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以爱之名

  栾鸾是一个要强的孩子。无论街坊四邻的口水多么波涛汹涌地泛滥,栾鸾总能在心底稳稳地沉住气:我妈妈绝不是这样的人。这样自给自足的信心,突然间被无情的真相丢一颗毫无防备的炸弹,轰,仿佛鸵鸟一样自欺欺人地将自己的脑袋埋进自己挖的沙坑里。栾鸾沉默两天,48个小时,她不是在仇恨妈妈的不贞,不是在等待妈妈主动开口解释,她只是反复纠结着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自欺欺人?天真地以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还压根儿不闻不问?如果我及时体谅妈妈的困窘,栾德峰又怎么会无法无天地得逞?

栾鸾陷入无法自拔的内疚,她极度懊悔:当初若是我在,杀千刀的栾德峰绝不敢胡作非为!

“妈妈,原谅我,我对不起您,让您受委屈了!”

栾鸾的一句声泪俱下的忏悔,让栾鸾妈感动得不能自已,母女两人抱头痛哭,“傻孩子,这怎么会是你的错?是妈错了,是妈的错!”

沙奕辰不识好歹地闯进这集悲情和温情于一体的重要时刻,自然惹来栾鸾恼羞成怒的一番斥责:“看什么看?没见过母女情深啊?你走错屋了,赶紧走,回去睡觉!”栾鸾腾地站起来,推搡着沙奕辰就要把他关到门外。沙奕辰这时再顾及不上栾鸾的感受,大声地反驳:“是,没见过!我跟我妈从来没这么亲热地拥抱过!栾鸾,我告诉你,我对你对我的态度非常不满,不满,你懂不懂?我为你做的一切,我不后悔,但是,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一直都这样,是你自己死赖着我追来的,我有叫你跟着我吗?”不知是哪路神经罢了工,导致栾鸾鬼迷心窍地继续固执己见,没有给沙奕辰留任何台阶。

沙奕辰性感的眼睛被愤怒的鬼魅重重包围,他已经不想继续跟完全不讲道理的栾鸾争辩下去,砰地一声,房门在沙奕辰的双脚跨出门槛后,重重地关上。一个在门外,一个在门内,考究不出究竟是谁甩了这个在寂静的夏夜过分响亮的门声。

沙奕辰灰溜溜地钻进自己的车里,有一种想抽烟的冲动,可惜他没有买烟的习惯。他想到自己刚刚跟母亲大吵一架,然后不知天高地厚地为了所谓的爱情义无反顾地离家出走;想到自己豪爽痛快地将新买的好车抵押给栾德峰那个卑劣下贱的畜生;想到自己堂堂一个富二代却心甘情愿抛弃身份地位跑到鸟不拉屎的疙瘩窝吃苦受罪,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栾鸾。可是,栾鸾似乎根本不领情,还处处与他犯难。

沙奕辰烦躁地冲方向盘挥上几拳,从小到大的优越感,一帆风顺地驶过各种惊涛骇浪,偏偏在栾鸾这条看似波澜不惊的小河中搁浅。是否,我果真命中注定不是栾鸾的菜呢?沙奕辰的思绪又回到了四年前,栾鸾残忍地将喜之郎果冻冷漠地扔向马路上,果肉四溅的血腥一幕。沙奕辰不由的打了一个战栗。还未定好神,咋一抬头,车窗前立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沙奕辰更是浑身冒冷汗,大喝一声:“谁?”

以爱之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