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绑架

  一直觉得一个人忘记快乐的事容易,可是要忘记痛苦的事却是难上加难。所以,我们只有变得更强大,才能战胜记忆里的痛苦,没有弱小的人,只有不够强大的心。

“凤凰楼”的生意每天都是蒸蒸日上,喜不自禁。现在本钱已经有了,曾经的自己立志要经商,但那时的自己终归过于弱小,而不能随了心愿,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有了时间与金钱的帮衬,自是可以做一些我喜欢的事情。扩展自己的事业,放手一搏,是一件急不可耐的事情,成熟由此开始,希望未来的自己变得更强大,不论是外表还是内心。

做什么好呢?以前就疑惑过,现在也是,不过我已经打算先出去好好考察市场了。

以前,不管我去哪里总会有小莲跟在身边,这次我却决定我独自一个人,走在人潮如流的大街上,想通过这种方式发现一些让我惊喜的事情。

街上依然是商埠酒肆,人声鼎沸,生意蒸蒸日上,看着那些做生意的引来送往,走在街上的人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它的里面却是井然有序,反映了这个国家的国泰民安,足以可见这个天朝王国的统治者,把国家治理的祥和安宁,强大繁盛,真是百姓之福啊,想到这里,倒让我想到了严厉冷酷的邪王,以他对这个国家带来的福祉,他也是担当的起这句夸奖吧。

在光明的背后亦有黑暗。而没想到这种黑暗被我遇上。

正因为是考察市场,所以迈着缓慢的步伐,独自一人徭役在街上,与激流般的人群形成对比,那里知道会被歹心之人盯上,当我发现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晚了,站在晦暗的甬道里,看着慢慢靠近的几人,面带狰狞,不好的预感随之涌上心头,只能后悔刚刚不该冒失的听信偶遇的一人说,这里或许有我需要的东西,便一人独自前来想要拜访一下。哪里知道此处只是一个孤零零的甬道,并没有他说的什么人,才发现他与现在的人肯定是串通好了的。

心里只能祈祷那位英雄突然降临,拔刀相助或者是英雄救美也行啊。可是看着越走越近的人,我只能在心里呐喊,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写的吗?怎么到了我这里就不同了呢?

“救命啊??????。”

话没说完,靠近的人衣袖一挥,只觉眼前一黑,只是在晕过去之前,清晰的听到一句“主人说了,留活口。”便不醒人事。

“啊,好疼??????。”

伴随着剧烈的头痛醒来,发觉身体不能动,低头看到全身被一根绳子绑着。借着门缝里射进来的一丝光线,打量自己置身于一间类似柴房的小屋。用尽全身力气挣扎着站起来,一跳一跳的,跳到门口,对着门缝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直到声音嘶哑,并没有人回应,徒劳无功。

想不到这种电视里才有的情节,尽然被我遇上了,在心里安慰自己,先不要慌张,冷静下来,认清楚目前的形式。还记得在昏迷前绑架我的人说的话“主人说了,留活口。”

会是谁呢?

自认为在这里自己也算是安分守己,并不曾得罪过什么人,没与人结过仇。说道结仇倒让我想起了一人“张丞相”会是他吗?如果算有仇,就只有把他的侄子送进了大牢。除了这个实在难以想象还会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自己也是踏踏实实的良民一个啊。在心里分析着,事情到显得几分扑朔迷离起来了。

“起来,吃饭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被一个蒙着面的大汉用脚踢醒。

“来,这是里的饭。”只见装了两个馒头的碗被他毫不客气的丢在脚边。

“大哥,你们要我吃饭,可是就这样被你们绑着,怎么吃啊,要不,你给我松开,让我吃了饭。”

“那是你的事。”听了我的话,冷冷的甩出一句话。似十月的寒冰,让我打了个寒颤。

“那那我想你们主任,可是让我活着的吧,你不让我吃饭,我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你们怎么想你们的主人交代。”只能使出我的杀手锏了。

只见他低下头,略微沉思,还是勉强相信了我的话,终于,过来解了我身上的绳子,不过却站在旁边牢牢的盯着我,一动不动,仿佛是一坨木偶。真盯得我全身发麻。

“大哥,要不你转一下身子,反正我一个弱女子也逃不掉,被你这样盯着,小女子紧张,人家害羞的啦。”说完,便扯着脸,对这他一个劲的笑,笑的嘴都抽筋了。

也不知道他是听了我的话,觉得有理,还是被我莫名其妙的笑容搞混了头,反正他最后终于是妥协了,在他沉默着转身之际,我分明看到了他眼里的惊吓。

等他转了身,我拿起装馒头的碗,向他的后脑勺狠狠的敲下去,他魁梧的身子就这样直挺挺的躺下去了。试试还有呼吸,反正我可不想搞出人命。

走到门边,先探出半个脑袋,看门边似乎没有什么人,不管三七二十一,走位上策,事不宜迟。立马扯着腿,一路狂奔,害怕被我敲晕的人要事醒过来,我不被他们抓住才怪。

大约觉得离那里有一段距离了,才敢停下来,心想着“这样跑下去也不是办法,没有吃饭的身体也会体力不支的,在加上在这荒山野岭的,也不知道是哪里,不能毫无方向的乱闯;得先找个地方躲躲,希望这里有人家吧。”

也许是上天垂怜我,突然传来几声狗叫声,虽然由于在山区,被山峰的阻碍,声音略微显得有些不明显,但是却不能妨碍我抓住这根救命稻草。欣喜若狂,立马朝着传来声音的方向走去。

出项在眼前的是一户,深宅大院,气势磅礴,站在门外,望着眼前,。也不知道这里的人是敌还是又,手已经小心翼翼的摸住了神秘而古朴的宅门,拿着门户上的扣环,扣了下去。半天,也不见响应,此时天已经慢慢暗下来了,心里也开始发麻,这里会不会是如电视里写的那样,是狐妖变出来的,专门引诱人进去,好吸食他们的血液啊,本就对这里不抱有信心,此时这样想着,心里越发怕的慌。

门里一直没有动静,本打算就此放弃,这时门却吱呀一声打开了。并不见谁人前来开门,仿佛自己打开的一样,此时到惆怅起来,进还是不进,看着黑洞洞的门口,举棋不定。

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进去,我倒要看看狐妖到底有没有电视里写的那么漂亮。进去里面,在屋檐下挂着的灯笼被风吹的左偏右歪,仿佛下一刻就要飘落下来。借着投下来的光芒,眼前明亮起来,胆子也放大了一些,开始大量这个院子,宽敞,幽静,还带这神秘,即使在晚上也感觉到这里的气派。

突然悠扬的琴声飘飘扬扬的响了起来。远处是飘着白纱的凉亭,修建在开满荷花的水池中央,伴着荷花发出的清幽的香气,脚步以不知不觉的走上了通往凉亭的水中长廊,像是被什么牵引着,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沉静下来,唯有那凉亭的歌声响切耳畔。眼里只有哪一方飘着的白纱的凉亭是整个世界,无可取代。

绑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