元帅但也不可擅自带兵迎敌,更何况这次的监军是二皇子和三皇子。这三皇子恶名在外,不学无术,贪生怕死,称病不敢外出也是可以理解,只是这二皇子又是为何,这些年来二皇子既是北越的王,还率军安定了南方的一些蛮夷,怎会也如此贪生怕死?

此时奇怪的远远不止右相一人。玉坠儿实在是搞不清楚,这两位皇子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如今大敌当前,难不成还在窝里斗?这场仗胜算照理说不小,他们该是争着这份功劳才对。

木琉轩同样很奇怪,他的营帐中是冷情假扮的皇子,为以防万一而装病不见客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如此好的诟病他的机会,他的这个三弟怎会放过呢?难道是他真如坊间传言那样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几公里外的小道上,一辆鲜红的马车依旧在不紧不慢地前进着。

第二十九章 笑对青山万重天(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