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美的是人,惊的是心(三)

  出了房门,坠儿便恶狠狠地拽着红衣,俨然一副仗势欺人的主儿,嘴里还在骂骂咧咧地嚷着:“他娘的,还磨磨蹭蹭的,我家爷买了你你就得乖乖跟我回去。”

本来还在为自己的演技暗自得意,谁知身边的人却丝毫不配合。本来让他穿上女装他是一千个不愿意,但自从他出来后看到坠儿一脸羡慕的花痴表情后一改之前的态度,突然心情大好,

一直拨弄着垂下的发丝,连走路都是风情万种,然后还挑衅地看着她。

坠儿超级无语,这人莫不是是脑子有病吧?坠儿怕露馅儿,暗中狠狠地掐了他一下,突然传来的痛处令红衣下意识地喊出了声:“啊——”

于是这一路上众人只看到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小厮正拖着一个瘦弱的姑娘往外走,嘴里还骂咧咧地,而那姑娘更是惨叫连连。众人一看便知定是某家的公子替坊里的姑娘赎了身,

只是这姑娘却不愿去。这都是青楼里常见的戏码,众人也都见怪不怪,就这样,坠儿硬是将人带了出去。

出了鸣玉坊的大门,坠儿立马松了口气,总算是逃出来了。她转身捶了捶身边的人,得意地说道:“怎么样,臭小子,还是小爷我聪明,看你那傻样儿就知道指望不上。

算了,现在我也把你救出来了,你就赶紧回家找你爹娘去,我走啦!”

想着出来也够久了,娘亲可能会担心,坠儿说完便朝着丞相府走去,可刚走了几步便发觉不对劲,那个小红衣一直跟在她后面。她走他便跟,她停他也不动,

尝试甩了几次之后发觉那人竟似铁了心跟着她,坠儿猛然转身,没好气地说道:“喂,我说让你回去找你爹娘你跟着我干嘛呀?”

一听这话,小红衣的一双桃花眼中立马酝满了泪珠,一双手状似不安地在胸前搅动着:“没有——跟着你——饿。”

听了这话,坠儿无奈地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悔不当初,她这是救回了一个大麻烦呐!可是看着那绝世的人儿一副小媳妇儿受了委屈的表情,坠儿又不是真能狠下心。

于是她试探性地问道:“你是说你没有爹娘,想跟着我,你现在肚子很饿,是这样吗?”

小红衣小鸡啄米般地不住点头。

坠儿不禁庆幸还好自己当初语文学得好。她认命地走上前牵起红衣的手:“走吧,我们去吃东西。”

红衣望着眼前的情景嘴角抽了下:原来她所谓的请他吃东西便是这个?眼前的黑乎乎的看不出形状还带着一股焦味儿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个能吃吗?

思及此,他拽着她的手便想要走。

坠儿哪里不知他心中所想,丝毫不理睬那人,笑眯眯地让摊主包了两个烤地瓜,然后一脸心疼地从怀中掏出两枚铜钱。

捧着热乎乎的地瓜,坠儿刚想转身便听到远处传来凌乱的脚步声,看样子人还很多,叫喊声也随着脚步到来:“快给我搜,敢从我鸣玉坊偷人,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给老娘找出来。”

来不及多想,坠儿便拉着红衣混入了人群之中,接着窜进了周边的小胡同,两具小小的身影掩藏在了茫茫的黑夜之中。确保不会被追上,坠儿才肯松懈下来。

这个晚上实在是发生了太多事情,她已经应接不暇了,以至于前世一向敏感谨慎的她居然没有发现跑了几条街之后身边的人儿面不红心不喘,丝毫不见吃力,倒是自己此刻喘到不行。

此时恰巧前方有座破庙,坠儿若有所思:原来他们竟已经跑出了主道,这山神庙建的偏僻想必不易被发现,于是他们进了去,坠儿找来稻草垫在地上便一屁股坐了下去。

看着身边那人也不坐下,双脚不停地踢着四周的杂物,但又怕脏了脚,左闪右躲,一时间到忙碌不堪了。

看的出他的不自在,坠儿不屑地冷嗤道:“一看就知道是个娇生贵养的少爷,倒是我多事了,害得你在这儿跟我受苦,”掏出之前护在胸前的地瓜,

坠儿将其中一个扔在了稻草堆上:“东西放这儿了,爱吃不吃,本小姐不伺候。”说完随手拿起另一个自顾自地吃起来。

红衣一听这话脾气竟也上来了:“你明明说我跟你出来就有好吃的,你骗我!刚才看你随手就甩给那个男的一块玉佩,也不像是没钱,哼,真够抠门的!”

