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八章伤别离

  “唉,你听说了吗?江莫回和我们的新皇子,决裂了!”

“真的啊?哎哟,可惜了,多么好的一段姻缘,说完就完了!”

酒楼茶肆间,人们议论纷纷,都为这一消息给震惊了。有赞同的,有鄙视的,有惋惜的,还有看笑话的!

望月楼里,三个锦衣华服的公子坐在靠窗的位置,竖起耳朵,听着众人的议论。背朝着众人的那位公子,周身都笼罩在一种冷洌之中,虽没看清容貌,但却让人不敢靠近。另外两位公子,脸上带着嘲弄的笑,长得眉清目秀的,不时朝对方做个鬼脸,煞是可爱!

“听说呀,是皇上给新皇子订了一门亲事,女方是宰相王大人的孙女儿!”

“哟,这可是一门好亲事呀!那王大人仍是三朝元老,在朝中的势力,可是无人能出其左右!皇上对这位新皇子,真不是一般的疼爱!”

“可不是吗?可坏就坏在这儿啦!”

“怎么啦?他不愿意?”

“不是他不愿意!而是那位燕国的德荣郡主不愿意。你想呀,人家堂堂一国郡主,要和人分享丈夫,她那么气高气傲的,怎么受得了?”

“不是说江莫回是燕国御封的,并不是生来就是郡主!”

“可不是吗?那江莫回,以前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不知因何缘故,做了官,立了功之后,才被我们皇上看中,将公主嫁与了他。不想鸾凤颠倒,还真就促成了一段好姻缘。……”

“扑!”

正在议论的众人突然静了下来,全都直直地看着靠窗的那个位子上,一个俊俏的公子正尴尬地朝众人抱拳,“不好意思,不小心喝呛了,打扰了各位,你们继续啊,继续!”声音清脆动听,众人哄的都笑了,这公子倒有趣的紧。旁边那位俏公子嗔怪地瞪了她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那个冷冰冰的人倒是没什么反应,背朝着众人,即使有,也看不出。

“那后来呢?”有人接着问道。

“两人原以为经历了这么多,应该是苦以甘来,谁知燕国皇帝不安好心,看上了这江莫回,将她锁在宫里,不让任何人见她。好在吉人自有天相,我们的新皇子和江莫回在江湖上的那帮朋友将她救了出来。听说,就连谊国的太子,都是江莫回的朋友呢!”

“是吗?江莫回那么厉害!能让谊国的太子都为她说话?”

“那是!据说,燕帝见江莫回意志坚定,也就不再难为他们,封她做了德荣郡主。并且,还要给她最隆重的婚礼,以示歉意。不过,被她给拒绝了,说是不想太浪费。没想到,却埋下了祸根哪!”

“这是一片好意呀,老百姓少交那么多税!怎么又是祸根呢?”

“我们皇上以他们没有举行过大婚为由,非要皇子娶王大人的女儿,说是明天就要举行婚礼呢!”

“哟,那江莫回可怎么办哪?难道一个妻、一个妾?”

“江莫回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儿,拒绝了皇上的好意,还惹恼了王大人,要将她押下呢?”

“你瞧瞧,这多好的事,到头来,却变成这个结果,真是造化弄人呀!”

“可不是吗?江莫回一个弱女子,哪里强得过皇室?再说皇子的态度又暧昧不明,你说,她能不伤心吗?”

“这女人一旦吃起醋来,可不了得。听说,她一怒之下,想要刺杀皇上!”

“什么?这可是大罪呀!”

“那当然,是要满门抄斩的!也不知那江莫回哪来那么多人手,片刻之间,就将乾坤殿围个了水泄不通!”

“那皇上他……”

“皇上当然没事!新皇子拦着了举剑欲刺向皇上的剑,还伤了江莫回!江莫回在乾坤殿上怒斥众位大臣与皇上,口吐鲜血,倒地不起。哎哟那个惨像,是闻者掉泪呀!”

“那江莫回就这么死了?年纪轻轻的,真是可惜呀!”

“这样的女人死不足惜!”一个书生模样的人愤愤地说道。

“这话怎讲?”

“自古以来,君为臣纲,妇为夫纲。她江莫回再怎么厉害,也是一介女流。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丈夫要纳妾,哪里有她说不的份儿!她这摆明了是在挑衅我们埃泰!”

