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真的受伤了

  在言之凿凿的证据面前,栾德峰输了,输得彻彻底底。可即便输了,罪不可赦的栾德峰也不能让搞垮他的栾鸾高高兴兴地看他伏法,狗急跳墙的他发出淫荡的大笑,猥琐地“坦承”最后一宗罪。

“贱丫头,你以为你有多聪明?你毁了我,同时也毁了你妈妈下半辈子的幸福!你妈跟着你爸没享过一天的福,可是我能让她吃穿不愁,我已经打算下半年娶她过门了……不过,你妈虽然四十了,风韵犹存,味道很正噢!”

“变态!”栾鸾妈疯子一样挣脱沙奕辰的束缚,扑过去朝栾德峰猛打。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栾德峰,千刀万剐的混蛋,他毁了我的丈夫,儿子,死到临头还想毁了我的女儿吗?这个畜生,禽兽不如啊!

栾鸾听清楚了栾德峰说的每一个字,终于无力承受,瘫软在地上。这个时候本应是泪水如江河般奔涌而出的心境,可是,眼泪却没有如期倾盆。栾鸾的心,痛,苦,仿佛从小到大守候在内心深处的叫做“坚强”的东西,轰然倒塌,一切的精神支柱,一切的倔强,一切的不屈,统统在真相大白的一刻,集体跟栾鸾玩起了失踪。没有任何一种信念好心地留下来继续照顾栾鸾,陪栾鸾一起度过难关,它们统统在同一时刻选择抛弃栾鸾,狠心地丢栾鸾一个躯壳去独自面对所有的不幸。

栾鸾想大声地喊出来,大声地哭,可是喉咙却也好像瞬间被异物堵住了似的,张大嘴巴,却吼不出声。栾鸾痛苦地捶打自己的胸部,呼吸似乎都变得困难了,大脑出现短暂的休克。耳边飘荡着沙奕辰和陈队长的紧急呼喊,“栾鸾,栾鸾,你怎么了?怎么了?”

身边的人叫嚷着“赶紧送医院”。栾鸾拼劲最后一丝力气,抓住沙奕辰的衣角,轻轻摇摆。栾鸾心里清楚:自己只是太累了,休息五分钟就没事了,不需要去医院。不记得是不是从高中开始,栾鸾很累的时候就会犯晕,每次都是几分钟,那几分钟过去,她就又跟没事人一样。栾鸾没有告诉妈妈自己偶尔犯晕的事情,可是,从去年开始,这个毛病似乎发生的越来越频繁了。

几分钟过后,栾鸾渐渐恢复意识。她醒来说的第一句话,是:“陈队长,求你主持公道!”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栾德峰被警察抓走了,等待他的本应是法律制裁。可是,栾德峰是个怕在牢里遭罪的孬种,法院还未来得及提审定罪,在被关进监狱的第一晚,栾德峰就自杀了。栾品珠在一夜之间,从暴发户家的千金大小姐沦落成身无分文的孤儿。

栾鸾清楚,离开栾德峰,栾品珠就什么都不是了,她再也横不起来,初中就辍学的她可能连生存下去都成了问题。十几年了,栾鸾从未跨进过栾德峰家半步,这天,在得知栾德峰自杀的消息后,栾鸾只身走进栾德峰家的大门。

我真的受伤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