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生死劫

  褚子汐心疼地隔着头盔做了抚摸栾鸾脸蛋的动作,然后取下头盔,大吼一声,砸向正拿着砍刀逼近的黑社会。他轻而易举地抢来一把砍刀,与敌人陷入混战。

看到此情此景,栾鸾害怕了。尽管褚子汐和哥哥栾鹏没少打架,很多血腥的场面,她都曾亲眼目睹,但是像这次这般完全是想取子汐性命的斗殴,让她感受到异常的恐惧。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惊慌中,她拨通了哥哥栾鹏的电话,栾鹏早已闻讯,正带着帮里的弟兄赶过来。

道上本是有规矩的,冤有头债有主,一开始没有任何人动栾鸾,但当褚子汐一个人打退了对方好几拨的进攻,他们完全无法近身的情况下,一个面目可憎的家伙居然违背道义,挟持了栾鸾。锋利的刀刃抵在栾鸾的脖子上,褚子汐恶骂一声“卑鄙!”,扔下手中的武器,立即有人用棍棒朝子汐的小腿上猛打下去,子汐痛得跪倒在地上。

“子汐!子汐!!”栾鸾恨自己没用,褚子汐何时受过这般屈辱!

及时赶到的栾鹏从背后一棍制服了挟持栾鸾的人,脸上青筋暴起:“***的!连你祖宗的妹子也敢动!”他将栾鸾挡在身后,对着褚子汐大吼一声:“兄弟,今儿谁能活下去,谁他妈的就必须把我妹子照顾好了,否则老子做鬼也缠死他!”

褚子汐一跃而起,率领他帮派的兄弟,与对方超过自己大约五六倍的兵力展开决战。刀与刀的交锋,血与血的喷射。未满15周岁的栾鸾置身其中,瞳孔里满是刀划在人身上的惊悚镜头,血,到处是血!忽然天晕地旋,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在转动,头痛欲裂,“啊—”该死的警察集体蹲茅坑去了吗?为什么这么严重的斗殴没有警员制止?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治安??

一个彪悍魁梧的家伙压在了栾鹏身上,锋利的刀砍向栾鹏的脖颈,栾鹏及时用手中的铁棍挡在了颈前。可是又有另一个人扑过来压住了他的双腿,栾鹏就快要撑不住了,砍刀一点点的逼近,铁棍渐渐贴在了脖颈上,压出红红的印迹,栾鹏已经喘不过气了。

砰!砰!身上的两个人轮番倒地,栾鹏摸摸自己差点被割断的喉咙,咳嗽两声,缓了缓呼吸。当他看清楚站在身边,垂着头,因惊吓而脸色惨白,双手紧紧握着一根粗铁棍的人是栾鸾的时候,他愤怒了:“滚,躲起来!!”

栾鹏遭受莫大的刺激,冲进厮杀的人群,像复仇的白虎,威力陡增。一边打杀,一边骂“谁叫你拿铁棍啦?谁叫你出手啦?叫你躲起来怎么就不听呢?…我他妈的混成什么样?我他妈的……”栾鹏哭了,他哭自己没用,居然让妹子拿铁棍打架。栾鸾从小就倔强,什么都要做到最好,她是家里的骄傲,也是家里唯一的希望。栾鸾的优秀,让作为哥哥的栾鹏一直有种像保护神一样去保护她的使命。不管栾鹏在外面混得有多坏,惹多少是非,他都希望妹子是干干净净的,可是,就发生在刚刚,栾鸾第一次手握铁棍,参与了斗殴,她的清白全部毁在他这个该死的哥哥身上。栾鹏小心翼翼维护的使命,忽然间被打破了,仿佛自己忽然被人生解雇了一样,难受。栾鹏接受不了这样残酷的事实!

栾鸾看着哥哥悲催的样子,心疼:哥哥!哥哥!!

生死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