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六章挣扎

  “唉!”

阴暗潮湿的天牢里,不时传出一声接一声的叹气声,和一阵阵踱来踱去的脚步声。

“小姐,我就不明白了,我们为什么要呆在这个鬼地方。昨天,我们明明可以走的!”欣儿不满地叫道,小姐也真是的,若不是她拦着,自己早就杀出去了。

“欣儿,”莫回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腿,好整以暇地看着不停地走来走去的欣儿,“坐下休息一会儿吧,你这样不累吗?”

“小姐!”欣儿气结地瞪着她,“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居然让那个王八蛋把你关在这里,还一点儿也不着急。”

“怎么,才一天不见段子墨,就想他啦?”莫回逗着她,“不过人家好像不要你了,昨天明明看到你和我一起被抓进来,他连动都没动!”

“他敢!”欣儿脸一红,嗔怪地瞪了莫回一眼,“小姐,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知道?知道什么啊?”莫回装傻,“昨天他真在吗?”

“小姐!”欣儿有些气结,小姐怎么回事啊,怎么才几日不见,就转性了!?“你怎么一点儿也不急啊!”

莫回隔着牢里的铁栅栏对坐在她对面的风无涯笑,“急有什么用!再说了,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这大内监牢呢!”

“是呀,况且,我们还能做个邻居,这样多好!”风无涯也感叹道。

欣儿算是彻底地服了他们两人,都这时候了,还有闲心开玩笑。风无涯的话倒是让她一愣,“小姐,你们说,他为什么要把我们关在一起?自古以来,男女监牢不都是隔得远远的吗?怎么会……”

风无涯也疑惑地点头,抬眼看着气定神闲的莫回,“莫回,你怎么看。”

“他,可能有些动摇了吧!现在的他,变得太多,我完全不了解他的想法,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变得这么多。如果真的是因为权力的话,这有些让人难以接受,或许,有人给他灌输了什么东西,他才会完全的失去自我,变成权力的奴隶!”

“好一个权力的奴隶!”

突然加入的声音让三人都愣住了,面面相觑,什么人敢闯这龙潭虎穴?

话音刚落,一道白色的身影就停在三人面前。莫回对这个有些变态的闯入者翻了翻白眼,他是太自信了,还是有些犯傻,一身白衣,夜闯天牢!?他怕别人发现不了他呢?还是想借此炫耀他的能耐?世上会这样做的,仅一人而已,肯定是那个混蛋!

“莫回,这么久不见,有没有想我?”调侃的声音懒洋洋地传来,和那人敏捷的制住守卫的动作,一点儿也不相称!

果然!莫回无奈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把玩着手中的稻草。

欣儿张大了眼睛,是他!可是,怎么和自己认识的那个有点不太像,怎么说呢,这人和那个严肃刻板的二皇子差太多了,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会是同一个人!还是他只在小姐面前这样!结结巴巴地说道:“我说太……太子殿下,我……我没看错吧!”

扫了欣儿一眼,墨离似是而非地点了点头,眼睛一直在莫回和风无涯身上打转。良久,才幽幽开口,“莫回,他就是你所谓的一心人吗?”

莫回看着风无涯,眼中的深情让人不能忽视,“不错,就是他!”

风无涯心中百转千回,眼角有些湿润,却无法将爱人拥入怀里,只能无限深情地注视着莫回。

“原来你要的,如此简单。”墨离深深地叹了一息,“可惜,我和他都走错了方向!莫回,现在,我已经得尝所愿,虽然知道结果,可我还是想问一下,你,可愿跟我回谊国,我会排除所有的障碍,只要你一个!”

“太子殿下真会说笑!”莫回轻轻地笑看着他,眼内平静如水,“现在的你意气风发,岂是莫回这样的小人物能高攀的上?再说,你以为,莫回会坐在这牢里,是为了什么?”

“莫回,我……”墨离浑身一震,眼中的痛苦更炽。虽然早知道答案会是这样,可听她这样平静的说出来,心,还是止不住地阵阵抽痛!罢了,这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怨不得旁人!

