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路上的追杀

  深秋的雨水在黄昏时分纷纷落下,雨势逐渐变得凶猛。

一袭男装打扮的姚沛凝在一条通往京城的大路上独自前行。雨水落在身上,沁入衣衫,透着刺骨的寒意。被大雨冲的已经散乱的发丝黏在面上,显得极为狼狈。

她一路小跑,想找一处避雨,可是一路跑去却未能寻到。

今日已经是她离开将军府的第五日了。这一路上的奔波,让她的身体早已感觉到了疲惫,现在被雨水淋湿的身体变得更加沉重。她连着打了几个喷嚏,头也变得有些晕晕沉沉。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夹杂着雨水冲洗大地的声音由远而近向她这边传来。

姚沛凝回眸看去,只见一男子身着白衣,骑着一匹褐色的骏马向她这边疾驰而来。男子面容有些憔悴,凌乱的发丝被雨水黏在了脸上,遮住了大半的容颜。他时不时的还转头向后方看去,好似有人在追着自己一般。

马儿奔驰的速度极快,白衣男子骑着骏马很快就越过了姚沛凝,她还来不及避让,就被马蹄带起的泥浆溅的一身。她刚想大声痛斥,却隐隐看见男子袖衫处被刀剑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血从里面流了出来,被雨水冲刷成淡红色。姚沛凝心中一颤,便压制了怒气,没有出声。

男子很快便消失在了灰蒙蒙的雨中。

随即,另一阵急促的马蹄响起,大路上又出现了一个骑着黑马的黑衣人。黑衣人身形魁梧健壮,面部带着的一副银色面具,面具在雨水的冲洗下耀眼刺目。

由于天色昏暗,加上雨水制造的朦胧,姚沛凝无法细细的去观察此人。只觉得这匹疾驰的黑马,奔跑速度比先前那白衣少年所骑的骏马还要快上许多。

姚沛凝赶紧向路边退去,谨防在次被溅得一身泥浆。

黑衣人疾驰而过时,姚沛凝看到黑衣人身后背着一把利剑。心中一紧,这黑衣人怕是在追杀那白衣少年吧。今日看来运气不佳,不仅遇到大雨,还碰上这样一幅追杀的场景。还是赶紧找个地方休息才好,免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她又冒着雨前行了半刻钟时间,终于找到了一座残旧的房子落脚。

屋子看似已经空了许久,十分破落,房顶多处还有雨落进来。

姚沛凝找了个稍微干净点,没漏雨的角落简单打扫了一下,又在屋子里寻了点干木升起了火,这才安心的坐了下来。

她脱掉湿漉漉的外套放在火边,然后将已被雨水浸透的包袱打开,把一件件湿衣拿出来烘烤。

一个沉甸甸的粉色袋子从包袱里掉了出来,她打开袋子,里面竟装着一些碎银子和一张五十两的银票。姚沛凝眼泪顿时夺眶而出,她知道,这一定是沈玥溪偷偷放在她包袱里的。

六日前,她足足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终是说服了对她百般不舍得沈玥溪允许自己离开。她并没有对沈玥溪说明自己离开的真正原因,因为不忍心哄骗视自己如同姐妹的沈玥溪,只能请求她不要询问自己为什么必须离开将军府。她拿出向叶锦鸿借来的一百两文银中的五十两交给了沈将军,在沈玥溪的帮助下,让沈将军同意她为自己赎身。

那日叶锦鸿说叶锦泽是在去京城的路上遇害,而且叶锦泽当年是执意要去京城的,所以她觉得如果叶锦泽没有遇害,那么他很有可能会在京城。曾经,她没有一丝找到霖的线索,如今她寻到了线索,又怎能放弃。无论如何也要去找找。

第二日,她便收拾了行装离开了将军府。

临走时,沈玥溪哭着抓着她不肯放手,哽咽着对她说:“既然我答应你不询问你必须离开的原因,自是不会再问。但是我们九年的情份,你就舍得离开我吗?”

九年的相处,姚沛凝对沈玥溪同样有着深厚的姐妹情,可是她必须离开将军府,离开盐河城,寻找她的霖。

她眼中的坚定,让沈玥溪黯然垂目,知道如何也留不住她,所以才偷偷的将那张赎身的银票和碎银子塞入了她的包袱。

离开的时候,她还交给沈玥溪一封信,让沈玥溪帮他代交给叶锦鸿,感谢他借她的一百两文银,并承诺三年内必将连本带利还给他。她不喜欢欠人人情,特别是一个对自己有特殊情绪的男人。

在如此孤独落寞之时,想起沈玥溪和叶锦鸿,姚沛凝心中感叹万分,只觉得此生思恋霖虽苦,但却与这样两位朋友相识,老天对她也算不薄吧。

姚沛凝正在伤感之际,屋子的门被用力的推开,一阵风夹杂着雨丝飘进屋里,让姚沛凝心中一慌。

路上的追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