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温柔一刀

  声音一下子静止了,大家面面相觑,他来做什么?莫回不动声色地偎在风无涯身边,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任宜清现在应该忙于应付任宜磊,怎么会有时间来这儿?

风无涯紧握住莫回的心,脸上带着淡然的笑。

莫回心里一暖,有些忐忑的心渐渐地归于平静。清了清嗓子,莫回轻笑着安慰着大家,“大家不用担心,太子殿下能来到这儿,该是我们的荣幸,准备好接驾就是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慌也没有用!”

话音刚落,远远地就见任宜清在凌氏兄妹的陪同下大步流星地走来,莫回连忙戴上面纱,不知为什么,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样子,更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牵连!

“莫回见过太子殿下,不知殿下驾临寒舍有何贵干?”

莫回微微躬身施礼,声音中透着的冷清和疏离让任宜清心中一寒,眼睛微微眯起,狠狠地瞪视着扶着莫回的那双手,眼中的凌厉让人不敢直视。

风无涯不卑不亢地看着任宜清,一点儿也没有要行礼的意思,他的心思全放在莫回身上,对于任宜清,他则是完全的忽视。这个人不管对莫回存着什么样的居心,都让他不安!

“风无涯,见了本宫,焉何不跪?”任宜清带着愤恨的目光看着仍是一身白衣的风无涯,看来,他就是那晚把如水带走的人了!

莫回紧张地看着风无涯,见太子不跪在燕国可是大罪,是要杀头的。可是风无涯这样不拘礼数之人,又如何能……若是以前,她也不会将这个放在心上,毕竟那时的任宜清,也不将这些放在心上,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任宜清已经变自己几乎不认识了,他完全有可能……

将莫回的紧张看在眼里,风无涯冲他笑了笑,反手握住她的手,温温的手心也驱散了她心头的紧张。回头看向任宜清时,已是面寒如玉,那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怔住了。

“太子殿下,恕无涯不能行跪拜之礼。埃泰与燕国结盟之时,曾有约定,两国皇室之间,不论在哪里,都不须行礼,莫非殿下忘记了?”

莫回心中一动,猛然转头看向她,眼里满是不信,甚至还有隐隐的担忧,他怎么可以在这种情况下把身份泄漏出来,还用这种方式?!

任宜清也愣住了,这个约定确实有,不过,这是皇室之间的秘密,他怎么会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慵懒地看了他一眼,顺便扶莫回坐下,甚至连头都没抬一下,闲适的像是在和人聊天一样,“太子殿下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想不到呢?”

原来如此!莫回透过面纱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任宜清想要发作却极力忍耐的样子,还是有些担心,看他这情形,怕是不会轻饶过他的!

出乎意料的是,任宜清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便不再为难他!莫回有些费解,这好像不符合他的个性!而且看任宜清的样子,似是有所顾忌!他在顾忌什么?两国关系?埃泰只是小国,对燕国这样的大国来说,根本不值一提!这又是为什么?或者说他的这个身份曾和任宜清之间有过什么?莫回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的打转,不知道风无涯到底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或许他是不想让自己担心吧!

“如水,你的脸……”任宜清仍记得她跳下去那一刻自己的心宛若被狠狠捅了一刀般的痛,每每午夜梦回之时,都是她满脸的血迹!那脸上,一定会留下伤疤吧,她这样蒙着面纱,一定是这样的!

“回太子殿下,莫回的脸已经没有大碍了,有劳太子殿下费心。”莫回的态度依然故我,“还有,江如水已经死了,请叫我江莫回。”

“如水……”任宜清忽然站起身,直直地看着莫回,心里百味陈杂。江莫回只是他的部下、朋友,只有江如水,才是他真真切切想要的人!可如今……痛苦地闭上眼睛,任宜清觉得世界突然变得有些灰暗,“如水,我们之间,一定要这样吗?”

“回太子殿下,恕莫回不能回答这个问题!”莫回的声音更加的冷了,这全都是拜你们兄弟二人所赐!

“如水,对不起,那时我不知道三哥他……如果我当时不听从他的话,你也就不会受那么多的苦了,我以为……”任宜清想要解释,却觉得连自己都觉这个理由好笑,更何况是如水?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怎么会相信他的那个烂理由的!

“莫回再说一遍,请叫我江莫回!”

