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出逃

  如水看着一步步走近的刘丽,感觉到了恐怖的气息。虽说她不怕死,可在这种情况之下,她还不想死,有很多事情还等着她去做呢,还有人在苦苦的等待自己,怎么可以死呢?但看着刘丽笑得越来越狞狰的脸,她真的有那么片刻的时间被命运压得喘不过气来。

见如水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刘丽越发得意。“怎么样,江如水,现在怕了?要后悔的话,还来得及。如果不是看在三皇子的份儿上,我早就把你撕碎了!如今留你一条命,你应该知足了。说!江记的钱,都到哪儿去了?”

如水只是冷笑着看着她,不发一言。说了是死,不说也是死,她又何必多此一举!

刘丽被她笑得心里有些发慌,面目更加的可怖。“江如水,你别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如今你落在我手中,身边又没有人可以保护你,你以为,你还可以在我面前强硬多久?告诉你,我有上千种手段让你顺服!到时候,如果你支撑不下去,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如水突然笑了,“刘丽,我很好奇,三皇子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会这样死心踏地地跟着他?是金山银山?还是荣华富贵?”

“这你管不着!”刘丽一脸不甘地看着如水,“反正我的下场至少会比你好!你还是先考虑考虑你自己吧!说不定,这里就是你的埋身之处!如果你再不配合我的话,我今天就让你死在这里!”

“哦?”如水扬眉,“三皇子原来给了你这么大的权利呀!只是,我若是死了,恐怕你……也活不了多久吧!”如水似笑非笑地说道,话里有话,却让刘丽忍不住地打了个冷颤!

“哼!不管怎样,你终是比我先死。”话虽这么说,刘丽却也不敢再妄动。看着如水虽苍白却依然清秀的脸蛋,想着自己那令人恐怖的被划花的脸,刘丽心中的恨意又被挑起。“三皇子虽说不能要你的命,可你的脸……却在我的掌握之中!”

刘丽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匕首,在如水脸上轻轻地比划着,“如果这么清秀的脸上多了些东西,你说,这会不会让人觉得痛快?”刘丽压低声音,梦呓般的说道。

如水冷眼看着她的动作,嘴角甚至带着了然的微笑。从她进来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今天自己注定逃不出这一劫!

刘丽手中的匕首慢慢地移动,忽然手一用力,如水原本白晰清秀的脸上,多了两道血痕。刘丽看着那耀眼的红色,笑得诡异。手中的动作却不停歇,所到之处血流如注。

如水紧闭着双眼,双手也紧紧的握住,就连手指都深深地嵌入肉中;牙关紧咬,嘴唇也渗出丝丝血迹。精神有那么一刻的眩晕,好像完全失去了意识,可脸上的刺痛又让她清醒。如果不是被他们囚禁与此这么久,体力早已不济;再加上这几日他们在饭中加入不少的十香软筋散,她又岂会任她妄为?也罢,万事有因皆有果,种什么因,就有什么果,当日一时冲动,换来今日的下场,倒也是一个不小的教训!只是,这笔帐,总有一日,她会好好算的。

“哈哈哈哈……”刘丽看着自己的杰作,笑得越来越疯狂,“江如水,现在感觉如何?脸上被人划伤的味道怎么样?从那天开始,我就一直在盼着今天,终于让我等到了。我刘丽命虽不济,可却没有一个人像你那般对待过我!同为女人,你应该知道,脸蛋对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只不过想要用它来换取舒适的生活,可你,却毁了我的梦!我怎么能不恨?”

如水睁开眼睛,冷冷地瞪着她,“所以,你就要毁了徐锋,来达到你的目的?”

“哼,一个笨蛋而已,有什么好可惜的!谁让他怀疑我、阻挡我的财路!”刘丽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如果不是时间等不及了,我会亲手结了他的性命,而不是匆匆将他推下山崖了事!”

如水惊骇地看着她,满眼的不敢置信:“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一条人命,难道你真的就那么冷血?”

“人命?哼!”刘丽轻蔑地冷哼,“他的命是命,我的命难道就不是命了吗?从很小的时候,我就遭到家人的唾弃,就因为我是个女子,就不能享受正常人的生活了吗?你尝到过被亲人卖身到青楼的滋味吗?你尝试过被最好的姐妹背叛的滋味吗?你知道饿的感觉吗?你知道什么叫饥寒交迫吗?不知道吧?你们这些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怎么知道穷苦人的生活?从我被最亲的人抛弃的那一刻起,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而金钱,就是我最好的屏障和靠山,只要有了钱,就有了一切。我不计一切代价地获取金钱,只能能弄到钱,我可以不择手段,一条人命又算得了什么!可恶的是,是你破坏了我的好事,也是你让我一无所有,所以,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一切的滋味!”

