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悲伤

  “嗯!”普诺顶着纳尔像看杀父仇人似的眼神回答。

“跟上!”

普诺抬头看了一眼走向前面的陆羽,又看了看纳尔一眼,很理智的选了一个,那就是跟着陆羽走。

进入医疗室后,看到里面简单的医疗机器和一些看不懂的瓶瓶罐罐,他有种觉得这个人是不是没钱买医疗机器的感觉。

坐在凳子上,陆羽抬起普诺的手,看他的伤势。这时纳尔也跟了进来。

“羽,你干嘛一定要开医疗所?你也不缺钱啊……”纳尔进来后看到陆羽正抓着别人的手,醋坛子又打翻了,开始抱怨起来。

“碧!”陆羽看都没有看纳尔一眼,直接叫上碧,想把他丢出去,眼不见心不烦。

“唉唉唉……等等,我不说了……啊……”可怜的纳尔就这么的被碧给丢了出去。

“真是的,太不礼貌了,怎么可以把我丢出来呢?”纳尔小小的抱怨两句,然后拍拍屁股,再次走了进去。不过这次他可是没有再说话了,免得再被丢出去,还好周围没人,不然那该多丢人哪!

纳尔是习惯了,可是普诺小朋友没有习惯哪,看到学校的天王外加情圣居然被一个人的契兽丢了出去,居然……居然……他惊悚了!

纳尔进来后,坐在陆羽身旁,死死的盯着陆羽拉着普诺的那只手,然后不时的用杀人的眼神看着他,普诺突然有种想逃的冲动!

“忍住!”

“啊……”普诺没有听清陆羽的话,但突然感觉到手臂上钻心的疼痛,直接叫了出来。

“好了!”

疼痛只有一时的而已,过后就只有种麻痒痒的感觉。

“少做事,多休息。”拿出一个小瓶,“两次,一粒,”

“啊?”普诺显然因为陆羽的话太少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听懂陆羽再说些什么。

“羽的意思是说,让你最近少做重活,多休息,这个是药,治你伤的,一天两次,一次一粒。”纳尔贤惠的帮普诺解释陆羽话的意思,然后露出得意的笑容:你看吧,我和羽是多么的心有灵犀,看来我们真是天生一对啊!

碧趴在一边,鄙视的看着纳尔,摇了摇头:可怜的孩子,没救了!

“那个……我……多少钱啊?”普诺磕磕碰碰的问出了自己最担心的问题,他没钱啊!

陆羽抬头看了看他一眼,普诺低下头不敢抬头。

“羽……我比他好看多了。”

“随便!”

“什么?”

“羽让你能给多少留给多少,你这根本就没有用太多的时间,用不了多少钱。”纳尔翻译师再次登场。

“那个……我还有五百星币……不知……”

“一百!”

“一……一百?”这……这完全就比其他医疗室的收费少了几倍啊!

“哎呀!快交钱滚蛋!”纳尔开始赶人了。

“啊?哦!”这完全就是白占便宜嘛!

…………………………………………-_-///…………………………………………………………………-_-///……………………………………………

陆羽坐在小院外的藤椅上,看着天空神游。

来到这里已经有了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发生的事仿佛都在做梦一般。不待见他的父母、讨厌他的妹妹、疼他的哥哥、一直缠着他说喜欢他的男人、两个室友、还有一个像雪的男孩子,他还在梦中吗?

小时候,他渴望过亲情,长久的训练和血一样的经历,他不再渴望。遇见雪后,他渴望过平静的生活,可是没有雪的平静,他宁愿过继续过血一样生活,这样他不会感到空虚。

突然想吹箫了,自从上次去了音乐系选了乐器之后,他还从来没有试过呢!

以前在龙组,因为任务需要,他学习了两个月的古乐器,主要是箫。又因为雪的喜好,再次学习了古筝,他没有古筝,只有箫!

陆羽拿出那只一直放在空间里的玉箫,放在嘴边吹起来,他没有特意的去吹哪首曲子,只是按照自己的心情随意的吹。

他想着被自己遗忘的愉快的幼时生活,想起了父母出车祸死后自己叔伯那可恨的嘴脸,想起了以抚养自己为理由夺取自家公司的那个人,想起了五岁的他被自己的伯叔差点谋杀的经历,想起了他那生不如死的训练,想起了他执行任务时一次又一次杀的人,想起了他一次又一次的企图用酒来麻木自己的神经的时候,想起了他第一次遇见安雪时的无奈,想起了被安雪缠着的无奈,想起了第一次与安雪做任务时的无奈,想起了安雪那颗不开窍的脑袋,想起了他们确定要结婚时的喜悦,想起了他们得知被国家背叛时的愤怒,想起了安雪死时的伤心,想起了他与敌人同归于尽时心如死灰的感觉,想起了刚到这个世界的空虚,想起了那个一直爱护着他的那个所谓的哥哥,想起了他那些根本就当他的存在是错误的父母,想起了那个一直缠着他的纳尔·普努蒂斯,想起了这里种种的经历,一种无助、空虚的感觉涌上心头。

陆羽闭上眼睛吹出了自己的经历,也许是太投入而导致连有人进了小院都不知道。

陆奇和纳尔本来是听到了一个消息打算来找自家弟弟认证一下消息的准确性的,却不想在靠近小院的时候听到了一种似哭诉的箫声,时而开心,时而伤心,时而无奈,但无奈中又有点柔情,时而又有点心如死灰的感觉,到最后整个箫声全部都是充斥着悲伤的情绪,箫声杂乱无章,完全没有音律,但却能让人感受到箫声中隐藏着一种死是一种解脱的情绪。

箫声中的悲伤涌上了陆奇的心头。他的弟弟,一生多难的弟弟,他一直想宠着的弟弟,居然会有'死是一种解脱'的这种想法,他该怎么办才能让他忘记心中的伤痛。

纳尔听着这满载着悲伤的箫声,他不知道他心中的痛有多深,他也不知道他心中那个人在他的心中占多大的份量,他现在只知道他想保护他,保护他不想让他再受到一点伤害,希望他能够拥有一个普通人似的笑容,现在的他让人看着心疼。

他想把他抱在怀里好好的感受着他的一切,告诉他,自己会永远的陪着他,不再让他感到孤独。

纳尔想到就做,直接走了过去,抱住他因为太入神而警惕性下降的身体,陆羽也因为他的接触而清醒过来。

“羽!我爱你!让我照顾你吧,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丝伤害。”

纳尔动情的说着,而陆羽则是被吓得愣了一下,然后推开纳尔。

“我不爱你!”

纳尔显然被陆羽这么决绝的话伤到了,脸色煞白的看着陆羽离开,陆奇走过去拍了拍纳尔的肩膀。

“你早就知道答案了吧!虽然我很想把他托付给一个可靠的人,可是……你好好想想吧!”

“我知道!早在我想说这句话时,我就想到了这个可能,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纳尔用他那有些水雾的眼睛看着陆奇。

“希望你能帮我弟弟走出伤痛的过去!”

……………………………………………T T…………………………………………………………………………T T………………………………………

小草:唉!兄弟!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阿尔:我讨个媳妇儿我容易吗我?

阿奇:放弃吧!兄弟!我家弟弟的冰啊,不是你这个程度能化开的!

阿尔:T T……

第十八章 悲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