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午门之行(三)

  这无名城内的道路还算平坦,可惜这囚车的做工实在太次,自打车轱辘开始转动后就一直颠簸,不知道是这轱辘做的不匀称还是这车身做的不结实,反正坐在里面的人总感觉不舒服,就跟遇着三级地震似地,震不死却晃得人头晕眼花。

呕~

一声撩动人肠胃的声音立刻得到了谢羽婷和苏正康的关注。两人相向而望,却被林子涵那颗不大不小的脑袋挡住了视线。此刻林子涵依旧是眯着眼,但看那神情应该正全力遏制肚子里那点存货往外冲,本想用手挡着点嘴,却发现手脚被绑了个结结实实。

旁边两人看到林子涵突然醒来,兴奋的一时忘了不知该干什么,就这么咧着嘴看林子涵,谢羽婷眼角还不知不觉挤出了两滴眼泪。

他们两人这么看着对于囚车的震动没多大感觉,可林子涵不一样,本就泛着恶心,结果这囚车又是一记海浪翻卷般的震动,哇!一股子酸味涌上喉头,热乎乎,湿哒哒的呕吐物喷了苏正康一身。

三人顿时傻眼,数秒之后谢羽婷突然哈哈大笑,总算是把这个僵局给打破了。见到谢羽婷笑得这么没心没肺,林子涵也只得尴尬地扯了扯嘴角。最为难的就数苏正康,笑还是不笑,自己看着办吧。

这会正值夏天,身上衣服穿得薄,呕吐物虽然不多却足够湿透衣服,与肌肤粘在一起真是欲仙欲死。再等太阳那么一烤,那股子酸味随着蒸汽飘入鼻孔,连林子涵自己都觉得有些受不了,苏正康却仍旧是那副雷打不动的样子,真是难为他了。

从清晨到正午,林子涵他们已经走了有大半天了,火辣辣的日头不偏不倚照在大伙头顶,身上的汗已经被蒸干,现在连身体里那点所剩不多的水分也在不断的被抽离。

林子涵无力地甩了甩脑袋,但这似乎没用,她的视线仍旧模糊不清,透过睫毛还能看到无数的彩晕。

谢羽婷早就颓废地靠在囚车上,躲在木板投射下一丝细微的阴影里贪婪的喘息,林子涵见状也学着她的模样将身体蜷缩成一团躲进阴影。

闭上眼睛缓缓的呼吸,原本明亮的视线突然变得漆黑。周围一片嘈杂,等她看清周围才发现在她身边乌泱乌泱的全是人,有提着菜篮子的大妈大婶,也有胡子拉杂的大叔大爷,还有四处奔跑的小孩。

她不禁问了一句:这是在哪?

“午门!”有人这么回答了一句。

林子涵顿时觉得天塌地陷,午门?那不就是斩首的菜市口嘛,难道我这是要被斩首了?

再一看自己身上,果然是囚服在身,旁边的刽子手举着大刀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底下有几个大妈举着白馒头时刻准备着冲上来。这是要干嘛?

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想起大文豪鲁迅的作品里有类似的情节,说是血馒头能治病。天呐,谁来救救这群被愚弄的百姓!

林子涵想大声呼救,诉说自己的无辜,却发现根本张不开嘴。

余光瞥见那大刀迅速落下,头骨咕噜噜滚出老远,自臀部传来一阵剧痛。

头被砍,怎么是屁股上传来剧痛?为什么自己还有痛觉,隐约还能听到人说话的声音。

“走吧!午门到了!哼!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不知道国王为什么要放了他们,这种越狱且私自闯入皇宫者就应该处以腰斩之刑!”

“国王有慈悲之心,我们应该体谅。不过这些人到了这里估计也没好日子过了,咱们就等着好消息吧。”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多话,走吧,走吧,那边还等着我们回去复命呢。”

第一百六十七章 午门之行(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