莫回叹了口气,“过去的,都过去了。在段子墨被你押到燕国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终于按捺不住了。这样也好,省得再纠缠下去,对大家都没好处。”

“莫回,你不怨我?”墨离有些激动地问道。

“怨你?”莫回轻笑,“为什么要怨你?人各有志,你只是顺从了自己的心意,我也走了自己想走的路,大家都是一样的,为什么要这么问。再说,你现在过得不错,我也和我爱的人在一起,大家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应该庆贺才是,为什么要有怨呢?”

“可是我……”

“三年前的我们,只是意气相投罢了,太子殿下想太多了!”莫回握住风无涯悄悄伸过来的手,安抚他不安的心。

“我告诉你,我们家小姐已经名花有主了,你少打她的主意!”听了半天,欣儿已经明白了,警告地瞪着墨离。

深吸了口气,墨离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然恢复平静。“那好。莫回,我们还能像以前那样,是意气相投的朋友吗?”

“当然。”莫回轻轻地抽了抽被风无涯使劲握住的隐隐作痛的手,似是知道了什么似的,全力的钳制变成轻轻的抚摸,“我们还是朋友。只是……”

“我深夜来此吗?”墨离邪邪一笑,“当然是来看你们过得如何了!你说是吧,皇弟!”

随着一声冷哼,段子墨身形已到牢前,看都不看他一眼,上下将欣儿打量一番,确认无事之后,才冷冷地回过头瞪着莫回,“你食言了!”

莫回讪讪一笑,身体斜倚着牢房,和风无涯背对背坐着,“呵呵,段子墨,你来啦,欣儿她可想你呢!一晚上都不知道叫了多少遍你的名字了!”

“小姐,我哪有?”欣儿跺脚,不敢看段子墨。

段子墨温柔地看着欣儿,若不是答应莫回一切都依她的意思办,他早就冲出来将欣儿带走了!“你打算怎么做,就这样等吗?”

“你们应该去墨兰那儿看看,任宜清肯定把所有的气都撒在她的头上,她现在很危险!”莫回有些担心,若不是墨兰,今天怕是不能善了!只要穿上那身凤冠,坐在皇帝的身边,不管你是否愿意,都表明你已经是皇后。换句话说,即便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丑八怪坐在那里,她也会是大燕的皇后!莫回正是利用了这上点儿,才得以脱身,只是,可能会害了墨兰。

“这条路是她自己选项的,即使真出了什么事,她也怪不得别人,当时你已经将所有的利害已经全都告诉她了!”段子墨淡淡地说道,“朝臣们已经承认了她的身份,而且,任宜清并没有把她怎么样,只是命人将她看管在溢兰殿。”

“哦?”莫回挑了挑眉,“看来,我这一步险棋,还真走对了。只是不知,他会将我们关押到什么时候?”

“那倒不一定!”风无涯摇头,“他不是那么容易就放弃的人!而且,他完全可以找借口废了她的后位!”

几人各自猜测着任宜清的目的,商讨着该怎样获得自由。

宣德殿里,任宜清呆呆地坐着,不吃也不喝。这里是莫回的住处,有她的气息,他甚至还能闻到属于她的独有的清香。只是,她恐怕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了。

没想到算计了这么久,到结果还是棋差一招。他怎么忘了,莫回再怎么受缚,她终究是江莫回!又岂会困于这小小的皇宫!

父皇说,只要有了权力,就有了一切,可是为什么却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他即使是做了皇上,有了无上的权力,可以决定别人的生死存亡,却还是留不住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若是早知道会是如此,他又岂会坐上那个冰冷的位置,成为一个孤家寡人!

父王做了四十多年的皇帝,放弃了爱情、亲情,甚至也放弃了自己,只为这个国家而活着。还记得他临终时的笑,那是一种如释重负的笑,他,终于解脱了!可是自己呢,却跳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

自己不是父王,做不到像他那样绝情绝爱,更不能忍受这蚀骨的孤独!

无法割舍对莫回的依恋,虽然明知她不会喜欢皇宫这样的环境,还是强硬地逼她留下。只希望有她在身边,自己还能有一丝呼吸的空间,却忘了她也有自己的追求与梦想!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吗?

她一向是从容淡定的,不管面对什么危险,从来都是如此。可是在风无涯面前,她却会担心、会害怕,也许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表现出最真实的一面吧。

若是换作以前,她偶尔也会对自己耍些小女儿脾气,只是,全被自己抹杀了,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只是,他还是有些不甘啊!

可是,不甘又能如何?又能如何呢?

第八十六章挣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