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诱饵

  一晃眼,半个月过去了,重新开张的怡红楼生意出奇的好,每天都门庭若市,吸引了京城的达官贵人们争相前往,甚至就连一些皇亲国戚们也都被吸引过来。酒楼茶肆间,人们谈论的话题只有一个,那就是怡红楼。

姑娘们每天的节目都很精彩,词曲新颖独特,舞蹈勾人魂魄,让人欲罢不能。怡红楼里天天人员爆满,可喜坏了王妈妈,她做了半辈子这行,可从来没见过这种红火场面,有谁能把生意做到这份儿上啊!

太阳刚下去,就有客人陆续地来抢位子。没办法,好的位子早让人给定好了,只能约摸着找个视线好的地方,过过眼瘾。

今天的人出奇的多,嘈杂的大厅里突然来了位尊贵的客人,那华丽的服饰一看就知是上好的布料,蟒袍玉带,显示着身体的尊贵,又彰显出高贵的气质。身后还跟了两个武功高手。警惕地看着场内,那眼中的防备和冷漠让人心生畏惧。

众人窃窃私语,这人看着很是面生,像是头一次来到这烟花之地,眼中除了冷然,还有一丝好奇。

男子目不斜视,在龟奴的带领下直接朝包厢走去。

对面二楼有一个小小的窗口,从这里可以俯视大厅和所有的包厢,是个绝好的观察之处。一直住在怡红楼的神秘男子这几天一直都坐在这里,看着那些疯狂的人是怎样一步步走入自己布的局里面而不自知。楼下的喧嚣似乎和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他的眼神始终是冰冷无情,带着审视的意味。

华衣男子刚进入怡红楼时,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笑,仿佛早已知晓他会来到一样!眼里的玩味也变成了愤怒,甚至还带着一丝恨意。鱼儿已经上钩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了,还有一条更大的鱼儿还没来,他不急,他们欠他的,付诸于他的,他都会一一地讨回来,不计代价地讨回!

男子眼里的恨意渐炽,握紧拳头,突然将手里的茶杯摔在地上,热腾腾的茶水洒了一地。犹如他心中的愤怒与怨恨,一点儿都不加遮掩。

楼下突然又静了下来,男子眯起眼睛,将视线投到楼下,那一身华衣正一脸不屑地站立在楼下,傲视众人之人,正是他苦苦等待了半个月的人。男子嘴角的嘲弄更甚,果然是亲兄弟,默契十足呀。

男子在楼下扫视了一圈,也步入了包厢,只是眼睛却不时在人群中打转,似是在寻找什么人。失望地收回视线,男子显然有些泄气。

二楼的神秘人突然放声大笑,只是笑声中带着一丝悲怆,“任宜磊,你是在找我吗?恐怕我即便是站在你面前,你也不会认为我就是你要找的江莫回吧。还有任宜清,你到这里来,又是为了哪般?内疚?惭愧?呵呵,一切都已经晚了,从江如水决心跳下去的那一刻起,一切都已经注定了。接下来,就让你们看看我,是怎样导演这场戏的!”

不错,这个迷一样导演一切的人,正是江莫回。此时他一身男装,再加上嘶哑的声音,哪里还能看出是女儿身?就连以前常打交道的王妈妈,都没有认出他,他心里也就放心了,相信他们也应该会看不出吧,即使看出,恐怕也只是怀疑而已。

适才进入怡红楼的两位子,前者正是任宜清,而后者,正是令莫回愤恨不已的任宜磊,只是一直与他形影不离的李洛,为何不见了踪影?莫不是将他杀了?莫回又疑惑地摇头,不可能,李洛对他而言,是特别的存在,他只是身在其中,并不知道自己的心意而已,断不会因一时之愤而杀了他。

莫回此时居高临下,将楼下的众人看得分明,他们的喜怒哀乐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该来的人都已经现身了,也是他上场的时候了。

起身正欲下楼,莫回突然愣住了,无他,只是刚走进的四名男子,令他浑身不住的打颤,不是害怕,只是激动。只是,自己这副模样,怎么有脸见他们?莫回踌躇着站在那里,有些为难地看着楼下的四名男子。

为首的一人一身的雪白,长身玉立,如瀑的长发束起一半,散开一半,迎风吹来,长发随风起舞,分外的潇洒。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眼内带着一抹忧愁。他的愁,也牵引的莫回的心,此人,正是莫回日思夜想的风无涯。

此时的他看起来消瘦了不少,眼窝深陷,一向明亮如秋水的眼睛也失去了光泽,变得黯然失色。

莫回看着一脸焦急的风无涯,心也跟着揪起来,他那般,是因为我吗?可是,我已经……不是他眼里的如水了,现在的江莫回不仅脸毁了,就连心,也变得丑陋,恶毒,还怎么有脸再去见他?

