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四)

  虽然有了莫仇、风流的陪伴,坠儿却仍是觉得无聊。十三岁被选进国家情报间谍组织,七年的时间,暗潮汹涌,以命搏命,这样的生活虽然危险,但却与坠儿骨子里那种嗜血因子相吻合,坠儿迷恋这种生活。直到二十岁那年,她被J-5歼击枪射中右肺,被组织送往国外一流的医院接受治疗,本来治好了伤想要归队的她却在回国接受一线教授复诊之时被查出患有模糊性心脏病,换心手术成功后,组织虽然嘴上说是为她安全考虑,但实际上却是已经抛弃她了,不过也怨不得别人,在国安部,一个有病史的军人就相当于一颗废棋了。用组织给她安排的新身份,她开始了新生活,嫁给了那个男人后,她过起了阔太太的生活,虽然有些单调,但好歹有个电脑陪着她,玩玩CS,逛逛淘宝……

现在呢,在这个没有电脑的古代,坠儿觉得自己快要给憋疯了。而且她发现,莫仇和风流有时候会玩失踪,就算是她翻遍整个梨园连茅厕也没放过就愣是没找着他们两个,坠儿立马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很有可能是莫仇发现了什么好玩的,就带着风流去了,把自己扔下了,毕竟他们两个大男人还是比较有共同话题的。

不过猜想归猜想,真正被证实却是因为一件坠儿终其一生都引以为耻的事情。

事情是这样的,那日吃完饭,也不知是不是叮当放的盐太多还是怎么的,坠儿不停的喝水,水喝多了免不了想要上厕所,只可惜整个梨园只有一间茅厕,当坠儿火急火燎的赶过去的时候,叮当却一脸无辜地坐在上面,表情很是纠结,生怕自己被人给拽出来,于是往里挪了挪。坠儿郁闷了,这厢她快憋不住了,只是看样子叮当一时半会儿还出不来,虽然说她是主子,可她额不能滥用职权逼人从茅厕里出来吧!

坠入又实在是受不了了,想了想,坠儿一路小跑,来到了竹林的最东边,之所以说它是竹林的最东边,因为那处有一堵墙。坠儿寻了一颗老树,四下看看,踌躇了好一会儿。因为后方是一堵墙,所以坠儿才放下心来,准备解开裤子,落下腰带,外裤刚刚拉下便听见头顶一阵衣物窸窣声,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入眼的先是一身亮金色衣物,接着是头顶垂下的墨色丝带,最后是莫仇那张一副见了鬼的连脸。

莫仇显然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还是这副光景,抬眼上下扫视了一番,最终目光落在她白色的亵裤上,莫仇难得的红了脸。

“啊——莫仇,你去死吧!”丞相府再一次传女人的怒吼声,只是这一次大家已经非常淡定了,不仅如此,大家还很好奇这个叫“莫仇”的男人该是有怎样的定力才能承受得住。

自从那件事后,整整一周,坠儿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莫仇面前。坠儿也不知道她在别扭什么,只是纵然再大大咧咧惯了,坠儿也觉得面子上挂不住,这个,她可以理解为女儿家的害羞么。

可怜的莫仇也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竟然一下子得罪了两个人,坠儿自是不用说,他的主子听他说了事情的经过后更是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还好他跑得快,要不然小命不保。

事情的最终结果就是,莫仇不仅三顾茅庐,而且还将那堵墙后的秘密告诉了坠儿。原来那处不仅是竹林的最东边,还是整个右相府的最东边,翻过那堵墙,就是京城算得上最繁华的街道之一的永宁街。不仅如此,莫仇还很殷勤地在竹林那处挖了一个暂时称之为“狗洞”的东西,坠儿这才消了气。

这个时代,轻功似乎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可惜习惯了枪杆子说话的坠儿却是一窍不通,不过她可以借助外力翻过那堵墙,但是坠儿没有说,有些时候还是不要太暴露的好,更何况有人安排得这么妥帖,她何乐而不为,不管身边闹别扭的风流,坠儿每次爬狗洞都爬得不亦乐乎。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在梨园的日子虽说有些无聊但却不单调。

