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苦难

  如水定定地看着静言的剑朝自己刺来,思维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滞,真的是他说的那样吗?每一个接近我的人,都是有目的的吗?恍惚中有一道亮光向自己刺来,如水本能的将头偏向一边,躲过静言那势在必得的一剑。

“你说的可有证据?”如水冷洌地看着他,眼里已不复刚才的镇定自若。

静言笑得轻狂,“哈哈哈哈,连不可一世的江莫回,都失去了应有的沉稳与冷静,看来,传言有些太夸张了!”

“我只问你,你所说的话,可有依据?”

“依据?”静言定住身形,冷笑着看着如水,“你站在这里,就是依据。”

如水默然,心也渐渐冰冻。

“如果不是遇到她们,”静言看了在一旁看热闹的姚春和刘丽一眼,更对屏风后的人笑得灿烂,“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把你请出来才好呢?原来,不止一个人想制你于死地,江莫回,不,我应该叫你江如水才是,你做人,还真够失败的。”

不对,不是这样的!一定有哪里不对,如水脑子飞快地转动,明明就有一点儿对不上,为什么就是想不出呢!“不!静言,你想离间我们!”

“离间?”静言忽然仰天大笑,“江如水,有那个必要吗?现在,你和段子墨的命都捏在我手里,是你们联手害了我外公,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

“段子墨?”如水恍然,“你和墨离……”

“不错,你确实很聪明,他是我师兄。”

“那他们现在……”

“哼,你连自己都顾不了了,还有心去想着他们,看来,你倒还真有些人性。告诉你也无妨,段子墨是断不能活着回到谊国的。不止是我们,还有人比我们更想要你们的命。”

如水怔住了,还有人?会是谁?又是为了什么?她早已淡出朝野,不问是非,是谁不肯放过自己?任宜清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的,肯定不会的,一定是有人故意从中挑拨,渔翁得利!不会的,怎么会?

静言看着如水一脸受伤的样子,心里竟没有意想中报复的快感,隐隐感到一阵阵的难过。使劲地摇了摇头,甩去脑海里奇怪地想法,静言冷冷地看着如水,“还有其它问题吗?有就快问,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

“不必了!”如水抽出软剑,决然地看着他,“我们可以开始了。”

静言闻言一怔,心头有丝异样,这样绝决的江如水,他是第一次见到。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杀了她。”姚春儿实在等不及了,她不能容忍这个女人在这个世界上多活一分钟!

静言转身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那眼中的凌厉让姚春不由心生畏惧,这个突然找上门来的男人,很让其困惑和害怕。

静言欺身向前,长剑将如水困在原地,却不急于要她的性命,只是消磨着她的体力。如水虽心有疑惑,却丝毫不敢大意,她不知道静言到底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那人的目的是什么,她能做的,只是尽量保持体力,尽量不给对方机会。

静言眼神复杂地看着如水,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在男人的社会里打拼,却能全身而退,明明很淡漠,却又对人付出最真的心意!自己明明不是很恨她的吗?不是欲除之而后快的吗?为什么会下不了手?

两人就这样相持不下,直到后面传来茶杯捽地的声音,静言身子猛地一震,恍惚中,剑尖朝如水颈部刺去,顿时血流如注。静言怔忡了片刻,被那鲜红的刺伤了眼。

如水只觉眼前一阵刺痛传来,眼前一黑,身形晃了几晃,险些倒了下去。一只手捂住伤口,另一只手无力地提着剑,如水将身体半靠在门板上,急剧地喘着气,看着屋内的几人,眼神依旧清冷。

静言呆滞地看着如水,好像看到第一次看到她时,那明媚的笑,竟恍如隔世。也许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也许她对每个人都是如此,但却是这世上第一个对他笑得如此真诚的人,尽管那时,自己只是他手下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屏风后有不满的声音传来,打断了静言的回忆,再抬头,眼里已恢复平静。再次举起利剑,这一次,他绝不会再手软。

似是明白他的心思似的,如水也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全力以赴地迎向他,但却每每被他的长剑刺伤。手臂上、腿上、甚至脸上,都是伤口,奇怪地是竟不觉得痛。体力正一点点的流失,手也慢慢地不听使唤了,如水只是机械地摇着软剑,亦看不清对面人的表情。

终于,如水的身体慢慢地倒下,只用眼睛冷冷地看着静言,和他身后笑得猖狂的三人。那一直未曾说话的胖子嘻笑着朝如水走来,口里还不时发出一阵怪笑,“可惜可惜呀,这么个小美人,就这么毁了!”