窗边的三人都眯起了眼睛,细细地打量着这个傲慢的书生。他的周围围了一圈人,看起来都和他差不多,俱是读书之人。

“就是,我们埃泰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偏要她这个妒妇?”

“这位兄台,话可不能这么说,江莫回毕竟救过我们埃泰……”

“她那是沽名钓誉!不然,她哪能这么快就做了燕国的郡主?还不是借着那次战争?说是为了埃泰,不如说是为了她自己?”

“你……你这人说话怎么这样?太忘恩负义了!”

“好了好了,不与他计较。快说说,江莫回到底有没有死?”

“哪里会死!皇上本来是要杀她的,可小皇子极力求情。众位大臣们也都认为,杀了她,燕国真要是追究起来,也不好交待,皇上这才罢休。可还是以妒妇之名,将江莫回逐出皇室,并命其永远不得踏入京都半步,否则,即便是与燕国兵戎相见,也在所不惜。”

“看来,皇上是真的很生气!可叹江莫回满怀欣喜地与夫探亲而来,却落得个妒妇的骂名。”

“是呀是呀,帝王之家,自古以来,皆是无情之辈。可笑江莫回居然以一已之力,与皇权相抗,这个结局,也在意料之中呀!”

窗边的三人一直都沉默地听着,其中一位少年之人的手下意识地抚上胸前,脸上闪过一阵痛苦之色。

“公子,你的伤……”另一位俊俏的公子担忧地看着他。

少年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我们回去吧。”

三人起身离去,将各种各样的议论之声抛到了耳外。

深夜,埃泰皇宫。

风无涯坐在桌前,看着摇曳跳动的烛火,眉头紧皱。莫回,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想到今天在街上听到的那些流言,心中似刀割般疼痛。他很想大声地说,事实不是那样的!可是……

不知道莫回的伤好了没有!没有自己在她身边,是什么人帮她看的伤,谁在帮她上药?也许那两剑刺得并不深,可是对莫回来说,那痛,却是刻骨铭心的。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风无涯怎么也想不明白。世事无常,每个人都应该珍惜自己的生活。

手指无意识地挑动着灯芯,任由那股灼伤痛着,好让自己清醒。明天,就是他迎娶王小姐的日子,对于别人来说,也许真是个好日子,可是对他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灾难。

轻轻地敲门声传来,打断了风无涯原本就紊乱的思绪。起身打开门,风轻扬正站在门外。“三哥?你怎么来了?”说着话,将他让进房里。

“怎么?不欢迎?”风轻扬笑得温厚,上下打量了风无涯一番,打趣道:“我来看看你这个新郎官是怎么兴奋的睡不着觉的!”

“三哥真会说笑!这场婚事,在别人眼里,或许是喜事,可在我看来,只是苦事一桩而已。三哥又何必这么取笑于我呢?”风无涯面色有些憔悴,看起来郁郁寡欢。

“看皇弟的样子,确实不像是要新婚之人!”风轻扬在桌边坐下,脸上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心中要是郁闷的话,不妨说出来,也许为兄能帮得上忙。”

风无涯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只是稍纵即逝,快得让人几乎察觉不到。“三哥,你了解我的。我对莫回的感情,天地可见。今生只要有她在我身边,不论寒暑,无论贫富,我都不会后悔。可是,现在她……”

“她会想明白的。女人嘛,难免会耍些小性子,等她想开了,自然会重新回到你身边。”风轻扬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你看看你自己,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样子,哪有一个皇子应有的气质和风范,让人看了,岂不笑话!还不振作起来,养足了精神,明天还要迎娶王小姐呢!”

“三哥,你知道的,我不想娶她!”

“哼。你就不要再骄情了,你知道有多少王公贵族盼着等着能有娶她的那一天吗?就你,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风轻扬的口气有些严厉,脸上不觉已带着一丝愤怒。

“那三哥也想娶她吗?”风无涯突然问道。

风轻扬一愣,随即恢复了常态,“皇弟真会说笑,莫说我不想娶,即便是想娶,都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还能有什么希望?你呀,就别胡思乱想了!”

“三哥若是喜欢她,我这就是禀明父王。只要还未拜堂,就还来得及!”风无涯抓住风轻扬的手,激动地说道。

“皇弟,别胡闹了,这事岂是由你我说了算!天色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愚兄就先告辞了!”说着,就急匆匆地离去。

风无涯站在原地,看着风轻扬远离的背影,一条计策突然涌上心头。“三哥,对不起了,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帮你得到。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

第九十八章伤别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