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谁动了幸福

  想到这里,栾鸾觉得异常不安,回忆起一段往事。

子汐一声不吭地离开,栾鸾痛苦到极致,严肃的小脸绷得更紧。沙奕辰在她放学回家的路上,装作偶然出现挡在她面前,将一个大大的“喜之郎”果冻递给她,她没有接,没有想跟他说话,只是顿了顿脚步,抬头看了看前面的状况,就像他只是一个障碍物,她从他的右侧绕过去,熟视无睹。他倔强地追上去,毫不礼貌地扯住她的胳膊,蛮横地强迫她转了个身,那个姿势,好像她在他的怀里。

沙奕辰说:“你的眼睛写满了忧愁,他的离开真的让你痛不欲生了吗?他有什么好,不过是一个爱打架的小混混,他给不了你幸福。”

栾鸾奋力推开他,大声地吼:“是,他是不好,他是个小混混,但我就是喜欢,喜欢他的坏,喜欢他不爱洗澡的邋遢,喜欢他衣服上残留汗的味道,喜欢他为我打架时的强悍,喜欢他的一切一切!他可能给不了我幸福,但我只想要他给的幸福!”栾鸾一口气吼完这些伤人的话,有意也好,无意也罢,她看到他的管家躲在墙角,她知道她别无选择。栾鸾将他手里一直揣着的大大的“喜之郎”果冻抢过去,狠狠丢向马路,一辆车飞驰而过,霎时液体横飞,果冻惨不忍睹地被碾成泥浆。

“不许在我面前诋毁子汐。你以后离我远点,我不想再看到你!”说完,栾鸾转过身,走了两步,泪水夺眶而出的一刻,跑着离开。

沙奕辰木木地站在原地,很久很久。

栾鸾落寞的背影在萧索的秋风中显得愈发凄凉,有些委屈是该一个人承受,不了解的就让他继续快乐吧。沙奕辰并不知道,或许她强势的妈妈永远也不会让宝贝儿子知道,这个贵妇人对栾鸾的家人,尤其是对栾鸾做了些什么。

就在前一天,栾鸾放学后像往常一样回到家,看到这样不堪的一幕: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正嚣张地将厚厚一打钱扔在栾鸾家残破的茶桌上,说:“这笔钱足够你们还债的,让你女儿退学,离开这里,永远都不要回来。”

嫂子吴月迅速拿起钱,开始点数。栾鸾压着火气,走上前,不容反驳地说:“把钱给我。”

吴月愣了一下,嘻嘻哈哈地说:“你这小丫头片子,居然能给家里捞到这么多钱,真有本事。嫂子帮你数数。”

“把钱给我!”栾鸾重复道,心彻底凉了。吴月极不情愿地将钱给了栾鸾。

栾鸾走到沙奕辰母亲面前,她正用一种鄙夷的眼神打量栾鸾,尖酸地说:“真不知道我儿子是怎么想的,居然会看上你!这笔钱,便宜你了!”

“看在你是我同学妈妈的份上,我叫你一声阿姨。阿姨,请你收回对我的侮辱,我没有勾引过你儿子,也从没有想过要跟他发生任何关系,你儿子是怎么想的,我不清楚,但请你不要以为穷人就没有自尊,请不要用你富人的金钱侮辱我们穷人的尊严!请向我的妈妈道歉,她的女儿从没做过让她丢脸的事情!另外,这些钱,请你拿回去!我们不需要!”栾鸾高高地举起手,尽量将钱放在沙奕辰妈妈高高上翻的眼睛能够看得到的地方。

吴月冲上来,一把将钱抢过去揣在怀里,“需要!为什么不需要?你傻了,小鸾?这笔钱刚好够救急的,为什么不要?”

当时,不知何时已经回家的栾鹏暴跳如雷地甩了吴月一个耳光,恶狠狠地骂:“臭婆娘,敢拿我妹妹的名誉当儿戏?岂有此理!把钱还给这个恶妇,谁也不许欺负我妹妹!”

沙奕辰的妈妈看到栾鹏凶神恶煞的样子,心虚地想要偷偷离开。栾鸾追上去,将钱塞到她手里,斩钉截铁地说:“阿姨,你记住,你欠我妈妈一句抱歉!”

……

沙奕辰是个好人,但栾鸾清楚,他不该是她的良人。

谁动了幸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