“那好吧,莫回。”任宜清无奈地点头,“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后天我就要迎娶墨兰了。她将是我的太子妃,本来这个位置是留给你的,但……可是……”

“哦?那要恭喜太子殿下了。”莫回的声音平静无波,这本来就跟她没有关系。

莫回的态度令任宜清有些难过,也许自己真的错了!“莫回,你的伤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儿?我想带你进宫,毕竟宫里的御医医术要比外面普通的大夫要好,你脸上的伤不宜拖,所以今天和我一起进宫好不好?”任宜清几乎是用祈求的语气看着莫回,不知道为什么,蒙着脸的莫回,总给他一种陌生的感觉,好像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已经不是那个淡然出尘的江莫回,而是另外一个人!

“太子殿下的美意莫回心领了,只是莫回乃一介草民,不敢劳驾太子及宫中御医。而且莫回自由惯了,受不得约束,况且时下正值太子大婚之时,不敢再麻烦太子了,请恕莫回难以从命。”莫回微皱眉头,任宜清到底想做什么?给自己看病?不太像!

像是早料到莫回会这样说似的,任宜清轻轻地笑了,“知道你不喜约束,你大可不必将那些繁多的礼节放在心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人敢把你怎么样的。父王现在病中,宫中一切事务都交给了我,就连三哥都不能有任何异议。在宫里,你是绝对安全和自由的。”说完,希冀地看着莫回,等待她的回复。

莫回心中苦笑,原来你早就作好了打算!只是……我不是个随便能接受别人安排的人,想过的,也从来都靠自己争取,从不假手他人!看来,你对我还不够了解,更不能体会到我的心情。轻轻地摇头,莫回一脸的坚定,“太子费心了,只是莫回不能接受。”

“为什么?”任宜清似是没想到莫回会回的这么绝决,丝毫不作考虑。“莫回,这对你没有坏处的,而且,你总要先熟悉一下宫中的生活,这样以后才不会……”任宜清说到这里突然打住,一脸懊恼的样子。

莫回有些不解,但还是摇头,“不了,我在这里很好,没有必要熟悉那里的生活。况且,这里是我的家,有我牵挂的朋友和亲人,我不想离开。”拉了拉一直注视着自己的风无涯的衣袖,“无涯,我有些累了。”

“好,我扶你回房休息。”风无涯看也不看任宜清,专注地扶着莫回,同时向宛玉和沐风他们微一晗首,转身离开。

经过任宜清身边时,莫回止住脚步,“莫回身体不适,不能陪太子殿下了,还请见谅,莫回先走一步了。”说完,二人搀扶着慢慢离去。

“莫回!”任宜清突然大声叫道,“天然居已经拆除了封条,刘冲他们可以回家了,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莫回的脸瞬间变得冰冷,任宜清,你是在告诉我,你可以拆除封条,也可以重新再封上吗?还是说,连这江府,你都可以任意处置!你的好心中,难道竟夹着一把锋利的刀?蓦地回过身,凌厉的眼神直逼向任宜清,“太子殿下,若是你想要莫回的命,尽管开口,不必这么拐弯抹角,莫回不希罕这套,你也不必来这阴的。有一句话太子殿下可能没听说过,不自由,吾宁死!还有,我们这个小庙,住不下太子这样大的尊神,请您自便。”

一口气说完,莫回觉得心都被掏空了,曾经的朋友,真的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吗?无力地靠在风无涯的身上,莫回只想好好睡一觉。“无涯,我们回去吧,我真的累了。”

长叹一声,风无涯扶起莫回,“任宜清,莫回当你是朋友,可你也别太过分!”冷冷地声音中有着不容忽视的压迫感。

晚上,莫回坐在餐桌前,休息了一下午,精神已经好多了,嘻笑着和欣儿他们打趣,捉弄着不时被逗得脸红的笙儿,一家人其乐融融。风无涯等三个大男人坐在一边,看着她们高兴的样子,也是一脸的满足。

可是书元却不合时宜地一脸慌张地跑进来,莫回笑着朝他招手,“书元,快来快来,小柯可有话要我带给你呢!”

“得了吧公子,”书元一脸的无奈,自从公子回来后,好像变得有些不大一样了,老是取笑他。“出事了,出事了。三皇子他就在门口,说要见你们!”

“啊?”莫回一脸的诧异,大家也都有些愣住了,“他来做什么??”

第七十五章温柔一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