莫回越过风无涯,看到同样焦急的三张脸,徐锋,展氏兄弟也站在风无涯身后,眼睛在不停地寻找着什么。徐锋的脸上的伤,似乎已经好了,已经看不见那些伤疤了,怎么回事,难道是风无涯……

莫回不敢想下去,他害怕失望。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任何信心了,能给他信心,支撑他活下去的,只有报仇!其他的,他都不敢去想,所以自回到京城以来,他不敢让他们知道自己的下落,也不敢让他们看到自己的脸,他怕,怕看到鄙薄的眼神,怕他们的同情,他受不了那些!

踌躇再三,莫回还是走下楼去,在王妈妈耳边嘱咐了几句,便隐身在幕后。

王妈妈笑面如花地直上台,扬了扬手里的丝帕,“各位爷久等了,今天怡红楼为了答谢大家的厚爱,特地请一位尊贵的客人为大家表演一曲,想必大家早已见识过他的歌咙,今天是他在京城的最后一天,妈妈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留下来,不知各位爷对我这位贵客欢不欢迎啊?”

“要的要的,底下立即有人和道,那天的歌声着实让人难忘,尤其是那种莫名的忧伤,还有那奇特的嗓音,让听过的人久久回味。

“那各位爷今儿就请好吧!”王妈妈说完便扬长而去,众人也都在台下苦苦等待着。

突然,一阵极轻的声音传来,“的泪光柔弱中带伤

惨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

夜太漫长凝结成了霜

是谁在阁楼上冰冷地绝望”

低低地声音,似是在向谁轻诉着什么,痛苦而又绝望。

雨轻轻弹朱红色的窗

我一生在纸上被风吹乱

梦在远方化成一缕香

随风飘散你的模样

菊花残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躺

北风乱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

台下的风无涯听到这里,已然知道这人到底是何许人也,手指紧紧地嵌入肉中,她的声音变成这相样子,是那一箭的原因吧!不肯以真面目示人,想是脸上已经面目全非,才会这样躲着自己,明明回到了京城,却不肯告诉所有关心她的人。若不是为了复仇急需钱有,怕是小柯,她也不会去找吧。

这段时间,从蓼红那里,知道了她的很多事,女人汤原来是她的,沐风和宛玉也是认识她的,就连笙儿也是她救下来的,那她和江莫回,必是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兄妹?抑或是姐弟!只是,莫回踪迹全无,她也不肯现身见自己,倒叫他怎么也放心不下。听闻怡红楼里传出的新颖的曲子,蓼红的话又回荡在耳边,“她有无数新颖的词曲,听来似不是这里的人可以作出的,只有从她那里,才能听得到,见得到!”今日看来,这神秘的怡红楼,当真是她做,她的目的,恐怕也是为了吸引那两个人吧。

只是,这太危险,一定要阻止她!风无涯私下里提气,正欲冲上去,却被徐锋一把拉住。诧异地回过头,徐锋的目光意有所指地朝上看了看,又朝他摇了摇头,“不可!”

风无涯了然地看了看楼上,戒备森严,而且全副武装,看那行头,似是宫里人!风无涯暗骂自己的大意,朝徐锋点头,又退回原位,静听那美妙而又忧伤的歌声。

花已向晚飘落了灿烂

凋谢的世道上命运不堪

愁莫渡江秋心拆两半

怕你上不了岸一辈子摇晃

谁的江山马蹄声狂乱

我一身的戎装呼啸沧桑

天微微亮你轻声的叹

一夜惆怅如此委婉

菊花残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躺

北风乱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

菊花残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躺

北风乱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

“啪啪啪”一曲刚完,二楼突然传来声响,只听一阵清朗的声音笑道:“果然是人间独有,怡红楼名不虚传呀!只是,为何不敢以本来面目示人?”

第六十九章诱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