“王老板若是喜欢,”姚春忽然起身,走到如水身前,狠狠地踢了她一脚,“大可将她带走,只是要问问我身边的小丫头是否会答应呀?”

王老板看了刘丽一眼,眼中有掩饰不住的厌恶,却是笑着,“刘姑娘,你看这……”

“当然可以,不过……”刘丽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匕首,“先让她也尝尝被人切毁去容貌的痛苦!”说着,手持匕首狠狠向如水刺去。

如水无力地闭上眼睛,竟是一脸的平和。

等了许久,竟料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如水诧异地睁开眼睛,却看到静言正握住那把刺向她的匕首,轻视地看着刘丽,声音清冷,听不出一丝感情,“你的脸是我划花的,这个代价也是你应付的。”

刘丽有那么一刹那的呆愣,“你……别忘了当初我们是怎么商量的,各取所得!”

“那是你们之间的游戏,跟我没关系。”静言依旧冷冷地瞪着她,他不后悔当时听了如水的话。

“你……”刘丽一时气结,却碍于静言那冰冷的眼神不敢发作,她还记得他划破她脸时那面无表情的样子,仿佛她就是一件东西,破了就破了!

“刘姑娘,不如……”王老板搓着两手,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就交给你了。”姚春突然说道,另有深意地看了刘丽一眼,“相信王老板不是让我们失望的!”

“呵呵,那是当然。”王老板色迷迷地看着侧躺在地上的如水一眼,“二位姑娘放心,老夫定会让她乐得找不着北。”

“很好。”姚春笑得妖媚,“既然如此,那我们留在这里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就不耽误王老板做正事了。刘丽,我们走。”

刘丽心有不甘地瞪了如水一眼,忽然又笑得邪恶,“江如水,你就好好受着吧。”说完,朝如水的伤口处又狠狠踢了一脚,这才随着姚春扬长而去。

静言看向屏风后面,那里却早已空无一人,再看了毫无生息地如水一眼,转身离去,那背影,透着一种深深的落寞。

如水躺在地上,他们的对话她听很很清楚,身上的伤口也已痛到极致,却不及心中的痛来得深,来得狠。肉体上的痛,也许很快就会忘记,但心一旦伤了,就再无愈合的可能。

感觉到身体被人抱起,如水忽然想起刚进门时那张肥胖的脸,心里有些恶心,却无力挣扎。如水闭着眼,暗暗集聚着力量,手里的软剑已经没了,她只能放手一搏了。背部感觉到床的硬度,如水蓦地睁开眼睛,眼神冷冽地看着那人,一丝恨意袭上心头。用尽全身力气,咬牙切齿地说道:“滚!”

被如水瞪得有些心悸,胖子定了下身子,看她浑身是伤,心下稍安,“小美人,你这样的性格倒是叫我越来越放不开了,我怎么舍得丢下你一个人呢?”说着,手开始解如水身上早已被剑气割得褴褛的衣服。

如水想要挣开,却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恨恨地瞪着他。

感觉到如水的瞪视,那胖子也不以为意,“呵呵,小美人,我看你还能横到几时,用不了多久,爷我就让你在我身上叫得欢畅。”

随着衣料撕裂的声音传来,如水的心也沉到了谷底,手中悄悄地紧握玉簪,等待着时机。

胖子看着如水似乎安静了些,心中越发得意,急不可待地撕去如水的外衫,嘴里不时发出赞叹的声音,这样一个清秀的人儿,那眉眼间的倔强与不服,有种特别的味道,让人忍不住想去深究。

就在胖子脱去如水的外衫,低头忙乱的解开自己衣服的时候,如水看准时机,将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手上,拼命地朝他刺去。

随着一声尖叫,如水松了口气,自己可以逃过一劫了,身体颓然倒在床上,再也动不动了。

胖子尖锐的叫声还在耳边持续,如水急喘着气,这么一动,伤口牵扯的更厉害,早已凝固的血,又开始往外流了。

“你个臭丫头,竟敢伤老子,今天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胖子凶狠地脸突然出现在如水眼前,带着愤恨,撕扯着如水的衣服。

看来今日自己是难逃一劫了,如水的力气早已用完,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朦胧中,听到一阵刀剑的响声,有人在哀求着什么,不多时,自己就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有人在耳边喃喃地说着什么。如水放心地闭上眼睛,昏了过去。

第五十二章苦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