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回京

  燕昭三十九年初秋,皇上六十寿辰,举国欢庆。埃泰、谊国均派人出席盛典,京城一片喜气洋洋。

如水缩在床上,听着外面喧嚣声,只觉遥远,别人的热闹与她无关。后背的伤口已经好了,只隐隐有些痱,但心里的伤痛却怎么也忘不了。

徐锋的伤也已经好了,但脸上却留下了深深地疤痕,最近这段时间,他情绪很是低落,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见任何人,也从不出门。

如水看着他,心里也有些难过,却也无能为力。找了京城最好的大夫,可看过他的伤势之后,也都直摇头。如水觉得很愧疚,可也不知如何是好。

“如水,如水。”蓼红的声音远远地传来,她总是风风火火的,人未到,声已到,不知刘冲如何受得了她的狮吼功的,如水笑起来,一个静,一个动,不知当初他们是如何走到一起的?

“你笑什么?”蓼红已走到如水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正傻笑的如水,“赶快起来呀,你看外面多热闹,去瞧瞧去!”

如水懒洋洋地坐起来,“有什么好看的?大家不都一样是人吗?”

蓼红白了她一眼,“你快去看看呀,谊国的使者到了,听说他们的小公主也一起来了,长得还挺漂亮的,反正你闲着也没事,去看看呀!”

如水一怔,谊国的公主?和亲?忽然笑了,这下有任宜清好受的了!

“你笑什么?”蓼红奇怪地看着如水,这丫头最近不知怎么了,没经打采的,刚回来时还带了一身的伤,真不知她在外面是怎样照顾自己的,每次都弄的伤痕累累的!只是这次她好像特别的累,话也不多,每天只是发呆,让人瞧着也心疼。

“没事!”如水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心里想着欣儿这会儿应该还在段子墨那里,估计两人还正伤心呢!是不是应该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却又摇头,还是算了吧,先看看再说吧,不知任宜清会做什么反应呢?想起任宜清,如水心里总有些涩涩的,说不清什么感觉。回来这么久,他几乎每天都要来看自己,却什么都不问,倒叫如水心里直犯嘀咕,他什么时候转性了,这么安静?

自从回到京城,如水就呆在天然居里,哪儿也不肯去。为这,笙儿不知跟她提了多少次,要她回家,如水却每次都拒绝了,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风无涯对她的怀疑让她伤透了心,也许她不应该要求那么高的,毕竟两人虽彼此之间有些好感,但了解不深。况且,他的怀疑也不无道理,在那种情况之下,他,还能理智地去分析,而不是盲从她,从这一方面也能看出,他为人必是极正直的,只是私下里,却希望他能信她的,全然的相信。可他却给不了这一点,让如水心里隐隐有些失落。

无精打采地在外面转了一圈,人们都在谈论着谊国公主与太子即将到来的大婚,如水听了却只冷笑。他若能老老实实地听从皇帝的旨意,他就不是任宜清了。

果然,刚回天然居,就见任宜清正在门口焦急地徘徊,不时还向外张望。

任宜清刚下了朝,就急急朝如水这里奔来,却没见到人,正等得心急,就远远地看到如水慢腾腾地走来,一直紧绷的脸上这才有了笑意。“如水,你回来啦?我正有事找你呢?”

“找我?”如水轻笑着看着他,“怎么,太子殿下不和你的美娇娘好好地培养感情,找我来做什么?”

任宜清本就有些焦急的脸一下子变得有些苍白,眼中却满是怒火,“如水,连你也这样说吗?你明知道我的……”

“好了!”如水忽然打断他,“有什么话进来再说吧,站在这里像什么样子。”说着,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留下任宜清怔怔地站在那里,一脸的痛苦。

如水泡了壶茶,看着冉冉升起的烟雾,兀自发愣。

任宜清透过烟雾看着如水清秀的脸颊,原本红润丰腴的脸庞,最近却日渐消瘦,连下巴也变尖了。回来时也是一身的伤,可他却不敢问她为什么。当时接到她传来的消息时,什么也顾不上了,心里只是担心她,一刻也不敢停留,带着姚太医飞也似地往那里赶,半路就碰上了。看着她浑身是血、悲哀无助的样子,心都要碎了,都不知那几日是怎么过来的?

回到京城,本来安排她在太子府里养伤的,她却怎么也不肯住在那里,无奈之下,只得随了她。只是没想到,天然居,竟然也是她名下的产业。从来就知道她是个经商的好手,名下产业众多,只是没想到,京城里最有名的茶馆、酒楼,都是她的,她到底要给他多少惊奇?

