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怎一个忍字了得

  无数次,栾鸾幻想自己掐住栾品珠的脖子,哇啦哇啦地将她骂得狗血淋头,不给栾品珠留半句还嘴的机会,然后再朝她自恃美貌的平凡脸蛋上狠狠甩几十耳光……可是,幻想始终是虚构的,回到现实状况中,栾鸾不敢亦不能那般反击。因为,栾品珠是债主的女儿,目前还无力偿清欠债的栾鸾,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栾品珠一口一个“小贱人”,栾鸾狠狠咬住下嘴唇,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我们走!”说着,不管不顾沙奕辰,便自个冲进大雨里。

沙奕辰以为凭栾鸾的嘴皮子,怎会让这个无礼女人占了上风!本已打算静观栾鸾稳收妖孽的气魄,谁知栾鸾意外地临阵脱逃。即便本尊屈驾离去,沙奕辰又岂能饶过句句恶语相向的栾品珠肆意辱骂自己认定的女人?“ShutUp!”沙奕辰愤怒的吼声震住了气焰嚣张的栾品珠,她怯怯地看着自己爱慕已久的男人,用厌恶的眼神盯着自己。

沙奕辰的一根食指点在距离栾品珠鼻尖一厘米外,恶狠狠地警告:“不管你是哪座山冒出来的一根葱,再让我听见一句辱骂栾鸾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沙奕辰收回手指,见栾鸾已跑得无踪影,气得直跺脚,“真是扫把星,破坏了我的雨中美人计,辛辛苦苦练的一身肌肉也不知道栾鸾有没有观察到。”气呼呼的沙奕辰忍不住对弱弱的栾品珠挥起拳头,“你!以后离我远点!”说完,没等栾品珠从先是竖手指又是挥拳头的状况中反应过来,沙奕辰便冲进大雨,朝栾鸾家的方向跑去。

眼看着自己倾慕已久的男人,跟在栾鸾身后屁颠屁颠打转,栾品珠自然是不服气,誓要跟栾鸾“抢男人”,“栾鸾,你凭什么?”

栾鸾妈正在理发店里帮人修剪头发,咋一抬头,看见沙奕辰穿着背心,独自一人冒大雨跑回了家,赶紧三下五除二打发客人,端起一盆热水跟了过去。“怎么这会儿就回来了呢?小鸾没带你躲躲雨?你出门时穿着的外套哪里去了?小鸾呢?”

冷得直哆嗦的沙奕辰正用毛巾浸热水擦脸,听到栾鸾妈的询问,才左顾右盼地反问道:“栾鸾没回来吗?”

栾鸾妈和沙奕辰面面相觑。沙奕辰赶紧掏出手机拨打栾鸾的号码,栾鸾的手机却在家里响了起来。

栾鸾妈焦急地看看外面越下越大的暴雨,寻思了一会儿,猜测出栾鸾可能会去的地方。她撑起一把大伞,手里又拿了一把伞,嘱咐沙奕辰:“麻烦你先去前面帮忙照看一下理发店,我一会儿就把栾鸾找回来!”

沙奕辰忙不迭地走上前,抓住栾鸾妈手里的伞,抢着说:“阿姨,你告诉我栾鸾在哪?我去找她。”

栾鸾妈犹豫了一下,倘若栾鸾真的如她所猜去了小屋,那么沙奕辰跑去无疑是徒增两人之间的矛盾。于是,栾鸾妈什么也没说,径直撑伞冲进大雨中,将沙奕辰的呼喊及坚持抛在身后。

怎一个忍字了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