这不单调的原因便是他们的梨园虽说偏僻,却时不时的会有一些不速之客过来。

这不速之客首当其冲的便是她的大舅舅玉清水了。玉清水每次过来似乎都会带很多东西过来,虽然他每次都很有目的性的直奔东院,但每次娘都只是应付式的出来见一面便回房去了。怎奈何她的这位大舅舅实在勇气可嘉,娘不乐意见他就把目光转移到玉坠儿身上,而偏偏坠儿嘴馋,每次都垂涎他带过来的点心。不过嘴馋归嘴馋,但她对他还是不得不防备着点。只是每次玉清水只是坐在桌边看着她吃,嘴里还在呢喃着“真像她小时候”云云,坠儿的戒心也就松懈了。

自从上次偷听到娘和春姑姑的对话后,坠儿就可以确定她的娘并不是老丞相亲生的。不过看样子她的这个大舅舅也是知情者之一,若是上次在静怡轩她没看出来,但这些日子大舅舅殷勤的身影她再看不出来就是傻子了:她的大舅舅喜欢她的娘。

不过她的舅舅有时候也会试探她,比如说会问她“愿不愿意去前院和若烟一起进国学”“愿不愿意和他一起住”之类的问题。这些日子的相处,坠儿觉得这个大舅舅对她们没有坏心,只可惜坠儿一想到电视里那些老夫子满嘴的“之乎者也”和她大舅妈那张不可一世的脸,她就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见她如此玉清水也没有逼迫她。

若是不速之客还真真是不少。有一日,刚做完引体向上躺在她自制的躺椅上休息的坠儿便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待看清来人后,坠儿一阵失笑:什么时候她的梨园这么受欢迎了,不仅老子成天往这边跑,这会儿连女儿都跑过来了。看着面前这一堆高高矮矮的相府小姐,坠儿可没兴趣陪她们玩游戏,于是她闭上了眼喊道:“莫仇”

于是,相府的二小姐玉若烟不消片刻就被莫仇扔出了梨园,连带着跟她一起的也一起扔了出去。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莫仇酷酷的转身离开,经过坠儿身边的时候,嘴唇刚刚张开,坠儿已经举起了双手:“别说了,我知道,加工钱。”她这个师父,除了一副死要钱的样子,还真没看出来他有其他特长。

只是出乎她的意料,这二小姐非但没有畏惧,第二天居然又过来了,只是不同的是这次她是一个人过来,而且对坠儿视而不见,直接奔向了莫仇的房里。坠儿捂住了双眼,默数到:“一,二,三”

玉家二小姐再一次被扔了出去。摇了摇头,唉,她的师父脾气似乎有些火爆。只是——坠儿不曾想到,玉若烟居然越挫越勇,依然不怕死的纠缠着莫仇,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坠儿算是看明白了,这二小姐是看上她师父了。只是她搞不明白的是,每次莫仇见到她都没有什么好脸色,难道这个二小姐是个受虐狂?想到这儿,坠儿突然松了一口气,这样的话就算她看到了风流,应该也不会喜欢上他的吧。

日子过得很快,她的风流也是长得越来越妖孽了,每次看到这张脸,她都忍不住抱着亲两口,偏偏每次看到她这样,风流都是一脸迷死人的微笑,仿佛在说“你来呀,你来呀”。风流这么好脾气,她应该看不上他吧!其实坠儿并没有其他想法,只是觉得这么好看的人儿要是能够让她多看两眼,饱饱眼福也行呐。

不过最让坠儿吃惊的却是相府大小姐玉若墨的到来。在坠儿的记忆里,她和这个大小姐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过去几年里,相府的主子欺负她,这个大小姐虽说没有帮助她,但却也没有如何欺负她,对于这个在相府拥有诸多传说的大小姐,坠儿充满好奇,一心想要结识。那日她本和风流、莫仇在竹林习武,谁知一听叮当通报,风流竟然拉起她就跑,并且将她一把塞进了狗洞,随后自己也钻了进来,留下了被扔下、一脸无奈的莫仇。

好不容易爬出来,坠儿见自己想要结识美女的机会被人破坏了,气到不行,谁知罪魁祸首却淡淡飘来一句:梨园太闷了,出来走走,于是就自顾自向前走去。坠儿突然觉得,风流武功没学好,莫仇的脾气倒是学的十成十了,跟这种人在一起,自己恐怕都得要折寿了。

第十九章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