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等来依裳裳

  出了静明阁,就与小莲沿着原路返回,庆幸的是并没有遇到什么人。一路相安无事。

从静明阁回来已经有几天了,并没有见到天邪来找我的麻烦,既然上次他都能够发现我出府,这一次不可能不会察觉的,不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不过,既然他都没有什么反应,我更不会动了。没事晒晒太阳,过着自己的小日子,顺带计划自己出府的事情,现在看来自己已经不可能在听他的话,真的等到一年之期。

今天,正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阳光下,冬日的阳关总是有几分和煦,正晒着的眼看到一抹倩影走近。

睁开开来,不是别人,正是“依裳裳”。

她果然还是来了。

“四侧王妃好”立马起身颔首问好。大约是见我这个院子没有人,自己一人进来的吧。她里衣穿着一件黄色的袍子,外披一件墨黑色的披风,看着比上一次见她精神了许多,脸也红润了不少。

“恩”轻轻点头。“你上一次说你是被囚禁在这里的,这个我相信,没有人可以动王爷的麒麟果,你还活着已经是你好运了。”

本以为这个依裳裳过来会说公西伟的,结果她却最先问起了我的事情,不过不论怎么样,她始终是来找我了。恭敬的站在她的一边,听她后面要说的话。

“不过,看在你这次帮我的份上,我或许可以帮你一次,不过你若是出去了,的答应我一个条件。

“王妃,只要你可以帮我,什么条件我都答应”现在还要什么比我可以出去更重要呢?听了“依裳裳”的话,立马对他跪下。

“你放心,我也不是什么苛刻的人,我现在的先回去,你若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我想你既然上次敢来见我,那么下次也可以。”说完转身离去。

“谢谢王妃”对这依裳裳离去的背影恭敬的开口道,等依裳裳的背影看不见了,这才站起身,“我真的可以出去了。我不久久可以出去了。”无以言表的喜悦包围着我。幸好我对依裳裳撒了一个谎,那天我把自己出府的目的故意说成了是为她买来年酥,而且自己那天受王爷一掌也是为了保护那个荷包,而我脸上的伤以及荷包里纸条都是最好的证明都是证明,因此王妃就欠下了我一份不小得人情。

现在有了王妃亲自的承诺,那么接下来就是我的逃亡计划了。不过,在我走之前,还要看看怎么才能不拖累小莲。

首先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让自己在天邪面前另眼相看,一定是他亲眼见到,不一样的我,只有这样才会在不拖累任何人的情况下可以永远的摆脱他,而可以给我这个机会的也只有依裳裳了。

是时候去找她了。

“王妃好”按着上次来的路,来到静明阁,在引路的小厮下见到了坐在大厅上首的依裳裳那个,对她颔首问好。

“说吧,你要我怎么帮你。”开门见山。

“给我制造一个机会。”对她微笑着开口。

站在小院里,感受冬日和煦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抬眼望着这满园的阳关,明媚但不刺眼,空气里也渐渐的少了冬日的刺骨寒冷,多了一些春日的清新,大概时间一翻到下一年,日子总是过得很快的,到处都可以感受到春的气息。

没有回头,也知道渐渐靠近的脚步声是谁的。

“梦小姐,今日又有一个半月了。”

是王全。

把左手的衣袖向上挽起,展现在眼前的赫然是三到伤疤,而右手只会跟多。带疤痕的手送到王全的面前,也并不看来者,而身子是依然保持着坐立的姿势,没打算站起来,。

“爷,好了。”在片刻的疼痛过后,王全的声音在一次响起时,收回的手已被他先一步包扎好了,把袖子放好,转身直接就向屋里去,小小的屋子并没什么可以打发时间的,而在外面并不相看到他们,最终只好坐在桌子前走神来打发时间。

“你似乎没有乖乖听本王的话”

本以为他们已经走了,耳边却传来他冷清的声音。

“王爷,上一次拜某人所赐,差一点让我去见了阎王,最后是你的王妃救了我,不,救了你的药引,难道我就不可以去谢谢我的救命恩人吗?”身子未动,就那么背对着他回答。“王爷,何况,我已经豁出去了,你爱怎样就怎样把。”

“你很大胆,真以为本王不敢杀了你。”

“王爷,你当然敢了,你贵为一国王爷,我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个弱女子,要杀我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兔子被逼急了还咬人,跟何况是人呢?

“不过,王爷你若真的打算杀我,只是请你到时候不要伤及无辜。”小莲,希望姐姐这样可以保护你吧,在心里为小莲祈祷着。

“真的想死吗?”天邪低沉的说道

“那也比生不如死的好。”

“你。”

“王爷???。”

半随这天邪话而来的还有一个女子的娇呼。

这依裳裳果没有失言。

“你怎么来了。”

“王爷,那天小莲的姐姐来找我,说为了感谢我救了她一次,想在今晚为我跳一支舞,我这不就过来了吗?只是不知道王爷怎么也在这里。”依裳裳开口

“本王在这里还要给你交代吗?”

“不不王爷当然不用。”

“那么好,本王也正好闲来无事可否一饱眼福。”天邪一边在说,一边却在用眼前死死的盯着我,看是在争取我的意见,但语气却充满着强硬,由不得我不愿意,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这也正是我的目的。于是立马开口到,“那谢谢王爷赏光了。”

“太好了,王爷你可以赔臣妾一起。”

“王爷,王妃,我的这个舞要献,只是不能在这里献,敢情王爷王妃可以让我在准备一下,晚上的时候,我在差小莲过来请王爷王妃如何.‘‘

“本王倒无防,只是恐怕本王的爱妻就得在走一次了。”

“王爷,没关系,既然小莲的姐姐说是给我的舞,那她肯定是想多花一点时间好给臣妾一个惊喜,你说是不是啊梦姑娘。”听了天邪话的依裳裳立马掩饰道。

“是是是王妃说的没错。”

“既然是这样最好,希望你的自以为是不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那本王就看看你可以玩出什么花样;那么我的爱妻是不是要给本王一起呢?”走出小院的王爷在刚刚的转身之际不忘在我耳边用缓慢的语气说出让我想抽他的话。

什么王爷,不就是帅了一些,有钱一些,有权了一些吗?用现代来说,就是一枚高富帅吗?有那么自恋吗?可是心里不得不承认,那所有的一些加起来之后就是跑着也赶不上的。心想,还是算了,我更本不是他的对手,看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就当自己吃了一点小亏好了。

“恭送王爷王妃”等到天邪与依裳裳带这她们的下人消失了,才长长的舒一口气。看来今天信好依裳裳来的及时,不然还怕真被天邪杀了,不过,几次我私自出去都被他知道,那么一直以来表面上他没有对我做任何监视,实质上我是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她的手掌心,想想一个王爷要监视我是何等容易的事,亏得自己以前天真的以为逃过了他眼睛就逃过了所有,哪知他明的暗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在。

想到这就是一阵后怕的扶抚自己的心口,希望今天晚上一切顺利。”

现在只需等一早被我吩咐出去的小莲回来。

等来依裳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