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07章 杀人越货

  天色暗下,皎月升起。

一道蹒跚的黑影,晃晃悠悠,走进了一片山林,这是凤阳城西边十里外的一片森林。

“呼呼......”黑影便是林天河,他此刻身体很是艰难的样子,正撑在一颗大树下,沉沉呼吸着,嘴里同时骂道,“那叫穆莎的贼婆娘,下手真狠,看来我得好好寻个地方,恢复一下。”

骂完,他强着撑离大树,继续步履蹒跚,朝着林子深处走去。

夜晚的山林格外寂静,不过远处偶尔的传来几声狼叫,惊得一些小动物惶恐四处逃窜,倒是多了几分生气。

走了半个小时,林天河来到了树木很是茂密的地方,左右上下一看,这里虽不说能遮风挡雨,但也是一处静谧隐蔽的地方,于是他背靠着一棵大树,盘膝而坐。

林天河没有多余的血精等等辅助修炼和疗伤,所以只有打坐将玄气运转周天,采取最为普通的自疗方式。

月光下的林天河,闭着眼睛,任凭头发和衣襟随风飘动,周身围绕一缕缕淡淡的黑玄气,他纹丝不动,安如泰山,宛如一尊亘古久传的神像。

林天河一边疗着伤,一边沉思着五年后和凤清岚的生死大战。

尽管他当时毫不犹豫的发下毒誓,但是事后他并没有对自己抱以足够的信心,因为凤清岚天资卓越,不久就会进入所谓的天战学院,到死后就会获得更大的修行契机。

而他尽管修炼邪魔炼狱劲,拥有神秘的黑鼎,但是他自身资质的限制,却成为了他最大的软肋,所以不想五年后,屈死在凤清岚的手下,他就要尽百倍努力。

“噗!”

想到这里,林天河不觉间憋足一股劲,周身玄气急速运转,不料突兀间,周身玄气炸开,林天河胸口一阵闷痛,接着喷出一口鲜血来。

瞪大了眼睛,林天河看着地上的鲜血,眼中寒光一闪,将恨意放在那打伤自己穆莎的头上,骂道,“贼婆娘!不分青红皂白就妄图废掉他人的筋脉,简直可恶!幸好我就是天生废脉,不然当时那一掌肯定是将我打成残废了!”

说完一鼓作气,林天河再次闭眼,两手结印,黑玄气再次凝结进行周天运转。

闭上眼睛的林天河倾听着周围的一切动静,远处的狼叫,近处的沙吹声,皆在他的耳边响动。

不知道几个小时,天空的月亮缓缓被一团乌云遮蔽,顿时林间多少了无数双青光眼睛,以及“沙沙”树叶声。

“呵呵呵......”

随着不断的树叶飘洒,突然,远处传来一阵时而近时而远的声音......

那声音飘在林天河的耳边,顿时就令林天河的眼睛就猛睁,惊道,“有人?”

“呵呵呵......”

那声音似乎停在了周围不远,林天河“嗖”的一下,从地上坐起来,不顾伤势放出黑玄气,紧捏着拳头,注视着四周。

“小子,你的警惕性倒是很高。”

突然,那声音就在林天河的耳畔响起,林天河眼皮惊的一跳,朝着左右一看,然后背靠着身后的大树,朝着空气中冷冷一喝,“谁???来者何人,有种出来!”

“我......不就一直在你身后么?”

耳旁还是传来一句,惊得林天河连忙转头!瞬间只觉得一阵扑面的疾风,猛的将林天河逼退。

一位背负着一柄水晶般的水蓝长剑的白衣女子,悬在空中,一片片叶子飘零后,她缓缓落下。

看着女子,林天河只感觉呼吸瞬息困难,身体也忍不住朝后退着,当那白衣女子快要落在地面的时候,女子的脸庞终于清晰,令的林天河震惊,“是你?”

“呵呵呵......”白衣女子俏脸上露出诡异的笑,落在地面一缕香气四溢扑鼻,高贵的气质令人忍不住的屈身而从,“你小子藏的倒是挺深,我等你几个小时了,都没有见把你那不是通过血脉天赋和经脉修炼的秘密亮出来。”

“你跟踪我?你想杀人灭口?”林天河被逼迫的呼气困难,他强行撑道,“你穆莎也算是前辈,你这么做,难道不怕别人知道,耻笑你欺压弱小吗?”

“就凭你?不过一介蝼蚁,杀了还不脏了我的手么?”白衣女子正是穆莎,在林天河出城后,她一直跟踪着,穆莎看着林天河,也不拐弯抹角道,“刚才听你说,你不是通过血脉天赋和一般经脉而修炼,那你是怎么修炼到武卫境的呢?想必有什么稀有宝物,或者什么高等级的修炼功法吧?”