说完还有意无意地瞥向坠儿腰间的钱袋。

坠儿咽下口中的食物,抬头看了他一眼:“小子,我可警告你,别打它主意,你姐姐我这辈子就两样东西绝不会跟别人分享:男人和银子。再说了我也没钱,就剩几个铜板。”

“那刚刚的那块玉佩……”

“难道——”

似是想到什么,一双手迅速地在腰间摸索。

猜想被证实,红衣公子气极,脸憋得通红:“你居然偷我东西,你可知那玉……”

“打住,我不知道那玉的来历,我只知道是那块玉救了你,那这便是它最大的价值了。”

红衣被驳的哑口无言,却也赌气转身背对着她。

坠儿似乎不打算和他再纠缠这件事:“说你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吧现在却为了区区一块玉佩和我置气,说我抠门,你现在岂不是比我还抠?

但若说你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却又事事挑剔,宁肯饿肚子也不吃这东西。”

红衣转过身:“这玉若真是普通的那便好了。再说了,这黑乎乎的东西如何下咽,你却还能吃得津津有味?”

“呵呵,若是让你整整饿上五天,你会发觉这地瓜原来也是美味珍馐。”

红衣刚刚失了态,这会儿却死撑着:“哼,我可没试过,看你这样儿定然也是没试过了。”

坠儿不理他,自顾自地继续说着,双目放空,思绪似乎飘回了过去:“在那片湿地平原上,为了活命不得已舍弃了自己的食物,整整五天,为了不让自己饿死,饿了便去河里抓鱼,

陆地上抓活物:蛇虫鸟兽,渴了便摘果子,也不管有毒无毒,既已食用了毒蛇,便不怕再加几味毒了,说不定还能以毒攻毒呢!

湿地无法生火,那鱼,便是直接生吞,那蛇,便是用剑割去皮,削了肉直接送入口中……”

“够了,不要再说了。”看着那个坐着一脸麻木的女人,蜷起了双腿,却又不停地往嘴里塞着食物,似乎梦魇了一般,不知何时竟坐在她身边的红衣一把揽过她靠在自己肩头,

突如其来的温暖终于将坠儿的思绪拉回,也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刚刚的那一刻,红衣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他居然会害怕?害怕那个女人就这样离去。多少年了,自从娘亲离世,他便已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了。

她刚刚讲的都是她亲身经历的吗?这右相府的三小姐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去?红衣很烦躁,他的玩具竟然全身是谜。

轻轻推开他的身体,坠儿愧疚地说道:“对不起,刚刚吓到你了。我看你还是吃吧,饿到自己受苦的终究不是别人。”

红衣听话地拾起地瓜却又停在了那里。

坠儿不见他再有动作,眉头微皱。

似乎是怕她误会,红衣立马说道:“没吃过——不懂,”说完尴尬地看着她。

坠儿扑哧笑了起来,将自己吃得差不多的地瓜放下,她接过红衣手中的那个,轻轻地剥去外皮。

纤指翻飞,佳人凝眸,红衣不由得看痴了,愣神间,一块红彤彤的东西被送到嘴边,红衣奇怪地想到:“难道这就是刚刚那个黑乎乎的东西?没想到里面竟也不是那么不能看嘛!

罢了,就看在那个女人的面子上尝一口也无妨。

灵巧的舌头划过唇角,落在红红的果肉上,似乎触感还不错,那藏于其后的贝齿才肯露出,轻轻合上,细细咀嚼,红衣嘴角绽开弧度,对着坠儿眉眼弯弯:“好吃——。”

坠儿又花痴了,这人笑起来竟是这般好看,什么西施貂蝉,就算是中国的四大美女来了也不过如此吧!她也笑着:“好吃便多吃点吧!”

此时的红衣也是饿惨了,再顾不得形象,大口大口地咬着,坠儿只在一旁看着,待他吃完,坠儿手伸向腰间掏了半天却并未掏出东西,一阵懊恼,来不及思索,

她下意识的便抬起自己的衣袖,轻轻擦拭着红衣地嘴角,宠溺地说道:“你看你,又没人跟你抢还吃得满脸都是。”

红衣愣在了那里,那破旧粗糙的衣服怎配在他的脸上擦拭,他应该杀了这个不知好歹的人。

可是又有多久了,自从娘亲死后,再也没有人会在饭后为他擦拭嘴角,会对着他说着那虽是责怪却带着宠溺的话了。

娘亲,是你看凤儿太孤独,派了她过来陪凤儿的吗?

第九章 美的是人,惊的是心(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