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被救的经过

  姚沛凝幽幽转醒已是三日后,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所处的已经不再是那座破旧的小屋,而是一间简陋的房间内。

她此时正躺在一张竹床上,身上的被褥散发出一股被太阳晒过的味道,淡淡的却让人闻起来十分舒适。

头部传来疼痛感,让她仍是有些昏昏沉沉。由于昏迷了几日都没有进食,胃中隐隐能听到咕噜作响的声音,喉间的干渴让她觉得极为不适。

她用手撑起虚弱的身体,努力的从床上座了起来,想走到桌边倒杯水喝。然而那发软的腿脚却不太争气,走了没几步就摔了下去。双手想要找一个支撑点,却将桌边的一张椅子掀倒在地,人也顺势倒了下去。

屋外的人听见了屋里的动静,推开门迅速的进了房间,见姚沛凝摔在了地上,赶紧过来搀扶。“姑娘,你可醒了。”

姚沛凝忍着因摔落在地的疼痛,转眼看向扶起她的青衣女子,用那已经沙哑的声音问道:“你是?”

青衣女子微微笑了笑,将摔在地上的椅子扶正,让她座在了上面:“姑娘叫我采青就行了。”说完便用手摸了摸姚沛凝的额头,见已经不烫了才放下心来:“你这烧了三日,温度总算是退了,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

姚沛凝只记得那日自己为白衣男子治完伤以后便昏昏睡去,对于后面所发生的事情却全然不知,现在听到采青这么说,才明白自己竟然发了烧,还昏迷了三日之久。

采青见姚沛凝干枯的嘴角,猜到她下床大概是想饮水,便快速的倒了一杯递到她手上:“渴了吧。”

姚沛凝点了点头,接过采青递来的水杯,将水一饮而尽,这才觉得喉间的不适得到了舒缓。

“姑娘怕是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采青说完她就转身离开。

想起采青刚才称呼自己姑娘,姚沛凝不由得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穿着,发现先前的男装已变成自己包袱里的一件女装,不禁有些心慌。心想,这衣裳不会是自己再昏迷的时候,那人给自己换上的吧。

没多久,采青就为她端来了一碗热粥。

姚沛凝也没有客气,端起粥便猛的灌了几口。

“慢点慢点,你昏迷了几日,一直都没进食,这会可不别吃的太快了。”采青淡笑着说道。

一碗粥下了肚,姚沛凝才觉得胃里暖暖的,身体才略微有了点力气,这才问:“我这身衣裳……”

采青一听,心中倒是有些明了:“姑娘放心,那日送你来的公子说你是女儿身,不便为你换衣,让我给你换的。”

姚沛凝这才安下心来,感激的点了点头:“给你添麻烦了。”但又想到那白衣男子,便询问道:“送我来的那人呢?”

采青叹了口气,神情有些担心:“那公子送你来的时候好像受伤不轻呢,可是把你交给我后,留了些银两说是让我好生照顾你,便离开了,也不知道他这伤……”

姚沛凝大概知晓了她是如何来到此处,但是心中却有一丝疑虑,那白衣少年竟能在重伤之下将自己带到这里?“他是独自一人带来的吗?”她不禁问道。

“是啊……”采青脱口而出,突想起什么,神色一晃,便扶着姚沛凝往竹床上带。“姑娘好生休息吧,你这高烧才退,还得好好养几日才行。”

姚沛凝随她带着,重新躺会到了床上,她确实有些虚弱,是还需要好好休养一下。“叨扰了。”

“这是哪里的话,我可是收了那公子的银子,自是要将姑娘照顾好,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姑娘别嫌弃了才是。”采青淡笑着答道,收拾了桌上的碗筷便冲冲离开了。

待采青走后,姚沛凝看了看放在她枕边的包袱,这才放下心来。这里面不禁有她全部的家当,还有一张她曾经用炭临摹的一张霖的画像。她虽跟着沈玥溪当陪读,学了不少水墨丹青,但仍是觉得在画人物肖像的时候,前世所学的素描技法更为形神并具,有了这画像,将来寻起霖来,才能容易一些。

被救的经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