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滚烫的额头

  姚沛凝发现了男子的颤动,抬眸看向他。

男子的神情因受伤而略有恍惚,一双有些暗淡的眸光中略显惊慌。想必是被姚沛凝的存在和她怪异的治伤方法所惊愕。

“我没有恶意,这些蚂蚁可以为你止血。”姚沛凝淡淡的道,手指指向一处被自己缝合的伤口,以示她这种治疗方法的效果。

男子看了看她指向的伤口,一条布满蚁头的伤口血已被止住,心中的惊愕倒是不减先前,如此怪异的手法,他闻所未闻。

他是个长年习武之人,受伤在所难免,虽说此次受伤极为严重,但是这样的刀伤他身上并非没有,只是以前从来没有大夫为他如此治疗过。

皮肤上被蚂蚁咬着的伤口传来微小的疼痛,与刀伤相比,这种疼痛微乎其微,并没有给他的感官带来太大的不适。

他看着眼前男装打扮的姚沛凝,只觉得男孩眉目清秀,微垂的双瞳上那浓密的睫毛上下浮动,倒是有股难以言语的柔美,秀气的鼻子不算高挺,但却别有韵味。红润的双唇因为给他治伤,偶尔轻咬,让他觉得这男孩似乎有一股阴柔之气。

知道眼前的男孩对他并无恶意,他心中的警惕倒是放松了些。他没有出声,紧蹙的眉渐渐平复,静静的看着姚沛凝认真的给他缝合伤口。

姚沛凝也不是一个多话之人,见男子没有出声也同样沉默着。

静怡的夜晚只有雨声充斥着夜的宁静,阴冷的屋子里因为火堆而略有暖意。

男子看了一会,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一路被追杀的疲惫和受伤带来的虚弱感确实让他极为倦困。

不知过了多久,姚沛凝终于为他将所有的伤口缝合完毕。

她看了看再次昏睡过去的男子,便用已被火烤干的衣服为他盖住半裸的上身。

此时她已经是疲惫不堪,一路的雨中赶路,再加上为男子治疗伤口的劳累,她已觉得浑身酸痛,四肢无力。

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四周的污物,找了处靠近柱子的干地坐下。

今天的遭遇确实把她折腾的够呛,脑袋也疼的有些厉害,困意很快袭来,她便也沉沉的睡了去。

--------

下了一夜的大雨,直到清晨,雨势才逐渐减小。

屋内的火堆,在清晨已经熄灭,冒着徐徐青烟。

由于失去了火的温暖,屋内渐渐变得寒冷起来,闫轩被寒意惊醒。

他缓慢的从地上爬起,披在身上的外衣滑落,伤口因为起身的动作而传来痛意。

他皱了皱眉,看见自己身上的伤口都挂着一排排黑色的蚁头,有些震惊。这些伤口竟然没有因为自己的活动而裂开,这些蚁头的咬合力确实极为惊人。

这么多密密麻麻的蚁头,怕是要花费很久的时间才能完成吧。

他不禁想到昨日为他治伤的那位男孩。

眼睛扫视了一下房间,在一个角落里,他发现了缩在地上的姚沛凝。

“喂!”闫轩对着姚沛凝叫唤了一声。

可是地上的人却没有应答,只是静静的缩在那,身体似乎还有些颤颤发抖。

闫轩拖着身子走了过去,看见地上人儿的一张小脸此时已是苍白,昨日那红润的唇已是有些干枯。他心下有种不好的预感,伸手摸了摸姚沛凝的额头。

滚烫的温度传入手心,闫轩眉头微蹙。

姚沛凝不像闫轩习过武,即便那么重的刀伤经过一夜的修养,倒是精神了许多。几日来的匆忙赶路身体早已变得有些虚弱,昨日经过那冰冷的雨水的侵袭和熬夜为闫轩治伤的劳累,已经让她的身体的承受度到了极限。

“霖”一声细微而嘶哑的声音从姚沛凝的口中发出,声音里掺杂着思恋与痛苦的情绪。

闫轩看着这个在梦中呢喃的男孩,不禁有些好奇。他静静的看着姚沛凝,只觉得男孩的皮肤细嫩光滑,苍白的脸色让他心中产生了一种疼惜。他用手轻轻的把落在姚沛凝脸颊上的发丝勾到耳后,不料竟看到了她耳垂上的耳洞,心中突的一惊。

片刻,他嘴角泛起了一抹明了的浅笑,原来昨日能够冷静的用那种奇怪方法为自己治伤的人竟然是个女子。

滚烫的额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