如水心中凛然,这样的人,不管是对社会,还是对人性,早已失去了信心。他们的心中只有暴虐,人性早已泯灭,或许可以唤醒他们,但这需要很大的耐心和毅力。落在她的手上,如水知道自己凶多吉少,心中有些后悔,不该呈一时之勇,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但已经没有退路了,如今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杀了我,你会开心吗?”如水强忍住身体的疼痛,额头上满是汗水。

“开心,我当然开心!”刘丽挥动的双臂,“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了,只是遗憾的是,那个英俊潇洒的公子现在不知在何处,他若是看到你这个样子,不知会是什么反应?”

如水闭上眼睛,不敢去想这个情景。如果是以前,她可以摒弃一切,只为能和他在一起,只是如今……算了,走一步是一步吧。

“江如水,只要你说出江记钱财的下落,我或许可以考虑留你一条活命,或者三皇子还会给你请来名医诊治,在短时间内,你的脸,或许还有救。如果你不合作的话,那你就一辈子像我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你说,这样值吗?为了一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弄成这样?”

“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如水冷笑,“那不是我的,难不成还是你的?”

“哼,这天下都是三皇子的,更何况你那点儿钱?”刘丽高傲的仰起头,“姚家的钱,李家的钱,早已归于三皇子名下,就你那点儿钱,你以为以你的能力,还能保多久,识相的话,就早点儿交出来,三皇子或许会感念你的诚心,留你一条性命。”

“正如你所说,像我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已经没什么意思了,既然如此,我又何必一定要把钱给他?给是死,不给也是死!刘丽,若是你,你会怎么做?”如水实在没有力气支撑下去,身体关倒在地上,抬眼冷淡地看了她一眼,不为所动。

“江如水,你……”刘丽咬牙切齿地叫道,“既如此,那我就成全你!”说着,手持匕首,迅速地朝如水刺去。

如水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只是等了良久,料想中的疼痛却没有袭来,身体反而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诧异地睁开眼睛,对上一双深邃的眸子,如水一时怔住了。

“怎么,就这么不高兴见到我?”低觉的声音略带着嘶哑在耳边响起,呼出的热气也暖了原本冰冷的心。

“无涯?”如水似是在梦中一般,抬手轻抚上那长满了胡碴的下巴,“你怎么在这儿?我是在做梦吗?”可手上为什么却不这么强烈的刺痛感!

“傻瓜!”风无涯紧紧地将如水拥入怀里,“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感觉到自己躲在温暖的怀抱里,如水终于回过神,眨了眨眼睛,猛地将他推开,“你是怎么进来的?”

重新将如水拦在怀里,风无涯长吐了口气,“真好,你还好好的,你还在我身边,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如水正欲开口,却听到一阵轻咳,目光越过风无涯,徐锋与展氏兄弟正站在不远处,脸颊均不自然地带着红晕,旁边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的刘丽。如水急急地想从风无涯怀里挣脱,却被搂的更紧。

“啪啪啪”一阵拍手的声音响起,任宜磊带着一群侍卫正站在入口处,“真是感人的一幕!江如水,没想到,你的魅力这么大!”

“别怕,有我在呢!”风无涯感觉到如水僵直了身子,柔声安慰。脸转向任宜磊时,已是一脸的冷若冰霜。“三皇子,你做得有些太过分了。”

徐锋与展氏兄弟看到如水的脸,也是一脸的愤怒,一副摩拳擦掌,越越欲试的样子。

“过分?有吗?”任宜磊一脸的惊讶,“我只是觉得,你们就在这样闯了进来,惊扰了我的客人,这才过分!”

“是吗?”风无涯怒到极致反而更加从容,“那我今天就要带你的客人走了,现在打招呼,算不算晚?”

“当然……不!只是,就看你们能不能走的出去了?”任宜磊右手一挥,笑得越发亲切“好好招呼我们的客人,有什么闪失,唯你们是问。”

不过眨眼间,五人已被重重包围,气氛也越加压抑,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第六十四章出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