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疯狂报复

  陆杰拿了一罐饮料送到褚子汐面前,褚子汐轻蔑地扫了一眼,没有伸手去回应。为什么要回应?纵然他有多厉害,也只能让自己的亲生儿子被掳走16年却无计可施!于国家,他是一个可歌可敬的大英雄,于小家,他是一个可悲可恨的窝囊废。彼时,褚子汐坐在那个陌生的家里,一股仇恨的火焰在心底燃烧,愈来愈烈。

漂亮妇女握住褚子汐的手,哀求:“孩子,原谅我们过去的十六年未尽到做父母的责任,感谢老天让你活下来跟我们相认,我跟你爸爸会好好补偿你的!你的名字叫陆阳,小名叫阳阳……”

“我叫褚子汐!谁也不能动我的名字!!”褚子汐斩钉截铁地警告。褚是孤儿院院长送的姓,本来大家一直叫他小褚,后来他跟着栾鹏离开孤儿院,遇见了栾鸾。有一天栾鸾心血来潮,就信口送他一个名字,子汐!这是两人之间的第一个秘密,所以,任何人休想动子汐的名字!

不管陆杰夫妇多么热情的期望弥补十几年未尽的亲情义务,褚子汐,哦,不,从这刻开始,子汐愿意承认与否都已无关紧要,白纸黑字的亲子鉴定证明上盖着市里最权威的医院的章印,所以应该称他为陆子汐了。陆子汐从走进陆家那一天,就没有对陆杰夫妇笑脸相迎过,他对自己突然冒出的亲生父母,不仅不感到兴奋,内心反而滋长了恨。

尤其是对陆杰。在那个叫布吉的小镇,子汐曾频频与警察交过手,早已看透了警察的虚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黑势力街头闹事时,警察连个人影都找不到,电话打通了也迟迟不见派警车。一定等到黑势力两败俱伤,警车才缓缓而来,再一个个拷走,这就是布吉镇警察局视为办案宗旨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陆杰40岁升为检察长,算得上是一个经验丰富高学历的警察,子汐觉得老天安排给他一个当警察的爸爸本身就是个荒谬的错误,他决定充分利用自己的实力,报复这个贪图功名不惜舍弃亲生儿子的父亲!

于是,子汐在陆杰管辖的范围内四处打架,幸好子汐的本性还未被仇恨泯灭,他打的都是地痞流氓、街头霸王。一次次的“丰功伟绩”,渐渐帮他积累了一帮兄弟,那些受到他帮助的老实人也将他供为恩人,当然,他也无数次的被警察带到警察局,一部分是被受助群众举着光荣牌匾保释,另一部分则是陆杰亲自到警察局将他带走。

陆杰曾试图与子汐沟通:“孩子,如果你想当警察,我可以送你去当兵,等你在部队磨练几年……”

子汐冷冰冰地打断陆杰:“我恨警察!”。倘若警察效率高一些,栾鹏就不会死;倘若警察干脆不出现,子汐和栾鸾的结局可能有机会翻篇。

陆子汐本想给当检察长的陆杰制造麻烦,让他身败名裂,可是媒体似乎总不关注他对付恶势力的手段是否过于偏激,而是大篇幅的争相报道陆检察长失散多年的儿子是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大英雄。子汐苦恼的同时,一度怀疑:要么陆杰给媒体塞了钱,要么媒体都怕陆杰。

子汐的“多管闲事”过于高调,终于给他惹来了事端。某日凌晨,子汐坐在夜市吃烧烤时,被一群手持铁棍的恶势力团伙偷袭,他的头被打爆血,整个人昏死在无人问津的小吃摊。这件事情,彻底惹怒了陆杰!

疯狂报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