“如水,你瘦了!“任宜清忽然说道。

如水心中一震,手里的水也几乎洒了出来。看似不经心地一笑,“最近味口不是很好。怎么样,谊国的公主还好吧?”不想再谈论自己,如水连忙转移话题。

任宜清“哼”了一声,闷闷地说道:“不知道!”

如水只是笑,“听说她长得很美,怎么,没能把你迷住?”

“如水!!”任宜清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你非要提起她吗?”

“不提她,能提谁呢?”如水放下水杯,悠悠地说,“任宜清,你说,缘分是什么?”

“缘分?”任宜清喃喃地重复,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还记得我们刚认识那会儿吗?”如水忽然笑看着任宜清,眼睛亮晶晶的。

“当然记得。”任宜清来了兴致,“那时我老是挑你的刺儿,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我总要在一边挑你的毛病,就是想看你生气的样子,可你却总是笑,好似那笑是刻在你脸上似的。我心里总是奇怪,这人怎么会有这么多开心的事,可后来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其实你在生气的时候,笑得更甚。我这才了解,原来你笑,不是因为你高兴,而是因为痛,或者恨,更或者,是一种嘲弄和轻视。”

如水看着任宜清略显清瘦的脸颊,心里有些酸酸的,他的心思她不是不明白,只是有些事情,不是说怎样就能怎样的。不知怎地,忽然想起那首歌:

总以为只要有爱,一切都会变得理所当然。但是命运却像个顽皮的孩子,把规则都弄乱。这游戏该怎么玩输嬴如何承担,好像无论如何都有些遗憾。是不是只要有爱就拥有一切祝福,而今夜漫漫长路为谁孤独。是不是只要有爱未来就没有阻碍,是否能有一天不必独自感慨。

只是原来谁也不能出尘于世,她江如水是个凡人,自然也在其中。

看如水半天不言语,呆呆地出神,任宜清却笑了,笑中带着宠溺。既然如水不喜欢被关在那个笼子里,他也不喜欢,那不如就离开这里好了。这个念头一出来,就如在他脑中生了根一样,“如水?”

“嗯?”如水自怔忡中回过神,看着任宜清有些奇怪的笑,“怎么了?”

“没事。”还是先不要让她知道吧,最近,她也挺累的。任宜清笑得极为开心,眼睛也眯了起来,宛若一个孩子般,干净清澈的眼睛里,装满了笑意。

如水有那么一瞬间的闪神,“笑什么呢?”

“没什么,想到以后,就想笑了。”任宜清从怀里摸出一物,递给如水,“喏,给你。”

“什么?”如水诧异地伸手接过,一只通体透亮的白玉簪子,尾端还缀着两个泪珠一样的小珠子,碰到一起,叮叮地响,看起来格外的雅致。如水迷惑地看着任宜清,再看了看手里的簪子,有些懵懂。“这是……送给我的?”

“是呀。”任宜清被如水的反应逗笑了,“怎么了,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生日礼物吗?有这么惊讶吗?”眨了眨眼,“你不会连这个都忘了吧?”

“生日?”如水愣在那里,今天是我生日?苦笑一下,挠了挠头发,“我确实没记起来。”

任宜清轻轻敲了她的额头,“连这个都能忘呀,真服了你了!”言语之中,满是溺爱和疼惜。

如水看着任宜清,心里有些小小的感动,有多少年没过过生日了,没收到什么生日礼物了,只是前几日无意中提起,没想到他居然会记得!如水定定地看着任宜清爽朗中略带着羞赧的笑,心里竟然热乎乎的。

“怎么了?傻啦?”任宜清看着如水略显惊愕的脸,眼里湿湿的,心中有些了然,“怎么,现在觉察到我的好了吧?还不好好珍惜?”说着走近如水,轻轻将她拥入怀里,就这么抱着她,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将头轻靠在任宜清温暖的怀里,如水只想找个依靠,心里轻轻对自己说,如果,如果有那么一天,自己累了,厌倦了,如果你还记得我的话,如果你还愿意被我拖累,那么,我愿意靠在你怀里,虽然你不是我等的那个人。

两人就这样轻轻地拥在一起,任时间静静地流淌。

“小姐,小姐。”一阵阵地叫声远远地传来,打破了宁静。任宜清皱眉,如水难得依赖他一次,却还被人打扰。“谁呀?”语气有些不善。

如水推开他,眼里闪着欣喜,“宛玉回来了!”

第四十八章回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