听完林天河恍然,原来这是要杀人越货了!于是一脸鄙夷的笑道,“哈哈哈,我以为前辈记恨在心,想杀人灭口了!不过我可以理解为爱徒心切。可是......我错了,原来前辈却想要杀人越货?这下,你在我心中本来就不好的形象,顿时连人性都荡然无存。”

“随你怎么说。”林天河的话,令穆莎的脸色瞬息变得阴沉,她喝道,“说出你是凭着什么突破的!”

林天河眯眼,一脸毅然,“我凭着什么突破,与你又有何干?”

见林天河如此油盐不进,穆莎柳眉一颦,杏眼凶光一现,“好!既然你不说,那我只有从你的尸体上搜出来了。”

林天河毫不惧怕,毅然的脸上,扬起一抹邪笑,咧嘴道,“是么?那有种你来杀我......”说完,周身冒出一缕淡淡的黑玄气萦绕。

“不知死活!”穆莎咬牙一喝,手掌摊开,一道旋风似得白色玄气出现在手掌之上,那旋风将周围的沙石、树叶、甚至附近十米内动物的腐尸,都如同吸水般的朝着旋风汇去。

看着穆莎手里的玄气凝聚成一道一丈大小的龙卷风,林天河顿时倒吸凉气,这么强的实力!那是自己可匹敌的?朝后退了两步,果断逃走。

黑玄气加身,林天河朝着一侧,暗影夹杂着的茂盛树林飞窜进去。他想凭借着灵活的身法,和这贼婆娘在林中周、旋,以求寻得逃生的契机。

穆莎一看不急不躁,微微冷笑,“哼,小小蝼蚁!想逃?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吗?”

笑完,穆莎那只擒住龙卷风的手掌,猛地朝着林天河消失的方向推去。

呼......呼......

顿然间,狂风呼啸,沿着龙卷风所在的树木,全沦为残枝败叶。

林天河正踩在一颗大树的枝桠之上,突然后背一阵猛烈的呼啸,惊的他急忙余光一扫,只见身后树木东倒西歪,将他的身体吹得东倒西歪。

感觉不妙!

他立马辗转方向驱动腿脚,朝着另一棵大树上跳去。

刚走,林天河之前所停留的大树,一阵龙卷风袭来,那树木立即扭曲成破败的朽木。

看到这里,林天河倒吸一口气,连忙再逃。因为他知道那贼婆娘的实力,很快就能追上自己。

嗖嗖嗖......

几棵树木,林天河连连弹跳,犹如一只攀树的猴猿。

跳过几棵树木后,林天河猛地停留在一棵树枝上,蹙眉清秀的眉头,他呼吸急促着,重伤后的连连剧烈玄气运转,使得身体已经开始吃不消了。

“怎么办?”

停下了后,林天河猛的自问一声。准备在奔走,可是这时候浑身肌肉陷入了剧痛之中,身体根本就施展不开了,

就在这时候林天河眼前撩过一道白影,直接落在林天河身前,白影不是别人就是那穆莎。

“啊?这么快?”看着穆莎,林天河忧愁着脸,心惊一下,这下自己逃不出着贼婆娘的手掌心了。

“呵呵,小东西,你跑的这么快,看来身上秘密东西肯定重要,不过,你还是交出来吧!免得落个惨死的下场。”穆莎看着林天河一脸不屑的笑道。

林天河拥有的邪魔炼狱劲和黑鼎,可是关乎他修行的东西,提升实力,可以说比生命的重要性,没有它,这么才能报仇?交出去就算能活着,但是不能报仇?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所以自己绝对不可以把邪魔炼狱劲和黑鼎拱手让人。

“怎么办?”想着,林天河头上就不断的冒出冷汗,心急之下,看着穆莎的两眼,都眯成了一条线。

可是那穆莎继续“苦口婆心”的劝道,“我看中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想活命,你还是快快交出来吧!”

“难不成真的要将功法交给这贼婆娘?可是这功法已经印在了我的脑海里,黑鼎更是隐匿在身体里,她若是要搜身,那也是搜不到的,干脆豁出去了!”林天河眯眼看着穆莎,想了想后,于是站稳了身子振作一下,原本含着敌意的脸上豁然一笑,“呵呵,前辈,其实我身上也没有什么秘密,就是吃了点家族遗传下来的丹药,这丹药吃了已经烂在了肚子里,前辈应该不会想要我肚子里面的代谢物吧?”

听了林天河的话,穆莎渐渐一脸的寒气,顿然就没好气,不赖烦道,“是么?小东西,既然没有秘密,那你跑什么?难道不是做贼心虚?哼,废话也不多说,你交还是不交。”

看着穆莎有点着急,林天河反而心平气和起来,淡淡道,“既然前辈不信,那就搜身吧!”说着,张开手臂。

穆莎见此,脸上柳眉一紧,不知道眼前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顿了顿,才冷冷道,“脱掉衣服,马上......”

第0007章 杀人越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