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输给时间

  栾鸾再也无法淡定了。她不顾沙奕辰的阻拦,强行拆掉胳膊上的针管,心头瞬间涌起的悲情几乎超越了水淼伤心的程度。栾鸾一步步,慢慢地移到水淼面前,颤抖着声音问:“你们分手—跟我有关吗?陆子汐就是褚子汐,对不对?”

水淼已经疯了,并且变得不耐烦,“什么褚子汐?我再跟你说一遍,只有陆子汐,没有褚子汐!!因为你,他居然要跟我分手!你才来几天?你……”

“我跟他从小就认识了,从我12岁到16岁,我们相恋了五年。够不够?这些,够不够?”抬头,栾鸾的脸上泪水如注。有谁了解,她内心的苦,深深埋藏在心底从不肯在人前抱怨只言片语的苦?几年前,在栾鸾面临升学考试之际,褚子汐不顾栾鸾的感受漠然说出“我们分手吧”。又有谁了解,面对褚子汐被警车带走,哥哥丧生的噩耗,栾鸾需要承受多大的压力,才可以做到取得状元的成绩?褚子汐在监狱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就是那样狠心,做了分手的决定,连句道别都吝啬的不肯给予。可是,栾鸾也是那样的倔,倔强得欺骗自己四年,始终不肯相信褚子汐会抛弃她。高中三年,栾鸾几乎将自己封闭成了一个哑巴,学习、画画,成了她唯一的伙伴。莫不是每学期光荣榜上遥遥领先独占鳌头的惊人成绩,在栾鸾读书的高中校园,所有人几乎都忘记了,原来我们学校有这么一个神话人物存在!栾鸾不止一次地警告自己,再见到褚子汐的时候,一定狠狠打他一顿,非要他拿出个天经地义的理由不可!可是,她恨自己的没出息!当她真的再次见到他,而他的身边依偎着水淼,栾鸾就退缩了,所有在梦里质问过无数遍的问题,集体隐匿。褚子汐害苦了栾鸾!

“栾鸾!栾鸾!”沙奕辰走过去,双手抓住栾鸾的肩,轻声呼唤,“看看我,看着我的眼睛!我来告诉你答案,陆子汐就是褚子汐!他改姓是因为他的亲生父亲认回了他,他故意装作不认识你,是有苦衷的!”在告诉栾鸾关于子汐的这些事情之前,沙奕辰挣扎了很久,他非常清楚,栾鸾在少女懵懂的年纪对褚子汐付出的感情,这些话很可能促使栾鸾和子汐重修旧好。沙奕辰喜欢栾鸾,从一起在小镇读书时就渴望保护她,可是,他不能趁人之危。几年前遭到栾鸾狠心拒绝时,沙奕辰一直确定地提醒自己:栾鸾不接受我,是因为她认识褚子汐比我早,仅此而已。从这刻开始,在大家都已风华正茂长成了成年人,沙奕辰决定跟褚子汐公平竞争,由栾鸾重新洗牌,决定跟谁在一起。

“狗屁苦衷!”栾鸾居然脱口而出一句脏话。此时的栾鸾已经悲愤到极点,无法停止。“什么样的苦衷让他如此残忍?残忍到四年不闻不问?如果情还在,他怎么有办法把我当陌生人?难道他是演员吗?可以把冷漠演绎的淋漓尽致?”

病房里闪进一个人。料定水淼会来大闹病房,早就赶来的陆子汐悄悄躲在病房门口,将病房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他再也无法对栾鸾的痛苦熟视无睹,他欠栾鸾的,势必要还。

“现在道歉,晚不晚?原谅我,鸾!”

输给时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