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8

  我只休息了两天,就叫上小小一起上班去。赵璇因为我的事情把自己给累倒了,感冒严重得每天捧着个水杯和我打电话,声音嘶哑低沉的像个男人的声音,我说她的声音真难听。她艰难的说是喉咙里有很多痰吐不出来。我笑了笑,难道是那些痰凝结成了喉结让你变性了。赵璇突然开心的说小左,你终于笑了,太好了。我好久没听到你笑了。赵璇的那一激动声音就像公鸭子在叫嚷着。

是的,我好久没有笑了,对于失恋的人,又怎么笑的出来。我摇了摇头,希望能将成靖的身影摇出脑外。

到了公司里,很多同事都有好的朝我一笑,我尴尬的回笑了一下,好奇的问:“小小,今天的同事怎么了?”

“都知道你失恋了呗,希望你能够赶快走出失恋的阴影,振作起来,做回那个乐观的嘻嘻哈哈聪明的小左。其实失恋而已,没什么的,我们公司里的所有同事都觉得成靖配不上你,你那么优秀,自强自立的,而他像个娘们……”

小小一开了话匣子就会滔滔不绝。我无奈的看了她一眼,立马抽身逃离。如果不离开,小小就会以为你有兴趣听,那么她就会从我失恋说到法国柏林墙,日本清酒。东西瞎侃向来是她拿手本事。

我收拾下心情,眼睛虽然还是很不舒服,但昨晚做了眼膜之后,血丝减退了许多,剩余的黑眼圈只能证明我又一个晚上没睡好吧。

我的桌子很干净,可能是玲玲帮忙整理的吧,因为走之前我清楚的记得上面有很多纸巾,还有一叠必须让我处理的资料。可是现在是整整齐齐,而且需要我处理的资料也都在玲玲桌上。

玲玲见到我就兴奋的直嚷嚷:“小左,你总算来了,你再不来我可就崩溃了。你的那些工作我还真处理不来,赵姐说你要休息一个星期,我都吓得想辞职了。说吧,为什么休息一个星期,听说你失恋了,是不是真的。”

也许只有粗神经的玲玲能够这样毫无顾忌的问我,她那小马尾在我面前一晃一晃的。除了被骂会哭一下外,其他时间看见的她几乎是阳光的,即使有时候为工作而烦,和你聊天的时候,她也会很没大脑的傻呵呵的笑,就连皱下眉头只是她面部表情的过客而已。有时候我多么希望能像玲玲这样生活着,就是被骂之后哭几下就没事的生活着。

可是我不是被骂就简单哭两下可以过活的,在我的大脑皮层处,那儿有着24小时昼夜不停歇的脑神经细胞。在我面对电脑时,不经意的就会想到成靖,想着想着就会流泪,就那样默默的流泪,流完了继续工作。

有时候走在路上,碰见熟人相视一下,回过头看见一对情侣手牵手走过。巨大的悲伤又涌现而出,眼睛又开始红肿的疼痛。

我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爱哭鬼,在不声不响时,我就会莫名其妙的哭。几次想拿起手机给成靖电话,但几次又放下。成靖的号码我删了一遍又一遍,存了一遍又一遍。手机里存储的信息容易删除,可是大脑里存储的信息要怎么删除。

我打开抽屉,想找只笔记录玲玲这几天的工作情况,并继续跟进剩余的,却发现抽屉里有满满一抽屉的零食。

我惊愕的回过头问:“玲玲,我抽屉里的零食是谁放的啊?”

“哦,是赵璇和高向晨,我还偷吃了几包,对不起啊,前天实在太忙了,忙的没空吃饭,我就去你哪拿了几包饼干和牛奶吃了。”玲玲不好意思的向我吐了吐舌头。

赵璇送我零食吃,我一点儿都不奇怪,可是高向晨怎么也回买零食给我吃?我摇了摇头,拿过属于我的文件夹。我突然发现,摇头开始成为我的习惯性动作了。当我不愿意面对的时候,我就习惯性的摇摇头,然后就像呼吸到一口新鲜空气一样的舒畅。

我以为我可以很好的面对一天的工作了,因为早上我几乎都忘了成靖的存在,就那样埋头工作着,和赵姐讨论活动方案,并四处联系供应商。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大脑又不听使唤的回放了阿姨甩我的那个巴掌,还有成靖信誓旦旦的说要和我在一起在一辈子。

我端着快餐盒,想着想着,泪又奔腾了出来。

我畅快淋漓的在天台上放声大哭时,惊走了对面楼顶的一群白鸽。扑哧一下的匆忙四散飞开。有的还咕咕的不听叫唤,似在嗔怪我打破了它们应有的宁静。

天空是那么的蓝,而我的心是那么的阴沉。

和成靖分手不见面才三天而已,却让我感觉像是过了三年那么漫长。

曾经我问成靖有多想我。

他很深情的回答我说:“一秒不见,如隔三秋。”

看着他那会发光的眼睛,我笑着说:“乱讲,我们也不是很经常见面的啊,平均每天我们能见到的最少也就3600秒吧,那剩下的82800秒你是怎么度过的。”

他从兜里掏出钱包,在我眼前晃晃,然后打开,里面放的是我的大头贴。

“每次我想你的时候,我就会拿出来看看,这样就感觉你在我身边,实在想到不行的时候,我就会打电话给你,听听你的声音也好。有时候我还会跑到你公司附近偷偷看一眼,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

“为什么不让我知道,既然来我公司了,那你就应该叫我啊。”

“那次是被你气走了,我正打算叫你的时候,看见你和一个男的在打打闹闹,而你短信我却说你很忙。所以……”

“所以什么?所以你就吃醋了。哈哈哈~~~笨笨,以后别这样,我不会背叛你的,我说过你不离我就不弃。”我顽皮的扯着成靖的耳朵,任他咬牙切齿的。

可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诉不尽相思,道不尽愁,谁与我同忧。

这城市从此又多了两个伤心人,也许成靖现在也和我一样,与泪相伴,泪流满面的吧。

每次哭累了,我都会用手胡乱的在脸上抹着,然后抬头看着天空,以赌气的架势嘟着嘴,告诉自己下次不再这么哭了,太丢人了。可每次说完,一句话,一首歌,一个场景都照样会让我哭得稀里哗啦的。

在我准备抹眼泪的时候,一双强有力的手臂从后面抱紧了我。

我惊吓的挣脱了那双手臂,回头一看,是他。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